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面对纳粹—音乐界与科学界的纠结 精选

已有 7776 次阅读 2013-3-13 11:49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纳粹,解剖,道德伦理,历史| 历史, 纳粹, 解剖, 道德伦理

      3月12日是纳粹德国入侵奥地利75周年纪念日。就在这个时候,迫于公众舆论压力,维也纳爱乐乐团公布了在纳粹统治奥地利时期(1938年至1945年间)乐团与德国纳粹的一些关系细节。比如爱乐乐团年度盛事的新年音乐会,是1938年由纳粹创办,一个为其歌功德的舞台。那个时期中,乐团123名乐师中,有60名是纳粹党员,两名纳粹党卫军成员。同时期中,乐团至少开除了13名有犹太血统的乐师,其中5人死于集中营。即使在二战后,乐团还在1954年至1968年间,聘用了原纳粹党卫军成员及盖世太保特沃比施为该乐团行政总监。

      差不多70年前的事了,为什么奥地利人现在要把它翻出来,给自己的一个国家品牌音乐团、也给自己添堵?以后人们还会去听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吗?

      科学界也有类似的事情。学医的人,大概都知道E. Pernkopf的人体解剖图册。我在念书的时候,因为要学相关内容,到书店里去找书,曾经见到过这本图册,放在柜子里展出,不卖。但那些解剖图的精细,让我印象深刻。后来知道Pernkopf的人体解剖是一本有争议的图册,而这个争议,一直持续到现在。H. Pringle20107月在《科学》上的一篇文章:“Confronting Anatomy’s Nazi Past”,仍然在讲这个问题。但科学界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分歧依旧。

        1990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把Pernkopf的人体解剖图册评为一本对解剖学者和外科医生的杰作。这本书的细致、准确程度,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别的书可以替代。它不仅是一本教课书,也是很多外科手术医生的参考书籍。在做疑难手术的头天晚上,他们会去翻这本图册,以复习人体解剖结构的细节。这是一本治病救人的书。

            大约在二十五年前,普度大学的David Williams等指出,Pernkopf本人和他的艺术家合作者是纳粹党员,他的人体解剖图册,是使用了被纳粹非法处死的人的尸体而形成的,因此具有道德上的问题。在各种努力下,哥大医学院的H. Israel写信给维也纳大学,要求他们调查此事。维也纳大学因此成立了一个小组,调查1938年到1945年间,学校里有关解剖学的工作。1998年,维也纳大学的一个报告表明,在纳粹占领时期,维也纳大学收到过1377具尸体,是纳粹监狱中行刑处决的受害者,其中包括一些犹太人。当时在监狱和学校之间,有一辆运送尸体的“死亡”专车。当学校的停尸房满员时,监狱就会延缓处决人。

            Pernkopf的人体解剖图册的工作,是他从1933加入纳粹、次年参加冲锋队时就开始的。他每天工作18小时,一个典型的工作狂。他同时雇佣了一个6人的美术家团队,为他清绘人体解剖结构的细节。花了二十来年的功夫,做出来一套四卷人体解剖图集。早期的版本中,这些图册的一些图上,还标有纳粹党徽和纳粹党卫军的缩写“SS”。尽管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这个画册就是依据这些被纳粹处死的人体完成的,但根据当时接收尸体的记录,让人们有理由认为Pernkopf完成的至少800幅图中,包含了那些被纳粹处决的人体。

            类似的问题,不止一桩。比如,人体肺部细支气管克拉拉细胞(Clara cell), 就是扬其发现者Max Clara, 一个纳粹分子。克拉拉在1937年解剖被纳粹处决的犯人时,发现并描述了这种细胞。现在的争议是:由于发现者的纳粹背景以及受害人的性质,是否需要换一个名字来称呼这种细胞?有人认为最好换掉,也有人认为不应该换,因为我们不应该修改历史。

            同样,有些医学院的教授拒绝使用Pernkopf的人体解剖图册,而代之以别的图册,即使不如前者好。因为他们不想为纳粹背书,也希望表达对受害者的尊重。这些人认为,那些图的非正义因素,已经超过了它们的科学价值。但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只要能真诚的面对历史,讲清楚这段历史,还是可以使用这套书的。这些人还认为,无论图册中使用的人体是否为纳粹受害者,使用这些图是对死者最合适的致敬。那些图不仅在教解剖学,也能提醒我们过去和现在的苦难,使人能成为更具有同情心的世界公民。

            比道德制高点更高的点,是理性。上述的事例,说明我们面对的世界是复杂的,也不是一条道理可以贯穿所有的东西。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念去判断和行为,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合理的理由,这些不同的理由产生不同、甚至相互抵触的行为。但一个有秩序的社会,能够容忍这些不同,并携此而前行,而不是以一种观念抹杀掉别的观念。这是所谓理性的一个方面,它不是道德能够覆盖的。

            此外,健全的公民社会,其特质之一,是不会轻易忘记过去,尤其是那些黑暗和让人痛苦的往事。这样的社会,不会担心讨论黑暗的往事而崩溃。把纳粹的事翻出来不断地唠叨,会让人感到难堪。但回顾那些往事,甚至要付出代价,比如说让一个国家品牌的乐团利益和名声受到负面影响,但这样做的目的,并非是想让现在享受着舒适生活的人难受。不忘过去的错误,不断地唠叨,是提醒人们不要让那样的事再发生。不忘过去的社会文化,是一个乐团的名声不能相提并论的。而唠叨这些丑史的义务,落在社会知识分子的身上。何谓社会良心,此为一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669901.html

上一篇:大峡谷—旅游就是去流浪
下一篇:知识如食,思想如丝

99 刘洋 刘艳红 庄世宇 王德华 黄鸿新 黄晓磊 魏东平 苏德辰 李学宽 喻海良 鲍海飞 程星 杨正瓴 武夷山 吴飞鹏 应行仁 孙尉翔 虞左俊 焦豹 侯高垒 陆俊茜 吴翠艳 强涛 曹聪 黄洪宇 郭向云 罗帆 梁进 王善勇 陈国文 孙学军 周华 李土荣 杨崇仁 曹须 彭雷 贺乐 朱志敏 肖振亚 马磊 曹俊兴 戴德昌 丁邦平 刘全慧 柏舟 陈学雷 傅云义 廖晓琳 汤代明 王春艳 徐耀 乔中东 陈筝 戎可 侯金亮 丁大勇 陆雅莉 陈祖昕 李璐 李永丹 钟炳 唐常杰 邢志忠 刘强 李宇斌 徐迎晓 鲍永利 王桂颖 何青 吉宗祥 陈熹 张鑫 何士刚 蒋永华 刘钢 吕乃基 唐凌峰 张海霞 丛远新 王海冰 沈友明 陈湘明 何宏 李志俊 赵宇 陆绮 zzjtcm JIANHUN tuner xiyouxiyou crossludo yunmu zxk730 qianxun1991gmai bridgeneer z0376 biofans crossing yueliang00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16: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