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远方的好声音 精选

已有 5783 次阅读 2012-10-1 10:51 |个人分类:诗歌小说音乐艺术|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好声音| 好声音

 


           哈林组是女人疯,给人一种真正飙歌的感觉,不只是喊,蠢比音高,更多的是各种演绎变化,细腻,风格,以及歌与人生的结合。无论输赢,有这样一场同台竞技,痛快淋漓,对她们每个人来说,都会是一生的亮点。带着这样的表现回家,应该满足了。哈林组的四个人,各有自己的特点,泾渭分明,很难比较,听众只能是萝卜白菜,各取所爱。金池和王韵壹的一分之差,我认为是真正的巅峰对决。比较遗憾的是,后者的自信心不够,后续的演唱准备得不够充分,这和她的光头风格有点差别。媒体对莫愁女的投票,可以看出人们还是能接受新鲜事物的。她作为90后的代表,在和平环境中表现出一种不安分,让80后都感到老了去,是值得庆幸的事情。此外,大众的评选中,可以体现出纯真心情仍然还在,人们向往的是简单纯净,返璞归真,体现在对年轻歌手的倾向上。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让人诟病的经历,白纸一张,没有什么需要掩饰的过去,让人心安。风格上,我觉得莫愁女有午间艳阳高照的热烈,金池充满黄昏落日的韵律辉煌,而王韵壹则是星空中明月如钩。我们有幸能听到她们风格各异的歌声。如果要我选,我还是更喜欢金池的声音和歌,可能是她年纪比较大一点的缘故。金池的《心在跳》,唱得依然那么好,灌注了自己的心情。她也知道自己是最年长的一位歌手,在这个商业化社会的音乐领域里,近35岁是一个致命弱点,无论你有什么样的声音。对大多数歌手来说,这是一个要靠青春吃饭的行业。 此外,她选择了哈林,是一个错误。可以想象哈林和金池同台表演,是多么的格格不入,而和莫愁女同台,将是如鱼得水。

            那英组和杨坤组,除了一个丁丁,都是男同学。相对哈林组的女人疯,这两组是男人伤。那英组第一个上场的是张赫宣,他是老那保下来的人物,但我一直都没有对他的声音建立起印象。他唱崔健的《假行僧》,可能是选错了歌。当有99家媒体在里面搅合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挑选难以超越,同时也不是大众化的歌,专家会认为你不够,百姓会认为你难懂。更不要说那英同学前一轮对张赫宣的偏爱,种下了媒体的对抗心理。这种对抗心情一直持续到多亮和张玮的PK中。梁博选择了一首郑钧的《私奔》,四平八稳,反而首先出线。很难说他的声音就比张炜、多亮的好到哪儿去。那英同学一直说他稳定,稳定压倒一切,这是国策。第二轮实话说,我觉得多亮比张炜唱得好,后者很有才华,扮相和舞台上的张扬都有独到之处,但他的高音区总是显得单薄尖细飘忽,体现不出男歌手该有的厚重,不如梁博要破不破的歇斯底里味道,是我对张炜有些难以接受主要原因。最后媒体把多亮挤出局,就出现一个尴尬的局面,让那英不看好的张炜在和梁博对决时,处于不利地位。梁博的歌, 虽然走在摇滚的线上,但他的个性和声线,离摇滚的野性还有些距离,我认为他只能是一种轻型摇滚,也许岁月的磨练,能给他些厚重。此外,梁兄,你不会笑,哭一个行不?我也许喜欢听梁博的歌,但我更愿意去张炜的演唱会。

            杨坤组一开始,丁丁同学就被刷掉,红颜薄命,是预料之中的事,就不说了。这个组中,我比较喜欢平安和关喆,前者的声音比较有穿透力,后者的声音和技巧比较老道。在三下一的投票中,媒体给了平安99分的满分,可以看出那个光头的魅力。第二轮时,媒体投给平安和小文的票数是5148,基本上不分上下。但意外在这时发生:杨坤同学的小心脏不知怎么跳的,给了金志文60分,平安40分,把后者淘汰掉。这个评分过于明显的偏袒,毫无道理,难以服人。小文同学虽然进步不少,加上一支魔杖的神助,能在这个舞台走到现在,肯定是个好声音。但他在舞台上的气场太小了,被他哥们关喆搂起来像小孩抡的样子,让人为他捏一把汗,即使争到中国好声音的奖杯,他能拎得起来吗。杨坤组最后的对决落在关喆和金志文之间。关喆自弹自唱原创歌曲《想你的夜》,他是唯一的一位歌手,在这个舞台上演唱自己的原创歌曲,显示了才华。但我不太喜欢这个表演,因为它太“做”了。就像一张本来已经很好的照片,后来PS过头了,会让人怀疑真实的内容到底是什么。金志文简单地以自己 “最浪漫的事”胜出,不折不扣的一匹黑马。

        真正的音乐和飚歌,在十六强中已经完成。中国好声音火了一把,但在月圆之夜,却演绎了一段遗憾。本来一个很好的文化、音乐平台,结果被商业绑架,想把这桶金装得越满越好,结果能力有限,贪多嚼不烂,留给人们一个烂尾楼的感觉。从这个晚会可以感到,除了仓促上阵外,组织者一定是做生意的人,而不是搞音乐的,金钱席卷了一切,那个8万人簇拥的舞台,被圈钱的手把持着,那个叫乱,歌者的尊严,音乐的纯真,都被淹没了。

        人们在追求好声音的同时,也在破坏好声音。犹如人类在建设的同时,也在破坏。环境的污染,文化的污染,声音的污染,灵魂的污染,有人的地方,人们就会渴望净土。看了好声音的结局,我最大的收获,是知道自己当初的认知没有错。那就是真正的好声音,来自于大自然,走得远远的,到山里去,听林中的鸟语,草中的虫鸣,云雨中的雷响,高山大漠上的风声…, 那些没有被污染的、远方的天籁之音。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618289.html

上一篇:歌声带我到山顶
下一篇:莫高窟中

50 曾新林 杨月琴 王芳 王海冰 王善勇 刘艳红 刘用生 武夷山 陈国文 曾庆平 徐建良 王安邦 曹聪 赵美娣 张玉秀 黄秀清 高建国 王琛柱 钟炳 陆俊茜 庄世宇 李学宽 刘明颖 曾泳春 杨秀海 傅云义 卫军英 江丽娜 杨龙 罗帆 肖振亚 虞左俊 肖海 王春艳 余昕 任胜利 曹广福 赵帅飞 黄锦芳 苏德辰 贾伟 刘波 赵瑞 王桂颖 赵宇 杨正瓴 翟自洋 crossludo Sevil FloatingRos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1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