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格凸河上的蜘蛛人 精选

已有 5989 次阅读 2012-8-19 05:58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格凸河| 格凸河

      有机会去贵州紫云县的格凸河一游。回紫云一趟,可以说是我多年的心愿之一。我上大学前,就在这一带跑野外,是我第一次真正有机会接触大自然的地方。那是1977年。200710月,我开了博客不久,就在《往事岂能如烟 - 77年高考记念》博文的结尾中,写了下面一段话:“很多人在77年的高考,都有和那个年代无法分开的故事,很多感慨,很多悲哀,很多豪。我当然也有。但我最不能忘的不是我考上了北大,而是学勤,那个二十十一的女孩,躺在那个冰冷的地方。如果三十年要我去念什么的,我想到她前去献一束花;告述她,个世界没有完全忘她。”

      我们当时在紫云一带填水文地质图,有个“三八”钻井队和我们一起工作,负责相关点位的钻探。张学勤是那个钻井队的队长,因为工作把命留在了紫云县,未能见到后来三十年来河东河西的变幻。

      车子路过紫云县城时,我一直在看路边的地形,朋友把车子开得很慢。我对比三十年前的记忆,希望能找到那块路边上的坟地,张学勤就埋在那里。就像所有的地方一样,紫云县城区的发展,已经向外扩张了不知道多少倍,当年的一些依稀记忆,被开挖出来等待开发的土地、建筑工地以及新建的楼房所淹没。朋友对我说,那些坟地大概都迁走了,不过你来过了,也算是了却了点心事。我想也只能这样想了。到了紫云却没能找到她的墓留下花,算我食言了。那个时代的影子,今天在任何地方都被现代化的进程所覆盖,何况一个普通人的故事,如飘零的落叶、灭了的灯,去了就去了。社会总是要向前走,谁也留不住往事也只能如烟。至于路走得对否,再过三十年,时间总会给个说法。

      带点遗憾甚至自责的心情,我们继续往前走,到了格凸河边。贵州省体育局在这里搞过攀岩活动,接待过世界各地的攀家们。这条河我当年是见过的,只是没有把它当风景来看。那时能体会到的,是沿河群山的陡峻,我们工作时的行路难,以及山谷中农家的贫穷。这里因为交通不方便,是贵州最穷的地区之一。如今路修通了,过去的穷山恶水,现在成了旅游公园景区。路口上修一门,进去要收门票,160元一人,当地很多老乡多了一份收入。当然,大头还是被开发公司圈了去。

      观光路线,是坐能装十来个人的机动铁皮小船沿河先上行。沿途竹林村庄,渔人洗衣妇,风光几句话写不清就不写了。这段河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岩洞,河水从中涌出。在卡斯特地貌发育的地区,这是常见的现象。这个洞的岩石壁上,放了些悬棺,清朝时留下的。现在过世了的人,已经不再往那上面搬了。船在洞中掉过头,顺水往下游去。在沿岸景点短暂停留一两次上下人。我们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到河边的苗寨去转,而是直接到河下段的燕子洞去看蜘蛛人攀岩。

      和我们同船的,还有一个导游带了一个五人旅游团,看上去都是80后,女生们穿得很潮很有品,来这样的地方游览,脚下的鞋跟也不肯低半公分。他们当中的一位帅哥,是个胖子,身体横宽但面目慈祥,感觉他的体重有150公斤,让人印象深刻。他最后一个上船,坐在小船船头,把船头压在岸边的石头上抬不起来,开船的师傅怎么给发动机加油也没法把船开离岸边。导游只好跳下船去推,折腾了半天,船才离了岸。

      船靠近燕子洞时,有人问导游:蜘蛛人长什么样?导游说:船尾穿红衣服的那位就是。大家这才注意到刚才上来的一位,就是要给我们做攀岩表演的蜘蛛人。大家都回头跟他打招呼。蜘蛛人看上去很平常,腼腆地对大家笑。我过去听说他们因为常年攀岩,手指会变形,就问他能不能把手伸出来让我们看看。他伸开两手,张开五指,手指的确有些变形,但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

      我对攀岩的人比较钦佩,尤其是那种没有保险绳的徒手攀岩者。经常遗憾没有赶上好时光,自己也能去试试。这位蜘蛛人叫黄金林,他说18岁开始学攀岩。他现在看上去也就40的样子。我的朋友因为参加组织了这里的攀岩比赛活动,知道当地有位老者,是蜘蛛人中的老大,攀岩功夫十分了得,年轻些的蜘蛛人多是他的徒弟。因为年纪大了,他可能已经金盆洗手,这次我们无缘见识他的功夫,可惜。

      船进了燕子洞。洞很高,上面有些燕子在穿梭。导游说,大清早这里的燕子很多,聚在洞上方飞舞,密如云一般。在陡峭的洞壁上,插了一面红旗,导游说蜘蛛人将会攀登到那个位置上,离水面大约100米。

      船靠近洞壁,蜘蛛人从船上跃上岩石。在一个站得住脚的地方,他把挂在身上的工作证,兜里的手机等掏出来搁在岩石上,然后开始攀岩。我们的船则开到对面的洞壁下停泊,可以更好的观看蜘蛛人攀岩。

      蜘蛛人的身手非常矫健敏捷,在几乎垂直的陡壁上,利用岩石裂隙、凸凹的岩石断面迂回向上攀登。每到一个可以停留站立的地方,他就对我们挥手,做阶段性休息。我们也在下面呐喊助威,尤其是几位同船的年轻人,大概很少见到过正儿八经的人爬山,端着相机大呼小叫,惊叹蜘蛛人不可思议。

      大概也就一、二十分钟,蜘蛛人在我们的欢呼声中到达红旗,将它拔起来挥舞,然后开始下崖。下崖难度应该更大,但这一段已经被他上下攀登过很多遍了,能找到最佳的手抓脚踩位置,一切都是游刃有余,偶尔还做一个单手挂岩,身体悬空摇摆的惊险动作,让我们为他捏把汗。最后他回到放手机、工作证的地方,我们的船过去把他接下来。

      船靠在崖壁时,我伸手试了一下那些充满裂隙的岩石,发现手感好,很给力。于是对朋友说,信不信,我也能爬上去?当然,我就是说说而已,我这辈子已经没有希望爬上燕子洞了。

      下了船后,和蜘蛛人聊了会儿天,知道他们最初练攀岩功夫,一是为了爬到岩洞上采集燕子粪便做肥料,二是为了收集崖上岩石中的岩土来熬硝,做枪药。如今原始的功能已经失去,表演攀登成了他们的正业。一个蜘蛛人攀一趟崖,可以从每一位观看攀岩的游客票中,得到4.5元的收入,比掏燕子粪到地里种包谷找钱容易些。同样一身功夫能吃不同的饭,说明这世道不一样了。分手说再见时,我专门问他们要身佩的工作证来看了一眼,还拍了照。工作证上写着,职务:蜘蛛人。哇塞,头一回见世界上还有这种职务。对我来说,这比局长、书记、经理、主席等酷多了,完全凭个人真本事往上爬找饭吃的职务人。


燕子洞

燕子洞

格凸河上热闹之一

悬棺

燕子洞

燕子洞入口

燕子洞内(红旗处为攀岩终点)

燕子洞缘


蜘蛛人之一

蜘蛛人的手


启程

初段

继续

三分之二

接近终点


胜利到达


回程


悬挂

继续纠结

全神贯注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603633.html

上一篇:水绕风情凤凰城
下一篇:国家大剧院的光辉

59 吴飞鹏 杨学祥 钟炳 陈湘明 武夷山 刘苏峡 刘艳红 马磊 李学宽 马红孺 王桂颖 柏舟 刘旭霞 何青 刘全慧 杨正瓴 余昕 卫军英 张婷婷 陆俊茜 林涛 曹建军 陈国文 庄世宇 朱志敏 吕喆 唐常杰 杨晓虹 苏德辰 张玉秀 罗帆 傅云义 王启云 王春艳 雷栗 翟自洋 王德华 姜宝玉 任胜利 熊李虎 邸利会 鲍海飞 吉宗祥 曹广福 郭向云 曾新林 蒋德明 刘建彬 喻海良 王芳 陈静 何宏 small03 anran123 ggwwzka jlx1969 caogentan crossludo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13: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