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不为五斗金折腰(自转) 精选

已有 6563 次阅读 2012-4-15 07:44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说明:这篇文字发在今年《科学新闻》第四期上。我没有转过自己发表的东西。在博文发表的选项中,这种类型的文字是否属于我的原创不是很清楚。我的印象中,有博友曾在自己的原创博文中发过自己在刊物上的文字。我把这段也放在原创中,题目标注“自转”,以示区别。这里的文字是原稿,和《科学新闻》编辑过的稿子会有些差别。四句诗也从文尾移到文首。)



笑傲癫狂古有之,乐心觉性牧归时。

黄金五斗几多米,揖跪弓腰都是诗。

 

林语堂曾经说过:在我们这个世界里,骗子真是不胜其多,不过中国佛教已经把许多的小骗子归纳于两个大骗子之中:就是名和利。但林语堂认为佛教的分类不完全,人生的大骗子不只两个,而实有三个:即名、利、权。林先生是对的。尽管他信基督教,但他仍然是个俗人,知道俗世中的权是什么东西。

经历了很多名、利、权的人,也会有些唏嘘感叹的时候。比如2012327日的《参考消息》,登了一段短消息:撒切尔夫人后悔从政。报道说,发表在英国《星期日电讯报》上前保守党内阁大臣斯派塞的日记节选内容显示,“铁娘子”为其政治生涯对家庭造成的伤害感到后悔。撒切尔夫人说:“如果我能从头再来,考虑到政治对家庭的影响,我不会选择从政。”可惜,世上没有那个如果。

人生之中,名有多累,利有多害,权有多重,历来都是个难以把握的问题。这三者之间通常还有些微妙的关系。比如说某人得奖五百块钱,他可能把它拿去交党费,或者捐给孤儿院。如果奖是五千万,某人会把钱存到银行里,喝酒吃肉,慢慢享用,过安稳的日子。在前一种状态中,名的价值大于利,后者则相反。有什么不对吗?没有什么不对。人对事情的反应,会根据自身的利害关系来做出判断,只要不妨阻别人就好。当然,把五千万存入银行的人,也大可不必去宣扬曾经捐过五百块的高尚。

佛家认为“绝利易,绝名心难。”但现在这个功利的社会,随着物质生活的发达,人们是绝名心易,绝利挺难了。如今千奇百怪的官,五花八门的士,为了利益不顾名声者多了去。花钱买官,为的是能十倍、百倍的把那钱挣回来。多少在权位上载跟斗的人,有几个不是为了永远都满足不了的利益?为了利益,人们往往必须得去干点磕头的勾当,真正磕了头心里又很舒坦的人,我想也不会多。但不喜欢的事,仍然有人前赴后继地去做,都为了一个利字。可谓江山如此多金,引无数英雄竞昧心,出了这么多的贪官,造假的文人。

一个社会,不可能没有名、利、权。有人会为了得到名利权而讲道义、著文章,也有人会因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而得名利权。所以,有名利权并非都是坏事。只不过能做到出世清高,入世担待,却都不容易。林语堂把名、利、权认为是骗子,是相对于生活来说的。上个世纪20年代中期,名望如日中天的胡适就说过:一旦你成了名,你必须要选择如下的两件事之一来做:不辜负这个名声,或是靠这个名声活着。在第一种情形中,你会在身体上毁了自己;在第二种情形中,你会在道德上和思想上毁了自己。你竭力要成一名伟人,你就要尽力做过多的事情这样你就会完蛋!

对于一个人来说,想通过追求名、利、权来过幸福悠闲的日子,往往事与愿违。很多原来普通的人,红了后都会发现他过去的朋友都避着他了,大家聚会时不叫他,理由是怕他太忙。在聚光灯下风光的人,往往不能奢望过下班后来口清淡点的饭、和朋友们随性侃大天、或者仰八叉一觉睡到大天明的日子。他们不得不为别人活着,活在心的形狱中。更多的时候,还不得不做些磕头的勾当。

历史上能真正过快乐日子的人,当数陶渊明。像他那样过闲散田园生活的人还有吗?我想不会在少数。但为什么陶渊明能成为陶渊明呢?我认为至少有下面几个原因:一是他辞官不干了,放着皇粮不吃,自己去种地,这很潇洒。不仅潇洒,那种不事权贵,向往生活的自然和乐趣,是人的本性,人心向往之。二是他能写诗,把自己的感觉和想法,用一种美妙的形式,传递给别人。可以想象,如果没有陶诗流传于世,谁会知道陶渊明?三是他诗的境界和他的生活一致,有让人信服的见识和力量,而非宫廷中体恤民情的脂粉文字,说的和做的不搭界。

陶潜作《归去来辞》,辞官归田,不为五斗米折腰。这样做并非颓废,或逃离尘世,他只不过烦了做官,不愿干那磕头的勾当。但他依然热爱生活,过普通人的日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好酒来者不拒。

不过,假如当年陶渊明面对的不是五斗米,而是五斗金,他也能不折腰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559385.html

上一篇:知识分子型的吃货
下一篇:消逝中的记忆--见证中国科学的老照片

89 李学宽 刘用生 刘立 王德华 张珑 杨秀海 黄晓磊 郭向云 武夷山 吕喆 柏舟 肖海 吴吉良 陈湘明 陈静 曹广福 胡瑞祥 余昕 喻海良 熊伟 杨立泉 赵凤光 唐常杰 张一一 任胜利 史智才 郭桅 苏力宏 李红 王晓明 曹建军 王芳 吴飞鹏 赵帅飞 贺乐 陈国文 李晓明 赵新铭 曹聪 陆炉平 金小伟 钟炳 傅云义 孙永昌 罗晓敏 卫军英 刘波 王善勇 雷栗 成金鑫 杨月琴 陈绥阳 张天翼 李志俊 黎夏 刘艳红 张启峰 苏德辰 张雪峰 鲍永利 赵宇 钱磊 李土荣 徐绍辉 黄秀清 吉宗祥 李宇斌 刘广明 何士刚 鲍得海 王桂颖 王春艳 强涛 姜宝玉 庄世宇 方琳浩 张义 虞左俊 李璐 裴军令 邹谋炎 杜永明 caogentan Sweeper zgg qianxun1991gmai crossludo fumingxu ThichH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6 12: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