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知识分子型的吃货 精选

已有 13285 次阅读 2012-4-14 03:50 |个人分类:以食为天|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

        有朋友说我是“吃货”,就是嘴比较馋的人,喜欢吃而且不怎么挑嘴,常在街边大排档间晃荡,尤喜北京的卤煮、羊杂汤之类的下水货。我常住的饭店里,早餐是蛮贵的,但我偶尔因为时间原因去吃一次外,基本上不去那里用餐,尽管吃了也不用我掏钱。我通常会到街边的小店里,花三、五块钱,来碗豆腐脑,加根油条。我觉得这个比较地道,也很充分。知我的人,有碗泡面一起吃,或者有个猪蹄啃,有口酒喝,就很满足了。我在博客中也贴过些吃的文字和图片,常常把有些读者弄得口水滴答的,让我觉得很罪过。当然也有反对意见的留言,要我提倡健康饮食。都是好人都有理,我只好请读者们自己去把握自己的嘴巴了。

我的朋友中,有不少都是吃货。过去我们有个教比较解剖学的老师,每次晚饭碰上食堂卖烧肥肠、炒肚片,他都会来两份,吧唧吧唧吃得美滋滋的。但碰上卖溜肝尖、爆腰花时,他都不会买,随便来点什么凑合一顿了事。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只吃消化器官,不吃排泄器官。好像那个意思是前者含有营养物质,后者含有排泄物质。不懂。这是比较讲究点的科学型吃货。我现在每当端起一碗羊杂汤,都会想,这下好了,消化排泄器官一起吃了。科学让人走火入魔啊。

我的另外一位老师是真正的吃货,我每次回北京,都会跟他出去撮一顿,无上光荣。无论夏天冬天,我们通常会去东来顺涮肉,来两份手切的新鲜羊肉,而不是那种刨子刨出来的、成卷状的、中看不中涮的冰冻羊肉,再来份百叶,加上些蔬菜豆腐金针菇,佐上些糖蒜,外带一两个芝麻火烧,荤的素的都有,坏人好人都做,就着啤酒,在时差的晕乎中,吃个饱先。

这位老师也常给我讲些当年关于吃的故事,他们那一代人的故事是很多的。比如50年代闹饥荒吃不饱时,有一次他和另外一个同事哥俩在路边散步,一辆拉柿子的车路过,刚好他们身边的路上有个坑,车子咣一家伙被颠了一下,掉下来一个柿子,这在那个欠吃的年代,这就是天上掉馅饼的运气啊。哥俩捡起柿子来,高兴坏了,马上分吃掉。吃完后不过瘾,还想吃,咋办呢?聪明人办法多,他俩就整了把镐来,吭哧吭哧把马路上的坑刨大了一点,希望下次拉柿子车过时能颠得狠点,多掉几个柿子下来。

现在来看,科学院在那个年代就不缺创新思维啊,可惜没有被早点发掘出来,否则现在拿到手的诺贝尔奖都数不过来了。他们当年关于吃的臭事一箩筐,说个素净一点的,其它故事我就不敢说了,毕竟现在都是院士级别的人物,留点面子比较好,尽管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在乎。

我师父他们那一代人,喜欢吃但又不大会做,有时会受人欺负。有一回两个刚分到科学院来的大学生,大冬天的弄了几条黄花鱼,在冰冷的水中很辛苦地刮鳞片,准备做糖醋黄花鱼。一位司机班的四川师傅看见后就对他们喊:你们怎么这么笨啊,还是大学生呐,拿开水一烫鱼鳞就下来了嘛。哥俩听了觉得有理,到锅炉房打了两壶开水来,把鱼往盆里一放,开水一冲,等再捏着尾巴把鱼拎起来时,就剩下一串鱼刺带个鱼头在下面晃荡了,鱼肉都在那脏水里游泳。估计他们最后只能连鱼鳞带鱼肉一起把那盆东西熬鱼汤喝了。那位师傅开玩笑整他们,结果他们真信了。还是劳动人民聪明啊。

我年轻点的朋友中,也有些吃货。在今天大家都发愁怎么才能少吃一点的年代,做个吃货挺不容易。其中一位我曾经在博客中提到过。说他和另外两位到五台山去住了几天(当时我误写为少林寺),结果方丈想收他们仨做徒弟,从这一点看,我就感到五台山的方丈不笨,居然能一眼看出这仨是人尖尖。可惜这哥仨没答应,他们还是觉得尘世更有意思些。其中的乐事之一,就是可以吃好吃的东西,包括肉。俗家的说法,只要活着,就会有好吃的。结果方丈就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吃三净肉吧。

从那以后,这位朋友每次到餐馆吃饭,就问服务员:你们有死鱼吗?给我来条死鱼。他的原意就是要吃鱼,但不愿看到鱼死在自己手里,所以要现成的死鱼,这于他的心来说,比较干净。服务员一听,奇怪了,这年头哪有进来就要死鱼吃的?谁进来都是要活鱼的啊,这哥们会不会是食品安全机构的探子,来检查餐馆卫生来了。赶紧说:没有,我们没有死鱼,全是新鲜的、活的。我的朋友说:怎么可能没有死鱼呢?没关系的,我就要死鱼,真的,给我来条死鱼。服务员肯定地说:我们真没有死鱼。这事闹得,一个想吃点三净肉的顾客,居然就很难弄条死鱼吃。可见现在的餐馆里,东西有多新鲜啊。又要做吃货,又要发善心,我这位朋友过日子的难度就大了许多。

我觉得吃货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被饿出来的,比如我和我的那位老师。人饿了什么都吃,从树根、野菜、活的蚂蚁到红烧瘟猪肉我都吃过。挨过饿的人,即使到了今天不缺吃的年代,也经常有饥饿的感觉,吃东西比较快,吃相难看,常常带抢,害怕少吃一口,而且几乎是带翅膀的不吃飞机,四条腿的不吃板凳,其它什么都吃。适者生存,所以我能活到今天。这种抢吃的吃货,是比较朴素和土气的,很难觉悟了,排队等着下地狱吧。

第二种类型的吃货是被惯出来的,就是好东西吃得太多,没有挨过饿,老是想去找好吃、吃起来香甚至刺激的东西,久而久之变得既讲究又刁嘴。这种吃货比较娇贵、难伺候,多见于富二代、大小领导和有大课题的权威们。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是血液中三高,伴随着痛风,最后不得不吃素,这是一种老天的惩罚,而不是自封的高尚,他们即使吃素,也笃定去不了天堂。

 



舌尖上的科学——肉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559026.html

上一篇:南极信天翁
下一篇:不为五斗金折腰(自转)

121 张金龙 肖海 卞文娟 刘用生 吕喆 吴飞鹏 王德华 曹聪 余昕 陈湘明 王芳 李土荣 武夷山 李志俊 钟炳 杨月琴 朱志敏 杨鹏程 汤薇 李学宽 刘艳红 吴吉良 傅云义 赵宇 刘全生 沈海军 胡方云 刘颖彪 冯大诚 张波 马红孺 彭真明 陈国文 郝前勇 张文春 肖重发 吴宝俊 瞿武林 史智才 王琛柱 水迎波 蒋敏强 唐常杰 何青 黄太庆 李灿 高建国 苗元华 金小伟 张婷婷 陈应泉 赵鹏 郑华康 于锋 鲍永利 喻海良 钱磊 陈明 黄育和 周少祥 黄继红 肖振亚 李孔斋 任胜利 陈永金 刘波 徐磊磊 王红磊 徐迎晓 熊李虎 刘洋 李本先 赵帅飞 陆俊茜 翟远征 黄秀清 张雪峰 柏舟 刘庆丰 赵凤光 王海辉 杨秀海 黄晓磊 郭向云 陈静 马英 卫军英 何宏 曹建军 柳林涛 迟菲 雷栗 苏德辰 王桂颖 贾伟 袁文常 魏玉保 齐霁 赵明 杨晓虹 李璐 邓旭坤 戎可 王飞 anonymity ddsers wuqunan crossludo lingling101 yuanz zaimingyu caogentan leicxm vangue yewen wwxxmm Simple2010 cj1968 凉白开 xiexianli Emily2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6 14: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