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随想蜻蜓与豆娘 精选

已有 14046 次阅读 2012-1-11 05:1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

          看见苏德辰和张珑两位实写型博主在讲蜻蜓(dragonfly)和豆娘(damselflies),我附和一些我在贵州,新疆,北京,浙江拍的照片,说说我的感想。我在写《静静的西湖》博文时,贴了一张照片(图1),是一只蜻蜓停在荷花花蕾上,花上碰巧还有它的蜕,也就是蜻蜓幼虫留下的壳,灵魂和肉体已经羽化成了可以飞翔的蜻蜓。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从那虿壳脱出的蜻蜓,迫不及待,停在荷尖上头,准备和它的前生作诀别的飞翔,它们是如此的不同。

          蜻蜓羽化前的幼体又叫做水虿(读作chai4)我一直不知道那个字怎么读,但看见那个万虫的字,身上就起鸡皮疙瘩,很多虫子在身上爬的感觉。虿通常被解释为是蝎子一类的毒虫,这可以从图片1上看出来。那个样子,怎么看都挺难看。尽管它们吃蚊子幼虫这样的人类的敌人为生,对人类来说是益虫。可惜人通常不是这样看事物的。因为它长得难看,蜻蜓的幼虫注定被人叫做虿,即使一生为人帮了忙。对很多人来说,人或事物的实际价值不能说明问题,模样才有意义,这是人懦弱而又强悍的一面。

           我在贴那张照片时,犹豫了很久,是不是要贴它。那样的照片,不是谁都能碰上的。碰上了,是一种缘分,千金难买的瞬间。那个蜕变前后的对比,马上被人注意到,要“借去”做计算机桌面。这个网上,有眼力的人不少,知道什么东西不一样。我给网友说,这个组合的确不容易,有一点生命脱胎换骨的意味,今世前生,相遇在小荷尖尖上,被我逮到,是缘分。我运气好拍到这一张,就值了酷暑下西湖跑一趟的辛苦。因为那张照片很有意思,也让我有些疑惑,就专门去跟我们馆里的昆虫学专家探讨了好几次,学到了点东西,感到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奇妙了。

          我们都知道,人类从小到大,脸这个最重要部位的变化是很明显的,在很多情况下,它决定了你一生的荣华富贵。长得漂亮不漂亮,比是不是聪明或是不是党员要重要一百倍都不止。你要长一副小眼睛而不是浓眉大眼,你就完了,谁家的姑娘会喜欢你?人们说女大十八变,这是哺乳动物的一个普遍规律。哺乳动物幼年时,神经颅,也就是包裹脑子部分的头骨,发育比较快。几岁时就能达到成年人的状况。而面颅发育比较慢,要变化到成人定型为止。小时候的丑女,直眼斜眉歪鼻子,先别着急,慢慢会变过来,不用害怕。随着面部的发育,乳齿掉了长恒齿,肥肉丢了长苗条,丑女慢慢变成柴火妞,最后蜕变成了仙女,让人刮目相看。邻居的大叔,感叹十八年后,你居然变得这么有味道,后悔当初没能守着阳光,守着你。结果这个世界上,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感慨比比皆是。

          不过人类个体发育的变化,和昆虫的个体发育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蜻蜓和蝴蝶比起来,虽然幼虫和成体模样的差别还不是那么不着边际,但已经是人类自叹不如了。蜻蜓昆虫中不全变态类的一个类群,和全变态类的蝴蝶不在一个数量级。蜻蜓无论怎么变,毕竟六条腿的雏形是留下了,和蝴蝶与它们的的毛毛虫幼虫相比,反叛的味道不是很浓。但和人类的个体变异相比,蜻蜓幼体和成体的不同,已经是超过人类不同阶级的产物,赛过地主和贫下中农的差别了,简直就是不可调和的东西。我小时候要是个虿样子,我宁愿不被生也不想被生出来去感受那个破样子。

         上面提到的博主,已经说到蜻蜓和豆娘的差别。这些差别是:1.蜻蜓的个体通常大于豆娘。2.在落地停留休息的时候,晴蜓的翅膀是放在身体两旁,与身体垂直,而豆娘的翅膀。通常是叠起直立束放在背方。3.蜻蜓的复眼通常是是彼此相连或只狭窄的分开,而豆娘的两眼分开距离比较大。4.蜻蜓和豆娘都有两对透明的翅膀,但前者属于不均翅亚目,其后翅比前翅要宽大(严格的说是长短,比如图11,可以看到后面的翅膀要比前面的“粗壮”。)。而豆娘这类均翅亚目的种类,其前后翅形状差别不大。在原始类群的蜻蜓中,前后翅的宽度非常接近,差别不大。5. 蜻蜓腹部形状较为扁平,豆娘腹部呈圆棍棒状。6.最后,因为形态结构的关系,蜻蜓的飞行能力比较强,可以达到每秒10-15米,是昆虫中飞翔比较快的类群。附带再提一下,水虿可以吃,如炸蝎子一样做。蜻蜓还有药用价值:补肾益精,清热解毒,止咳定喘。主治阳萎、遗精、咽喉肿痛、咳嗽喘促、百日咳等。这些都是气管炎等男人的毛病,估计蜻蜓这味药,主要是被男人吃掉了。不知豆娘能不能入药。要能的话,它们该用到女人身上才合理。

         小时候就喜欢去网蜻蜓,还会根据蜻蜓的低飞与否去判断是否会下雨。在累积这些照片的过程中,慢慢的有点偏向于喜欢豆娘。没有什么实质的道理。这些昆虫,基本上都是肉食性的。吃蚊子也好,吃蚊子的幼虫也好,按佛家的说法,都是要杀生,罪孽深重,不得好死。但相比而言,豆娘比较纤弱,让人有怜爱之心,尽管怜爱豆娘之人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都不能确定。这些虫子能一代代活下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延续后代的艰难,可以表现在蜻蜓豆娘的交配上,那个叫曲折复杂,真的是山不转水转,天涯海角都能找到你。豆娘俗名七姑娘,单就名字而言,比龙蝇(dragonfly)已经是很有该活下去的理由了。所以,人取名叫做王桂花或陆小曼,还是有些差别的。我花了些时间,想找到为什么那类虫子被称为豆娘,那是个挺好的名字,但始终没有确切的答案。人,不得不在某些疑惑中过一辈子。




















(最后三张照片来自网路,没有商业用途,特此鸣谢。)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527874.html

上一篇:对科学问题的疑而不是信
下一篇:难以弥补的历史空白和学术造假

78 曹聪 吴飞鹏 陈湘明 刘立 许培扬 曾泳春 陈小润 刘艳红 张珑 苏德辰 鲍海飞 刘庆丰 刘用生 钟炳 魏东平 谢鑫 杨正瓴 刘全慧 余昕 李志俊 黄锦芳 杨月琴 马磊 李学宽 曹广福 邸利会 吴吉良 吉宗祥 杨学祥 罗友广 沈晓雄 雷栗 柏舟 梁建华 鲍得海 冯大诚 罗汉江 王号 陈国文 黄秀清 王启云 曹小晶 李万峰 王桂颖 金小伟 覃开蓉 方琳浩 陈绥阳 徐索文 王春艳 徐迎晓 虞左俊 尤明庆 吕新华 武夷山 魏玉保 任胜利 李侠 曾新林 王琛柱 胡努春 王安邦 何宏 全嬿嬿 程中兴 徐长庆 齐伟 孟庆仁 zhangcz07 forevergo anonymity crossludo huangshan ddsers rjgcz husselfist vangue xiexianli

发表评论 评论 (9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2 00: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