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想起·西北灵魂的颜色 精选

已有 4819 次阅读 2011-12-13 06:1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早上起来,打开邮箱,见到一个短信:“孟博士您好:两年没有见你了,一定很忙!受您的感染,写了一年博客!到有一些收益,部分诗稿被刊物使用,发现自身不少问题!有两首诗被国内朗诵名家一舟先生朗诵,闲来听听!   祝好:顶山小杨。”

      小杨原来是北疆182兵团的一位连长,我们叫他杨连长。182团的所在地叫做顶山,就是上面照片的样子。在新疆准葛尔盆地北缘乌伦古河边的戈壁滩上,它是很高的山了,远远就能看见。那山的石头,是早始新世到早渐新世,大约五千万到三千万年间的沉积物。我在“蜂子的故事”和“拖车——走出戈壁滩之二”等博文中提到过杨连长。我们在野外陷车后,是他半夜三更来把我们从野外接回驻地,来接我们的时候,还带了些自己种的西红柿给我们吃。第二天又帮我们把陷车从野外拉回来,那个辛苦,我都懒得说了。那年我们走的时候,为了感谢小杨,就把我随身带的一把多功能折叠刀送给了他,是我们唯一可以做礼物送人的东西了。几年后去看他养的蜂,他说那把刀用起来很方便,给他帮了很多忙。

      90年代我们在那边工作时,建设兵团还是比较苦的。虽然是部队编制,但兵团人已经完全是农业人口了,和普通农民没有什么两样。那时兵团的人多住在土房子或者地窝子里,生活是挺苦的。兵团人年轻的后代,抱怨他们是被遗弃的人。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内地人一样,为了能致富,能折腾的人都开始折腾。小杨承包土地,养蜂,上山找奇石,等等,希望能够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现在他们那边好多了,起了很多的楼,团部的马路修得跟飞机跑道似的平坦宽敞,盖了医院,学校,电影院,种了很多的花草,非常漂亮。去年他看到了我的博客,留了一个言,我也回了一个:

[31]yyc3734709  2010-10-8 19:18

今年的冷来的很晚,春天晚了二十来天,秋天的冷也退后了二十来天。桩稼熟了,收成还不错。老百姓常说:老天有眼。在大西北生活了四十六年,今年的天都是六十年以遇,冬天,雪深七八十厘米,有两只无助的黄羊跑进了建池的哪片林地,第一见它们,我有几分庆幸,戈壁上到处七八十厘米深的雪,白茫茫一片,林地里也有深雪,但草很富足。看见我,它们也很兴分奔跳着川进另一片林地,中间还停下来望望我,想猜出我的举动,这样的情行我遇到过三次,每次去遇不见它们,我都要找找它们留下的新脚印,很长一段时间即没有再遇见它们,也没有了新的脚印,我为它们但心......在次见到它们是在春天的水渠里,是一堆尸骨!这是一个六十年以遇的冬天.....春天乌仑古河水几十年没有到过的地方,也被它砥荡一翻。六月里叶老来电话,说要上来,因为要等你,可能会晚几天。叶老他们来时却没有见您和吴老,说你家里有事,吴老去了美国,心中忧然多出几分思念!听小毕说你开有博客。倪博士说点击律不错。七月间上网没有寻到,今天原计划清池,因为变天再次一查竞然找到了!读过几篇博文——有滋有味,做科学的人到有几分文人情怀,好身羡目,有着样一位友人心中别有一翻快尉!......

     博主回复:杨连长好。没想到你会上来。祝贺你们的好收成,尤其是在极端气候下。多谢你帮我们的工作,希望以后冬季能到你们那里去看雪和黄羊。”

 

      后来杨连长又留言,说自己在新浪网开了个博客。转眼一年多,他已经有些收获了。小杨寄过来的两首诗是《想起》和《西北灵魂的颜色》,我附在下面。给小杨回了个信:“杨连长,你好。很高兴见到你的来信。这两年忙一点,没有去你们那边,看看明年有没有机会。听了一舟先生朗诵的诗,非常好,祝贺。能慢慢积攒一点自己的文字,很有收获啊,令人羡慕。不知你们今年庄稼怎么样,蜂养得如何了,今年冬天还是在北疆过冬吗?我曾说过希望能冬天去你们那边看雪和黄羊,大概只能是一个梦想了。你能把两首诗朗诵的链接给我吗?我希望在我的博客上播一下。我们读了点书的人,在城里呆得久了,不知道什么是西北灵魂的颜色。希望你们有好收成,也能看到你更多的作品。祝好,孟津。”

 

想起 

杨永椿 想起.mp3

作者:杨永椿

 

太阳——

是随河水飘动的树枝

长有青绿的

青绿的树叶

我的爱人端坐在

叶子上

等我

 

我想歌唱

 

在一首老歌中歌唱

太阳倒挂在船上

眼睛送走爱我的人

 

我孤独远游

 

飘走的夜

想起一座书城的回声

想起一座烧砖的城

一座毁灭的城

一座一病不起的城

 

想起

  飘走的

     太阳

不在手中

 

想起

  飘走的

   

不在手中

 

想起

我会不会是

  最后一个

     孤单的人

 

 

 

西北灵魂的颜色

杨永椿 西北灵魂的颜色.mp3

作者:杨永椿

 

如果寻找

西北灵魂的颜色

在早晨和

黄昏

都是不舍的记忆

 

岁月那么深

它的怀里拥抱着大海的涛声

风是涛声的

回声

在生命的方向里回荡

 

如果寻找

西北灵魂的颜色

那就唤出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

就一点点

你就愿意把自己灵魂交给它

让它涂抹

涂抹成坦荡与广阔

 

如果寻找

西北灵魂的颜色

那就守候黄昏的落日

捧着它

你会听到大海的

涛声

在心里——

含着眼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517867.html

上一篇:流浪者之歌
下一篇:起立,向博士敬礼

56 张雪峰 吴飞鹏 武夷山 刘艳红 李学宽 余昕 孙国成 钟炳 李璐 王芳 杨正瓴 高建国 曹广福 张玉秀 袁文常 张伟 鲍得海 陈湘明 王扣 罗岚 刘波 王桂颖 罗帆 曹聪 陈绥阳 吕洪波 张志东 金小伟 雷栗 朱志敏 刘用生 傅云义 李毅伟 马红孺 余世锋 黄锦芳 刘晓峰 吴吉良 陈筝 杨学祥 董全 吉宗祥 年福忠 刘庆丰 尹鸿鸣 曹建军 王安邦 杨月琴 赵金丽 刘畅 王森 魏玉保 tuner crossludo zhangcz07 caogentan

发表评论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18: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