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流浪者之歌 精选

已有 10220 次阅读 2011-12-11 06:1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流浪者| 流浪者

            这段时间一直在旅行中,从亚利桑那的大峡谷,到刚被水淹过的泰国曼谷。 虽然累一点,去看世界,是我愿意做的事。在飞机上准备ppt课件,编写志书内容, 我不得不做的事,是为了要吃饭。在曼谷街头杂乱的早市上,看见沿街托钵的僧人,让我想到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在《纳尔齐斯与哥尔德蒙》中一句话:要么当小市民,要么当流浪汉。

            有很多关于流浪的故事,我印象深一点的有两段。其中之一,是黑塞的小说《流浪者之歌》(Siddhartha)中的故事,因为涉及宗教,以后有时间再说。另外一段,涉及音乐。喜欢小提琴音乐的人,一定知道萨拉萨蒂的小提琴曲《流浪者之歌》,又名《吉普赛之歌》,是小提琴独奏曲中不朽的名篇。演奏这支曲子难度很大,很多的高难度技巧,艰涩深奥, 和弦、泛音、跳弓、顿弓、左手拨弦、极高音区的演奏、极快的快板、加了弱音器的缓板,既要有温柔伤感,又要有力度速度,等等。整个曲子娓婉的倾诉,热烈的讴歌,荡气回肠,小提琴特有的音色,表现出吉普赛这个流浪民族清苦而又饱受歧视的伤感,以及他们活泼、乐观、能歌善舞的天性。一段真正的音乐,一个漂泊的梦,向往着回归自然,讲述一个流浪的故事,追寻着人类心灵纯粹的本性。无论是谁,内心深处总有块柔软的地方,会被这段音乐触动。

            下面提供几个连接,分别是穆特海菲茨弗雷德曼拉宾和莎拉.张演奏的《流浪者之歌》。愿意去听一下的读者,可以去试试。他们的演奏,各有千秋,有很多的评论,我就不多说了。我想说的一点是,大部分评论的文字,都集中在小提琴的演奏上,很少涉及对整个音乐的审视。虽然是小提琴独奏曲,但作曲者写的管弦乐伴奏也非常的优美,松软丰润,仿佛为舞者提供了一个绝妙的舞台。无论是倾诉般轻柔的铺垫,还是对主题厚实的共鸣,如夜归者的天幕,茫茫无际,让夜归人的身影,在星空下显得如此的令人神往。

            我曾经试图练习过《流浪者之歌》,不过很快就放弃了,知难而退。那时是文革后期,教我小提琴的一位师傅,是我们那里一个汽车配件厂乐队的指挥。我高中毕业后、下乡之前,在那个乐队里混过些日子,参加过一些演出。乐队的首席小提琴手,是个个头不高,带一副黑色宽边眼镜的家伙,音乐家的邋遢像,头发有三个月不洗的油亮。演奏起小提琴来,尤其是solo的时候,身体动作很夸张,让人头晕。最特征的动作,是演奏过程中,哪怕只有半个音节的停顿,他都会用持弓右手的中指快速顶一下因过度摇晃而下滑的眼镜。从他那儿,我知道了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 每次我们排练休息时,大家会切磋一下琴艺。首席对这首曲子崇拜得五体投地,总是要滔滔不绝地说他练习《流浪者之歌》的体会:左手快速拨弦如何的难,加了弱音器的缓板如何难表达,还怪他那把琴不好,加了弱音器差不多就成了哑巴,发不出声音来了。他除了当场演奏一段外,还会闭着眼睛,极富感情和表情地哼缓板中那段充满感伤情调的旋律。每当这个时候,乐队的朋友就会开玩笑地喊:快去端痰盂来!意思是为他接就要流下来的眼泪。朋友们背后常聊首席的故事,说他有一回自己掏钱,坐火车千里迢迢到上海音乐学院去,想试试能不能找到伯乐。结果人家没有听完他最拿手的曲子,就把他给止住了,说他五个和弦砸下去,四个音都不准,让他很受伤。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他是有些音乐天赋的,只不过生不逢时,没有适时得到合适的训练。

            历史上,曾经有很多民族和国别的人到过中国,波斯人,穆斯林,基督传教牧师,犹太人、 更不用说印度的高僧。但从我所知道的,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吉卜赛人,那个宿命流浪的民族。流浪是他们文明的精髓, 在主流文明之外,他们靠着大自然,吸收着原野的优美安静,山川的浩瀚硬朗,在这个星球上留下自己的传说。 相比之下,植根农耕的汉文化要先进得多,也更加的富裕。安居乐业是中国传统中的理想。塞外多是愁云惨雾,征夫泪,游子悲,父母在、不远游。多少的诗词中,也能听到子规啼,杜鹃唤:不如归去,行不得也哥哥。我们修篱笆、垒院墙、筑长城,造就了某种围城情节,可惜在挡住别人的同时,也圈住了自己。而在高墙之内,仍然还在眷恋墙外那些山和水,于是在庭院之中,培育出了优美的园林,以假山盆景的方式,把大自然的山水,山寨到了家里,不用出门,可以享受到高山流水,尽管多少有些脂粉气,格局也十分有限。

            现在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庭院深深中的哀怨和狭窄气氛,已经不符合这个全球化的时代。我的很多朋友,都有一种愿望,能一个人背上包,独自行走天下。经过田园、海湾、山岗,让山风和波涛,唤醒沉淀在心底的童真;让旷野的宽广,容纳城市的拥堵、名利的追逐、以及心中那些莫名的担忧和惆怅。宁做流浪汉,不当小市民。

            最后贴几张随机挑出来的照片,和流浪没有什么关系。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A1ODk4ODQ=.html

安妮·索菲·穆特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gxOTIzNDA=.html

雅沙·海菲茨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1MDIyMDA4.html

埃里克·弗雷德曼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M2NDQyODA=.html

迈克尔·拉宾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M0ODQ1NTY=.html

莎拉.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517199.html

上一篇:南极燕鸥
下一篇:想起·西北灵魂的颜色

67 吕洪波 许培扬 董全 傅蕴德 梁进 吴飞鹏 任胜利 胡努春 齐伟 张玉秀 武夷山 李永丹 马红孺 曾泳春 杨正瓴 雷栗 齐霁 钟炳 李鑫 虞左俊 王安邦 张彦斌 张天翼 余昕 高建国 陈湘明 李维音 何青 王琛柱 刘艳红 邸利会 陈学雷 唐小卿 赵凯 叶剑 李学宽 曹然 刘用生 李世春 黄秀清 苗元华 刘钢 陈筝 曹聪 王桂颖 杨学祥 孟庆仁 曾新林 鲍得海 张婷婷 曹广福 张志东 吴吉良 陈仁全 黄锦芳 贾鹏飞 杨月琴 王森 魏玉保 waun crossludo xiaobaobao888 arpku qianxun1991gmai tuner caogentan husselfist

发表评论 评论 (7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1 21: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