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往事只能回味 精选

已有 5904 次阅读 2008-12-7 07:44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每个人的记忆中,都会有一些让自己耿耿于怀、不能忘记的事情。我现在说的这件事,就是我生活当中的这样一件事。当时留下了照片,扫描后贴在这里,否则也是空口无凭说不清。

    十几年前,我们开了一辆切诺基到内蒙古出野外。我们一行四人,其中一个是我的师兄,美国人,年纪比我还稍微小一点。那时从集宁到二连浩特还没有油路,全部是戈壁草原上车轱辘碾出来的土路。一般情况下,我们从北京到集宁要住一宿,从集宁到二连又是一天。现在有了高速路,一早出北京,晚饭就在二连吃了。那天我们走到离苏尼特右旗还有20几公里路的地方,突然看见路边有一老汉倒在地上,旁边是他的驴和车,也翻倒在地上。因为路被堵了一部分,我们的车走得很慢。看见那个老汉倒在地上,我当时并没有想该怎么做。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已经陷了一次车,花了很大功夫才折腾出来,我希望能尽量赶路,按计划赶到目的地。但我的师兄叫我停车。我在犹豫中让司机把车停下了。这个过程中,那个老汉挣扎着对我们挥手求助,爬起来又倒下去。最后爬不起来了,就趴在地上一个劲喘气。

    停车后我过去问他是怎么回事。老汉说一辆过路的解放牌卡车刮倒了他的驴车,把他摔到地上,那辆卡车扬长而去。此后又有一些过路车,但没有一辆停下来帮忙。这么大太阳的炎热天,老汉已经在地上趴了好几个钟头了,他的一个玻璃罐头瓶做的水杯子立在路边,水全撒光了,里面剩了几片黑色大头菜样的东西。 他嘴唇发白,沙哑的声音在骂那狗日的卡车伤天害理,说腿不行了,摔坏了,走不了了。我感觉他是把骨盆摔坏了。

    我们赶紧给了他一些水让他喝。喝了两口水后,他求我们把他的驴弄起来。我们不得不把驴车上的东西卸下来,把套上的车解开,然后把驴拉起来。最后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问他能不能跟我们的车走,先到右旗去看伤,然后再想办法来救他的驴。老汉一口回绝,他不可能把他的驴和一车大概是用来盖房子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留在这里,一副死也要和他的驴死在一起的样子。我们必须赶路,也不可能把老汉的驴和车带走。没有办法,就问他在右旗有没有亲人、熟人,我们可以去通知他们,让他们来帮忙。老汉说他在右旗的砖瓦厂有一个侄子,给了我他侄子的名字,让我们去找。我们给老汉留下了一些吃的东西和两瓶水,就奔右旗而去。

    上车的时候,和我出去的一个学生小声对我说:不是我怎么样,真的,你得当心他们讹上你。说实话,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些,猛一下觉得这样去想简直不可思议,所以没有理会这个学生的话。一路上大家都不语,不知在想什么。到了右旗,我们很快找到了砖瓦厂。问老汉的亲戚在不在,说老汉被车撞了,需要有人去帮忙把他弄回来。砖瓦厂的人说他不在,一会儿就回来。我们只好等。等了有一个钟头,听到有人说他来了。然后看见一个中年人走过来,脸色很难看,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是你们撞的吧,今天不讲清楚你们别走人!

    我当时头嗡的一下就大了,一种莫名的屈辱,为自己,为所有的人。那天我们是怎么脱的身我已经不是很清楚了,因为那时我一直都处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当中,非常的不安。我的师兄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没脸给他解释,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无地自容。虽然我们最终全身而退,但这件事在心理上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刺激,一种耻辱。我把这段经历写到了小说里,一直都耿耿于怀,直到现在。 经常会想人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到底该不该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去惹事生非?

    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往事了,希望这个世界已经变得更好。往事只能回味,但回味往事并不总是快乐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50034.html

上一篇:火焰山感赋
下一篇:素描-艺术的浪漫与科学的理智

16 王春艳 吕喆 李侠 武夷山 张志东 郑融 马昌凤 刘进平 陈绥阳 王德华 钟炳 赵美娣 李晓明 唐小卿 yinglu Madeline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15: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