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南极海上的风浪 精选

已有 6407 次阅读 2011-9-18 09:08 |个人分类:南极回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贴两组南极水域的风浪照片。一组是近岸的浪,一组是远海的浪。都是海浪,各有不同。近岸的浪,有一种狂暴的气息,冲着岸边滚滚而来,制造出很大的动静,把海滩的泥沙搅起,让原本干净、蓝色的海水变得泥汤般浑浊。海浪也把漂在海中的冰块推向岸边,沿岸积聚。白色或蓝色的冰块,被浑浊的海水不断地冲洗,都变得很脏了。风浪推动冰块互相撞击,发出沉闷的隆隆声音。冰块碰撞时,冰茬子四处飞溅,很震撼。这样的天气,是没有办法出去工作的,大家多是躲在帐篷里,不知道在干什么。我把防寒的衣服、防水的衣服穿好,脚上套了两层毛袜子,穿上高统的雨靴,戴上手套,到岸边去拍照,我觉得这种风浪不容易看见,也许我这一辈子就这么一次。

            拍照得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因为风太大,如果顶风,相机都没有办法打开,否则相机马上就会灌满被风吹起来的海水。要找个背风又能看见海浪的位置,需要走点路。在那种气候下,走两百米也是很难的,不过呆在寒冷的帐篷里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出来折腾一下。看见这种天气下岸边的情景,心里多少有点紧张,甚至有点被人类遗弃的恐惧,如果我们这时有人受伤或有急病,是谁也救不了我们的。我很小心地走到岸边浅水的地方,不敢太冒险往前。岸边都是冰块,万一一脚下去水太深靴子里灌进水,或者冰块垮下把脚砸个骨折什么的,都是难受的事情。选好一个浅水的地点,就在那里站好,尽量不再移动。把事先裹上了塑料袋的相机拿出来,背着风拍海浪。 拍摄的难度挺大,因为风推着身体,手指头一会儿就冻僵,尽管手套里塞了暖片,出气时也常常把取景框弄上一层雾。不过能站在那浑浊的南极海水里,看翻腾的风浪,听轰鸣的涛声,感受冰碴子溅到脸上扎人的凉,是难得的一种体验。

            远海中的浪,又是另外一种景象, 阳光下,海水是蓝色或深蓝色。背光时,海水几乎就是黑色的,但波涛反射着耀眼的太阳光,给人以一种无比巨大的力量和神秘感。 因为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这个水域以狂风大浪颠簸而著名。呆在船舱里,可以感到船在艰难地前行,巨大的波浪中,船既不是前后摇摆,也不是左右摇晃,而是摇汤圆似的摇动,很容易让人晕船。躺在窄小的床上,船忽然跌下波谷时,人会腾空而起离开床。我因为晕船,那个难受就别提了。到洗手间去吐,人很软很无力很无奈,脑子里也是混沌一片。吐完后还得吃,否则人钉不住。有一回往床边走时,船忽然跌下,我一家伙飞起,头咚的一下碰到上铺的床框上。我想这下完了,躺回床上摸,还好头上包不大。然后就闭上眼,感觉脑子里有没有溢血的动静,要脑溢血了我也没有办法。还好我命大,躺了大半天,人都还清醒。最后决定爬起来,到仓外去透气。

            穿得严严实实地出来,外面是一望无边的大海,咆哮着,巨浪滔天,震撼人心。船首和两侧是没法呆的,海浪不时扑上来。我躲在船仓体后面的甲板上,这里靠近船的中心位置,摇晃相对低一点。也不会被浪翻起时海水淋着。因为冷,视野开阔,空气清新些,加上心里常常想自己会不会被颠出船舷,掉到海里去,人晕船的感觉就稍微好一些。那种海况下,海上除了海浪,偶尔有些鸟在飞翔,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看。我就在那里拍海浪,找点事做。波涛还是很好看的,一浪接一浪,全都不一样。浪头飞起又被劲风吹开的水雾,在阳光下会有彩虹的瞬间。大部分时候,那些波涛还是很吓人的,我经常担心船会不会翻过去。真要掉到那水里去,笃定是游不回来的。一直在想如何描述那种海的情景:波涛万顷,惊涛骇浪,翻江倒海;这些词都显得苍白无力。那是一种语言、照片都没有办法形容和表达的壮观和力量,要想体会到,真得自个去看。就像什么样的日子,都得自己过才能真的知道。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87586.html

上一篇:农家芍药佛家花
下一篇:梦幻南极冰雪(朝中措)

52 李学宽 刘用生 罗岚 张珑 黄晓磊 张玉秀 丁甜 吴飞鹏 王安邦 高建国 虞左俊 汤治国 钟炳 王德华 水迎波 杨正瓴 蒋密 武夷山 王琛柱 吴吉良 马磊 陈湘明 金小伟 曹聪 刘文 曹小晶 刘艳红 雷栗 余昕 吕乃基 苗元华 刘立 黄锦芳 柏舟 曹广福 卫军英 陈国文 李泳 全嬿嬿 曾新林 王芳 胡努春 刘晓瑭 赵宇 陈静 陈光宇 王桂颖 liguoshuai bridgeneer caogentan crossludo Sweep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20: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