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感谢研究生的饭并说吃东西和主义 精选

已有 9331 次阅读 2008-11-27 21:06 |个人分类:以食为天|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感恩节| 感恩节



    每年回国,我通常都会到所里的研究生宿舍去蹭一顿饭吃 。有时是我自己申请,有时是他们邀请我。多数情况下我会出点“血”或者带点什么东西去。偶尔是白吃,有点文革当中吃红大院的味道,总是很热闹。去凑这个热闹,一是可以认识一些新来的学生,二是温习一下自己曾经有过的日子,三是把肚子吃饱。每一届学生中都有几个会做一点饭的人才, 常常几个人搭成一伙,自己做饭可以便宜很多。入伙的学生每个月按饭量交钱(这个有些猜测的水份),有人负责逛超市买东西,有人掌勺炒菜,有人洗碗。当然,大家一起吃,初具一点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形式。

    最近这些年我去得少了一些,大概是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和新来的学生之间代沟越来越深,他们也许看我不顺眼,我也挺怕他们的。不过他们肯定也会说是因为找不到我,错不在他们身上。今年我被邀请去了一回,而且先打好招呼让我什么都不要带,我就空着手去了。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我写博客,他们经常来看,觉得白看不合适,请我吃一顿自己做的便饭,大家扯平了,他们心里好过一点。

    在饭桌上这帮研究生说他们平时做饭经常吃的是青椒炒肉末,便宜也下饭,还可以偷懒,不用切肉。因为我去,炒青椒不再是肉末而是他们自己切的肉丝,让我感到很荣幸。大概平时练得少,一看就知道他们刀功很一般,肉丝的形态从块状到棍状都有。所以我就跟他们侃切菜的刀功,比如葱的20几种切法,说了解一个人会不会做饭,不用吃他做的菜,听他切菜的动静就知道。因为有客人,他们还专门做了一锅土豆烧牛肉,是加餐的说。菜做得如何我不敢评论,吃了人家的东西嘴软。 如果你懂烹调的话,从照片上可以自己判断。当然,还要取决于你肚子饥饿的程度。还有一瓶长城干红,我们六、七个人,一人倒了一杯来喝。我喝了一口说不错,他们就后悔没有在家乐福买那种买一送一的酒,这样可以管我个够。饭是用一只电饭煲做的,因为容量有限,吃到最后,男生好像没吃饱,女生碗里的饭却没吃完。我才恍然发觉男生的那份饭被我吃掉了,有点内疚。下次再去我得带点饼干方便面什么的,以防万一又不够吃。但我很感激他们的饭,因为他们拿土豆烧牛肉来招待我,让我有一个忆苦思甜的机会。

    土豆烧牛肉的日子,是赫鲁晓夫的共产主义,一个非常实在、具体、可以操作的理想目标。我在1987年坐过一趟从莫斯科到北京的火车,穿越西伯利亚,充分享受了一趟苏联共产主义。在当时的苏联和蒙古境内,火车挂的是苏联餐车,一个星期的旅程,天天都是土豆烧牛肉。那盛在铁盘子里的烂土豆,烂牛肉,我至今都心有余悸。从二连浩特进入中国境内,才又回到了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见到了面条包子豆浆油条青菜豆腐回锅肉,还有二锅头。好像低了一个层次,但吃得舒服透顶。所以我一直都觉得宁愿待在社会主义里吃青菜豆腐而不要去奔共产主义的土豆牛肉。

    中国人猪肉吃得比较多,对主义的标准就不一样。过去和我同一个办公室的一位老师,嘴很馋,当然也是因为肉没有吃够过,每到周六下午都会到附近的一家市场去买两斤卤猪头肉带回家过周末。肉是用那种黄色的马粪纸包的,透了油后颜色会成深褐色。把肉带到办公室后,他从来都扛不住猪头肉的诱惑,把纸包打开,隔一会就撮几片肉投到嘴里,有滋有味地嚼,边吃边对我说:你懂什么叫做共产主义吗?共产主义就是天天都有猪头肉吃,想吃多少吃多少。我一个劲的咽口水,觉得他说的实在是真理。那猪头肉真是太香了,可惜我吃不上,也有点气愤那位老师居然在上班时间、在办公室里让我看着他过共产主义的日子来馋我。等到下班时,猪头肉被他给私有制掉了近一半,不知回家有没有要跪搓衣板一说。

    今天是感恩节,习惯上要吃火鸡肉。一只火鸡常常是2-30磅,看上去很大块,得往家里扛,光解冻就得有一天,烤也得烤一天。我从来不买,也不做。火鸡肉看上去有一种资本主义的苍白,吃起来很柴。说实在话,就是凤凰肉,让你像馒头一样端在手里两斤三斤的吃,它笃定不会好吃到哪儿去。我一直都觉得西方人怎么会喜欢吃火鸡这种东西,是不是有点忆苦思甜的意思?我通常是去买烤鸭回来过感恩节,啃那鸭翅膀骨头缝里的那点活肉下酒,有滋有味。

    写得有点多有点乱了。因为蹭研究生那顿饭时说过要写一篇博文来记录一下,趁今天这个和吃有很大关系的日子,兑现这个承诺。我从87年开始去研究生那里蹭饭吃,从当初的吃饱为原则,到后来有各式各样的东西: 炖猪蹄,螃蟹,乌骨鸡汤, 湖南泡椒,熏衣草花泡的茶,葡萄酒….日子越来越好,人越来越浪漫,越来越不想、也不会干活,这大概就是现代主义。最后再说一句:感谢研究生的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8642.html

上一篇:最新NSF申请指南中的一些重要改动
下一篇:火焰山感赋

9 张志东 杨玲 王富 郑融 向峥嵘 陈绥阳 王安邦 曹聪 Psittacosau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0 00: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