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紫竹院的荷花与麻雀 精选

已有 7656 次阅读 2011-9-3 06:5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紫竹院据说是北京唯一不收门票的公园,我大清早就跑进去转,不转白不转。当年读研究生时,有一年中秋夜,我们一帮学生跑到这里来,在月亮下面啃月饼浪漫。刚好有个电视台在这里拍电视剧,摄影机镜头对着竹林前一对帅哥美女,两人做害羞状,像是在拍谈恋爱的段子。难得碰上这样的好景,我们十来号人毫不犹豫上前围观。人多势众大家都很勇敢,东一句西一句,帮导演支招:笑一点啊,靠拢点啊,拉一下小手啊,等等。那时我们还不敢教人家熊抱或对嘴,不过已经把人家搞得很浮躁,哭笑不得,心情大坏。估计那一段他们得重拍。什么年代的学生成了众,都会天不怕地不怕,而且很有创意。带着那点依稀记忆,我跨进了紫竹院。

      紫竹院中,那个叫做大湖的水塘里有不少荷花。几天前在杭州西湖曲院风荷,我已经把荷花拍得有点腻味了。但我还是拍了几张紫竹院的荷花,毕竟它们是紫竹院的花。然后看见一帮摄影发烧友,男男女女几十个人,在湖边把三脚架支得像竹林,长枪短炮在拍什么东西。走近去看,发现他们在拍荷花和荷花上的麻雀,好些麻雀在那附近飞舞,不时落到花上。当时我就觉得好奇,这麻雀怎么会在这荷花上转,而且不怕人呢?我接着往下讲之前,我先介绍一下我知道的麻雀。我知道的荷花,过去已经介绍过了,这里就不赘述。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对麻雀最初的认识,是小时候听大人的故事,讲当年“讲卫生,除四害”运动。1958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要消灭老鼠、麻雀、苍蝇、蚊子这四害。当时有一个顺口溜:“老鼠奸,麻雀坏,苍蝇蚊子像右派。吸人血,招病害,偷人粮食搞破坏。” 麻雀的主要罪名,是偷吃粮食。人都不够吃,你们怎么能来偷吃呢?所以它们是害鸟。根据中央决定,各地都掀起了消灭麻雀的运动。听大人们说,那时很多城市里,大街小巷什么地方都站着人,吆喝,放鞭炮,舞彩旗,敲锣鼓脸盆锅盖,等等,把麻雀们轰出来,不给它们落脚喘息的机会,使之累死。当然还有饿、毒、打、掏窝等手段,把麻雀们整得很惨,好像自己不属于这个地球。当时有些科学家,反对剿灭麻雀的行为,因为他们知道麻雀也吃害虫,对果树等有益。但他们这些人,被认为是“自然界的顺民”与“均衡论”者,意见没有被采纳。折腾了些时候,有道理的终归还是有道理,后来中央也明白了,到了1960年初,就出来了新说法,不打麻雀了,把四害中的麻雀,改为臭虫。麻雀从此和臭虫齐名。

      我真正对麻雀有点亲身的体会,是在文革当中。那时因为供应不好,生活比较差,人们胃亏油,很想多弄口肉吃。人要活下去的力量,是谁也挡不住的,即使前面是一堵铁墙,饿了的人能把它吃穿过去。我的一位朋友,母亲身体不好,他们兄弟俩就一天到晚想办法,怎么为他妈弄点好吃的。从摘洋槐树上的槐花做饼,晚上打着手电到郊区池塘逮青蛙,到想尽办法捕麻雀,希望给他们病中的妈弄点营养品。我们捕麻雀的手段很简单,一是用弹弓打,二是在地上挖一拳头大的坑,用几条竹片做一机关,支起一块砖头,撒几粒米在坑边,等麻雀来吃米时,踩到那竹片的机关,砖头扣下,活捉麻雀,或者把它砸个半死。那时不是人太笨,就是麻雀太聪明,这种圈套成功的例子不多。但有一次我们真的捕获到了一只麻雀。那个高兴啊,就像现在的人考上了北大或中了彩票一样。我朋友把麻雀捏在手中,激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那时我们都认定麻雀肉如唐僧肉,大补。有了这麻雀,他妈有救了。接下来就是把那只麻雀做来吃。使用的方法很原始,和做“叫花鸡”类似,不用给麻雀褪毛,直接用黄泥把它裹起来,然后放到火上烧。我的朋友一边烧那泥团,一边说,麻雀肉营养高啊,比老母鸡肉还有营养,吃了这个我妈的头肯定不会晕了。烧了半个时辰,朋友把那泥团拿出来剥,麻雀的羽毛随着剥开的泥都下来了,可以看见麻雀白生生的肉,让我们一边咽口水一边很有成就感。可能是太激动或是有点烫手,我朋友的手抖了,一家伙把那叫花麻雀捏扁掉到地上,泥和麻雀的肉、羽毛、内脏全混在了一起,神仙也分不开了。我朋友呆看着那团乱糟糟的东西,眼泪成串的落了下来。他终于没能给他妈吃到那口麻雀肉。那个样子,就是留在我脑子里麻雀的印象。

      现在我再来说紫竹院的麻雀。它们怎么会围着那荷花起舞呢?原因很简单。北京的拍友们忒能玩,单拍荷花已经是味同嚼蜡。有人想出了个好办法,用一根可以伸缩的鱼竿,在头上固定住一个矿泉水瓶的头盖部分,里面可以盛东西。然后往那荷花上倒点小米甚至蠕虫,贪吃的麻雀就到那荷花上去抢吃的。头一天因为我去得比较晚,没有占到好位置。第二天我早早的又去了,坐在那个掌握鱼竿的拍友边上。他是个地道的北京人,说起话来典型的北京腔:哎哟,今天这光可不太好啊。今儿咱豁出去了,多给它上点红烧肉吧。切,这雀儿都成大爷了,红烧肉都不想吃…。每当有麻雀飞到那荷花上吃东西,就听见相机快门噼里啪啦的响,还都是连拍。那些鸟儿知道到这里有好吃的,就在旁边转。有时还为了抢一口东西打架斗嘴。拍摄的人会说,可惜了,没有拍到它们嘴对嘴磕的样子,不够精彩。

      我是第一次这么近拍运动中的鸟,调了半天光圈速度ISO,后来有了点感觉,拍出几张还可以看的,算是学到了点东西。看惯自然界的自然,我对这样的拍摄有一种不舒服,感觉比较假,尽管鸟和花都是真的。人摆弄出来的戏台子,让那些贪吃的鸟们在镜头前表演、做戏、你争我抢。好在人们现在时兴这个,什么东西看上去好看就成,后面如何摆弄的,没人会去关心。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82383.html

上一篇:铁嘴沙鸻的家
下一篇:农家芍药佛家花

74 陈湘明 吴飞鹏 王安邦 吴国清 刘全慧 刘用生 赵明 马红孺 李学宽 曹广福 曾新林 余昕 饶海 马磊 武京治 肖重发 魏东平 武夷山 孙永昌 钟炳 张焱 苗元华 黄秀清 雷栗 高建国 许晨光 蒋德明 林中鹿 刘世民 张玉秀 张婷婷 赵祺 汤薇 许先进 吴吉良 罗帆 李光强 李霞 杨远帆 黄锦芳 杨月琴 徐长庆 姚小鸥 郑坤灿 罗岚 马峥 刘立 金小伟 刘晓瑭 赵宇 李侠 李宇斌 傅云义 刘艳红 赵凤光 王福涛 杨正瓴 査玉平 陈静 方晓汾 郭利萍 曹小晶 戎可 吕喆 王春艳 王剑 Sweeper tuner fumingxu qianxun1991gmai Philips09 xiaxiaoxue86 王青云 biofans

发表评论 评论 (7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7 19: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