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从太平天国的“国”字说简化字 精选

已有 10698 次阅读 2011-8-5 10:53 |个人分类:说方块字|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简化字| 简化字

 

           上面那个“太平天囯天朝恩赏将军”印章,存在浙江省博物馆。细心的人可以发现,那个“国”字,是个简化字,而且中为,而不是中从(囗是国或围的一种古写法)。太平天国的钱币上,也可以见到同样的“囯”字。国字的变体很多, 比如“囶”、“圀、“囻”等,有几十种。标准的繁体是“國”。如果按囯的写法,从里往外或从外往里读,就是“王国”或“国王”。曾经有一种说法,讲建国初整理简化字时,之所以用了“国”而不是“囯”,是因为王国或国王有封建色彩,在读音上,和“亡国”或“国亡”同音,所以不好。据说是郭沫若建议用了国字,围着的玉,比较符合中国文化。我念高中时,一直以为简化字是新中国的事物。后来慢慢发现,汉字的简化,是一个逐渐演变的过程。比如囯、国这样的简化字,后汉以后就已经出现了。书法中的草书,也有很多“简体”,成为一些简化字的依据,尽管这个依据是否好,是个有争议的问题。

            汉字从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繁体字、简体字,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化。作为一种语言信息的传递、表达工具,汉字的每一次变化,都会失去一些传统的东西,但得到的会更多,更能满足时代的需要。这有点像计算机和相关软件,随着技术进步,新一代的计算机,往往读不出上一代机子写的文档。但这不是计算机进步的错,而是技术进步中,社会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我们今天不会因为要去读286写的文件,而让自己的计算机再回去用当初的技术。

            文字的变化过程中,抱怨的人总是有的,通常也有些道理。比如我在 《先生的威士忌和文彭印》博文中提到,明三桥居士文彭的一枚印上,有一段边款:“楷書興而篆學廢幸赖摹印猶見古人之風毋視以雕虫小技焉 ”。很显然,楷书的流行,会让一些旧时的人怀念篆体,并发点牢骚,叹息古人之风不在。怀念过去的老东西,是人之常情,但无可奈何花落去,挡不住楷书的兴起与篆字的衰落。这是因为文字作为一种工具,无论是在书写或印刷上,楷比篆要规范、好使得多。当然,作为汉文字、文化的一部分,不应该也不大可能把篆字统统扔掉,只能留给文彭这样的专门家们去传承了。

            汉字的简化,有些比较好,比如“国”字。有些差一点,比如“广”字,是“廣”字的简体,一种看法认为它有点简过了头,失去了方块字的美感。有些字在简化中,保存了构字的一致性。比如上面的“废”(廢),其中的“发”(發)和头发的发是一致的。但有些字却丢掉了这个规律。比如简化字头(頭)、买卖(買賣)、实(實)这几个字,其中的“头”, 回溯到繁体字时是不同的东西。这在汉字的演变中,人为地丢掉了规律性,那个“头”作为一个构字部件,即不具意符功能,也不具音符功能,虽然是同样的符号,但来源和意思是不一样的,使构字部件出现混乱。这对表意文字来说,有点添乱了,也给汉字的系统、定量研究带来问题。

            我们常常听到一些说法,讲中国学者的好研究文章,多用英文发表了,对中国不利;认为我们应该只使用中文,使其成为世界的通行文字,其它语系的人得去学了中文,再来看我们的文献。通常讲这些话的人,都是学理科的;如果是学文科的,也不是研究汉文字的。在各种讨论中,人们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当初广泛使用英语,和大英帝国无处不在的实力有关,和科学最初在英语系国家中的发达有关。所以中国的崛起,可以让中文成为世界的语言。很少有人从文字的角度,来探讨中文成为世界文字的可能性。现实地说,尽管表意、表音文字各有自己的优缺点,但汉文字更多地受到了拉丁、罗马文字的影响,而不是相反。比如现在大陆用的拼音注音系统,就是来源于拼音文字。所以,要让中文成为世界文字,不仅要靠国家实力的兴起,来强迫别人学,还要让汉文字变得更加的科学、容易学,让人愿意学。使用拼音和简化字,是汉字改革已经走出的一步,以后还有什么变化,是文字学家们的课题了。对搞自然科学的人,知道一点汉字里面的难处和变化,会对文字问题的判断,多一个参考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72087.html

上一篇:静静的西湖
下一篇:柴鸡与非柴鸡

38 武京治 马红孺 张玉秀 刘庆丰 卓晴 李学宽 侯成亚 肖重发 陈飞 刘晓瑭 杨正瓴 刘光银 陈湘明 傅云义 柏舟 胡努春 郭向云 陈奎孚 王桂颖 雷栗 张檀琴 刘俊明 饶海 任胜利 张婷婷 吴吉良 何宏 李侠 姜宏斌 王亚娟 杨月琴 刘用生 周可真 何学锋 zzjtcm mqp waun zg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20: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