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坝上老曹家 精选

已有 7117 次阅读 2011-6-3 08:33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北京的北边,河北、内蒙古境内的围场、丰宁、沽源、张北一带,是人们常说的“坝上”。京城里的人,春季会来这里踏青,秋天会来观秋草红叶;平时周末,也会到这里来透透气,让公路上来回都塞车。坝上的海拔在一千到两千多米,比北京要凉快很多。五月底六月初,京城上班的人们已经是短打扮穿着,习惯了汗流浃背,坝上骑电驴子出行的人,还得穿冬天的棉袄。当南边的花早已谢过,绿荫正浓时,这里的山坡上,春意还在徘徊:榆树挂满了新嫩的榆树钱;桦林的叶还不够绿、干还不够白;到处可见的山桃花,开得如火如荼;各式各样的野花,到了这样的时节,心情都还没有淡下去。大清早进到山里,感觉尤其好,空气清新,山翠野芳。站在山巅上,迎着凉爽的风,俯瞰远方的山峦、草原、树林,起伏中带着宁静,舒展中富于变化。透亮的蓝天下,一派明媚好时光。

            沿着沟谷,有潺潺的小溪小河。河套中有肥沃的土地,坡脚下有错落的村庄。僻静点的地方,一、二十户人家,构成一个村落,当地叫做营子。营子中每户人家都有石块垒砌的院墙,墙内有自家的菜地和一院农家的散乱:母鸡在台阶下教小鸡们觅食,猪在角落里拱东拱西,歇着的铁犁,闲着的磨,随处可见的垃圾。很多人家的院子里栽得有太平果树,那一树盛开的白花,暮色中涌如烟云。这一带村庄的新旧,可以从颜色来区分。老的营子,有比较多的青砖青瓦房,沉稳中散发着怀旧的气息。新的营子,几乎都是红砖红瓦,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欣欣向荣。青砖瓦多是手工制造,工艺比较复杂,生产效率比较低。现代社会的快速生长,只有机制红砖瓦,才能跟得上添砖加瓦的速度。

            坝上有很多的满族人,地名中“旗、营”也比较多。我们见到的老曹家, 老家在东北,就是满族人。老曹今年56岁,人精瘦,门牙掉了两颗,说话不关风,却很喜欢说话。满脸的皱纹,眼角带点眼屎。他有三个女儿,都在煤化企业工作。老曹是个喜欢玩的人,因此也是个快乐的人。过去做了20年的村长,现在下来了也闲不住。除了种自己的庄稼地,还养了七、八头牛来玩。春夏农闲时,他要么骑着摩托车到各处山沟里去找奇石,要么去水库里钩鱼;冬天坝上冷到零下一、二十度,他就在树丛中下套,套沙半鸡。在路上和我们说着话,忽弯身从路边树丛中拣出个马尾做的套给我们看,说是去年冬天留下的。我们问他一冬能套多少沙半鸡,他说要看情况,能套个百十来只。然后狡狤地一笑,说:我这是犯法呢。沙半鸡为留鸟,冬季不南飞,就着了老曹的套。它们即使南飞,南边的人也都张着嘴,它们还能飞哪儿去呢?我惊讶老曹一冬能套这么多,问给谁吃呢?他说自己吃,也可以做礼物,拿去送给当干部的,他们喜欢。问是什么样的干部,他说是局长。呵呵,又是局长们,有口福的人啊。

            老曹是个明白人,说到吃,发了很多感想:城里的猪肉不能吃,那是加了瘦肉精养出来的,吃了满身要长疙瘩;我不相信瘦肉精能禁得了,人家靠那个挣钱呢,缺德啊。你们从北京过来方便,等到杀年猪时,给我个电话,我帮你们寻头猪,你们开车过来,我把猪杀好,肉你们带回去冻着, 一年都有得吃了。 咱这猪,就是自己养的,什么也不加,你尝尝那肉就知道,那叫香。城里的猪肉是不能吃了。喜欢的话,还可以灌上点血肠,用莜面和的,好吃。 再捎上两只沙半鸡,来两只野兔,回去一熏,那叫过年了。老曹是好人,把我们当局长看了。

            山上跑了一圈,老曹留我们吃晚饭,我们答应了。他就给老婆去了电话,让把他今天钩的鲢鱼多烧点,有客人到家来吃晚饭。晚饭的主菜是速炖的鲢鱼,主饭是羊肉芹菜馅的馅饼和煎馒头片。老曹说他好吃肉,隔天不吃就难受,但从不喝酒。餐桌就摆在睡房里,地上放了一捆啤酒,老曹拔了两支出来让我们先喝着。吃饭时,女人是不上桌的。我们说一起吃吧,他老婆和留在家的小女儿说已经吃过了。几个大老爷们儿,就心安理得吃女人们做的饭菜,让她们在一边看。 老曹一个劲劝我们大块捞鱼吃,喝鱼汤。说我们东北人实在,想吃什么就说,这样吃就对了。盆中的鱼下去得差不多时,女人们把盆端出去,添满了鱼再端进来。我们接着吃,还喝汤。

            现在人们喜欢钓鱼,可没有听说过谁钩鱼,就问老曹这鱼怎么个钩法。这一问,挠到了他的痒处,他眉飞色舞讲起这个玩法来。原来他使用的是一种锚钩(更厉害的一种叫滚钩,一串钩如穗状),钩上有一铅坠子。持鱼竿守在岸边,看见过路鱼游来,估计好时间和提前量,把钩甩出,等鱼游到合适位置,一拉钩,那硕大的钩就钩在鱼身上,正儿八经的钩鱼,头一回听说。我们让老曹把他的锚钩拿出来瞧瞧,长点见识。他就打开一盒给我们看。那钩看上去真是厉害家伙,三钩一组,大而锐利,钩人都没有问题,何况鱼。说起钓鱼,鱼们被钓自己要负一半的责任,谁叫你们贪吃。钩鱼就是人的不是了。人家鱼从你跟前过,并没有想要吃你什么,没想到天上掉下横祸,被钩着了。坝上的人太聪明,鱼太笨 。等到哪一天,钩不着鱼,只能钓鱼时,不知老曹会不会还有乐趣。当然,等到连鱼都没得钓时,肯定是谁都没有乐趣了。

            感谢老曹请我们吃他钩的鱼。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51138.html

上一篇:天上人间看大自然手笔
下一篇:译女儿的六节诗 – 绞杀榕 (The Strangler Fig)

63 黄秀清 武京治 郭向云 王海辉 刘畅 王安邦 刘用生 刘庆丰 杨月琴 曾泳春 肖重发 杨立泉 吉宗祥 余昕 王守业 孙学军 武夷山 李晓明 张珑 王有基 赵帅飞 马红孺 汪梦雅 肖振亚 吴吉良 陈学雷 王桂颖 谢鑫 武永军 曾宇怀 梁建华 张婷婷 曹聪 李学宽 杨正瓴 李小文 汤治国 鲍永利 陈绥阳 傅云义 鲍得海 安天庆 李志俊 刘全生 张天翼 侯成亚 任胜利 马磊 陈飞 刘立 杨秀海 高建国 曹广福 黄锦芳 雷栗 梁进 赵宇 niming007 xd jlx1969 vangue tuner smilelhh

发表评论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10: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