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学术中的‘学’与‘术’ 精选

已有 8940 次阅读 2011-5-1 03:3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又到周末了,每个星期从周一开始,就盼望着周末,尤其是教课教到这个时候,台上台下的都累了,连表扬人时说的话都没什么好声气。大家都想在周末放放风,轻松一把。这个时候写博客,也不能太严肃,否则会有周末加班的感觉,何苦来着。因此, 从一些读书笔记中凑出来一段,瞎说几句,献给周末。

      科学”作为赛先生,我们在100多年前就从西方请来,对他很崇敬了。不过在四个现代化的过程中,更常见的一个词,是科学技术,简称为“科技”:高科技,现代科技,科技兴国,科技现代化,科技大学,科技馆,科技部,科技人才,等等,到处可见。很少看到另外一种用法:现代学术,学术兴国,学术现代化,学术大学,学术馆,学术部,学术人才,云云。虽然意思差不多,但后面这一通说法,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别扭,不习惯。神马样的一个怪物,能叫做“学术部”或者“学术大学”?

      “科技”这个科学技术的简化用法中,省略了“学、术”二字。如果以文革式语言来说,在科学技术中,“科技”很重要,“学术”只是残渣余孽,可用,可不用。但另一方面,大家又在感叹现在中国大学、研究所的学术风气不好,要提高学术质量,健全学术环境,等等,好像科学技术里经常被省略的学术,也挺重要。这就有点让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不知咋办好了。这有点开玩笑,不要太当真。

      吴大猷先生在《近几百年我国科学落后于西方的原因》一文中,已经说过"科技"这个词的创用,是一种不幸,把求真性的科学与有具体目标的技术两个观念混合了,也混淆了学术研究与技术工程的差别。但在“学术”这个词上,似乎存在同样的问题,其影响更为深远。

      “学术”这个概念,中国古时候就有。比如苏轼 《十八大阿罗汉颂》中,就有梵相奇古,学术渊博。但现代意义上的学术,是从“academic”翻译过来的,后者来源于古希腊时期雅典城北边的一个地名: Akademeia。在那个地方,柏拉图把一体育馆改成了他的哲学院。一群不愁吃饭也不想当官的人,在那里搞纯粹的思想碰撞,探索未知,不计功利的学与问,而不是讨论怎样做,才能让饭好吃点、生活更舒服点这样的实用问题。后来英国人使用了academyacademic,而由于英语的传播,这些词也到了中国。

      Academy基本的意思是学院,就是一个学者们学习和做学问的“院子”。由于它的起源,这种地方通常具有柏拉图学院的气质,于世无争,一个纯粹的求知的场所。中国科学院的英文名字,是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英文名字,是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这里的“院”,就是那种“院子”。中国科学院这个名字,比较霸道一点。从其内函来看,它应该是中国自然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平等瓜分科学,而不是把科学通吃了。这两个院子,从名称上来看,都应该是纯粹的求知的场所。不过随着时代的变化,学院中的那种纯粹已经不存在,或者没有必要存在了。

      Academic的原始含义,我的理解是在Akademeia那样一种象牙塔式的环境中,人们不考虑实用性,不计功利,以探索未知的好奇心、文化气氛、方式去追求对人和世界的真知。但随着人类知识的增长,社会分工的细化,科学的分支和从事科学的人群的多样化,这个词的含义变得不清了。比如,在中文字典中,一种说法是指系统专门的学问。还有其它很多说法,我就不举例了。在引入西方科学的时候,因为文化差别,理解的差别甚至错误,以及目的性或实用性的趋使,曾经造成了好些遗憾的事。其中之一,就是把academic翻译为“学术”。之所以遗憾,因为一个看上去简单的词语翻译,留给后来的学人无穷后患,让人们在混沌中混沌下去。

      刘梦溪先生在《中国现代学术要略》中,开篇就问,到底什么是学术?学术思想究竟指什么而言?然后他举了梁启超和严复的两个类似的说法来说明。整整一百年前,梁启超在1911年写了一篇文章《学与术》,其中说道:学也者,观察事物而发明其真理者也;术也者,取所发明之真理而致诸用者也。例如以石投水则沉,投以木则浮。观察此事实以证明水之有浮力,此物理也。应用此真理以驾驶船舶,则航海术也。研究人体之组织,辨别各器官之机能,此生理学也。应用此真理以疗治疾病,则医术也。学与术之区分及其相关系,凡百皆准此。此外,梁启超又有学者术之体,术者学之用的说法。严复在翻译苏格兰经济学家、哲学家亚当·斯密所著的《原富》( The Wealth of Nations)时,对学与术的关系也写道:盖学与术异。学者考自然之理,立必然之例。术者据既知之理,求可成之功。学主知,术主行。两人的说法,殊途同归。

      启蒙的先驱者们,找到了“科学”这个词,来对应science。但遗憾的是,他们虽然能够分开学与术的差别,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来正确表达academic,这个科学的灵魂部分。梁启超和严复所解的“学”的内容,大体上是academic的本意,但学这个字的广泛含义,显然不能单独用来代表academic。严格地说,我们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好词,来表达academic的意义。“学术”一词,把“术”带进来了,和academic原来的意思,已经有了至少50%的不同。

      我个人认为,从字面上把academic译为“学究”比较好。学字我就不说了。究的意思,是推求,追查,追问,穷追到底以明白一件事。一个学院(academy)里面的一切,简单来说,就是学和究。但又可惜了,“学究”一词,中文里已经有了固定的含义,为“读书人的通称”,“读古书、食古不化的人”,“迂腐浅陋的读书人”,等等。这个词,和如今的“教授”,“专家”,“小姐”一样,多少带有点贬义。不过仔细想想,现在大家喊的“学术气氛”,“学术环境”,“学术道德”,等等,抛开那些空泛的大道理,简单说白了,是不是就是希望能在那些“院子”里,少点名利的追逐,多点“迂腐浅陋的读书人”的学究味道呢?

      学与术的混合,虽然是个简单的词语问题,但不能不说对做科研的理解会有影响。比如,人们常会问:你学的那个东西有什么用?言下之意,不学无术不好,有学无术也不好。或者说有学有术最好,不学有术也行。所以,天下一片混乱,怎么着都行。

      现代的社会,大概已经很难、也没有必要再回到古希腊时代的academic了。我们今天的各种研究,也许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很难只是“学”而不管“术”。因为今天社会对科学研究的期望,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但是,了解一点academic的本意,无论我们为了学的学,还是为了术的学,仍然都需要一点当初“求真”的朴素,那种学和究的气氛和做事方法。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无商业用途,特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39114.html

上一篇:平遥古城杂看杂感
下一篇:贼鸥这种鸟

52 张星元 刘用生 杨秀海 马红孺 黄秀清 肖重发 钟炳 余昕 傅云义 杨月琴 曹广福 李小文 张树风 陈湘明 王萌杰 李侠 张伟 方晓汾 刘俊明 刘晓瑭 林涛 王启云 李学宽 吴飞鹏 马磊 陈绥阳 王琛柱 王安邦 吕喆 孔晓飞 武夷山 吴锦宇 刘世民 刘洋 刘庆丰 何士刚 侯成亚 唐常杰 佟冬 吴吉良 何学锋 王桂颖 杨正瓴 李宇斌 胡晓佳 王雪琦 朱志敏 赵明 周可真 曹小晶 hangzhou buer007

发表评论 评论 (7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19: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