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文彭印天边行 精选

已有 5728 次阅读 2011-4-6 07:38 |个人分类:南极回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枚文彭印章,是我的导师送我的,我在《先生的威士忌和文彭印》博文中介绍过,就不多说了。只是那时,我还不明白印章上篆刻的印文,后来经过网友帮忙鉴定,知道它说的是“陶诗一卷枕头边”。 其中一位博友还指出了出处,为元末明初诗人袁凯的《自况二首》最后一句:“十载南安一醉翁,归来潦倒髩飞蓬。故人又寄醉翁倚,如跨青天鹤背风。倚山高树带疏蝉,净扫风轩散发眠。老子平生无长物,陶诗一卷枕头边。”

      陶渊明创造了田园诗,发掘出了桃花源,后来的人们,要是厌了做官,烦了闹市,想要清静,就有地方可以躲了,而且也比较省力气。无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还是干脆老子平生无长物,陶诗一卷枕头边,不用自己早起晚归种庄稼地,就能得到田园隐逸的淡远心境,或者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放松。所以老杜会说:宽心应是酒,遣兴莫过诗,此意陶潜解,吾生后汝期。

      去南极的时候,我决定把这枚印也带上,随我一游。我相信,这是第一枚到南极去见过冰雪的文彭印章。古人何曾想到,自己的心迹,能到天边一游?因为印不占地,重量轻,也不太怕磕碰,所以我把它放在一个塑料袋里,每天都背着它上山,因此它比茅台酒有了更多露脸的机会,无论是在乱石堆中,千万年的化石旁,头天下的雪堆里,还是陈年的老冰上。我唯一需要当心的,就是不要摔了它,掉进海水里去,或者弄丢了它。每次放在冰上拍完照,拿到手中,都可以感到那块石头冻得冰凉。海水雪水还是很无情的,很快就把印上几百年集下的润色洗掉,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把一块本来该搁在书房里观赏的石头,带到了这样的冰天雪地里来受苦,让它觉得是秀才遇上了兵。

      我把先生送我的印带出来,当然和他有关。对于我们搞地质的人,谁不想多在外面跑、跑得更远、跑到天边。他一定会很高兴我这样做。他自己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去世后,骨灰一部分葬在北京周口店,和杨钟健、裴文中、尹赞勋,贾兰坡等在一起,一部分洒在美国落基山下的大角盆地,他当年野外工作过的地方。借陶渊明一句,此谓:“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30064.html

上一篇:带瓶茅台去南极
下一篇:海豚一跳千万年

42 王海辉 杨月琴 张珑 马红孺 钟炳 吉宗祥 曹广福 张婷婷 王桂颖 唐常杰 黄晓磊 谢鑫 刘用生 张伟 李小文 李学宽 武夷山 柳东阳 武京治 赵宇 何士刚 王力 曾新林 刘博 金小伟 曹小晶 杨正瓴 刘璐 吴吉良 李霞 赫英 任胜利 胡晓佳 傅云义 余昕 苏金燕 王安邦 王启云 高建国 全嬿嬿 Sweeper vangue

发表评论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7 1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