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模糊了的海燕形象 精选

已有 8406 次阅读 2011-4-2 03:55 |个人分类:南极回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海燕| 海燕


            南极大陆没有树林,鸟却很多,大小肥瘦,各不相同。我到那里跑了一趟,有很多收获。其中之一,就是对“海燕”有了新的认识。到南极去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海燕,但脑子里却有海燕的形象。那个形象,来自于高尔基的《海燕之歌》:一道黑色的闪电,像个精灵,高傲地在飞翔,盼望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相比之下,海鸥,海鸭,企鹅们都很胆小,刮风下雨时,都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海燕之歌》发表于1901年,后来成了“革命的战歌”,不仅影响了苏维埃革命的一代人,也影响了当年文革的一代人。

            海燕在中国文化中,也经常被提到。比如古人在很多诗词中,就说到海燕,有些是写景,有些是寄怀。我比较喜欢的是下面几首:

咏燕 (张九龄)

海燕何微眇,乘春亦暂来。岂知泥滓贱,祗见玉堂开。

绣户时双入,华轩日几回。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

 

客有卜居不遂薄游汧陇因题 (许浑)

海燕西飞白日斜,天门遥望五侯家。

楼台深锁无人到,落尽春风第一花。

 

山中六言三首之三 文天祥)

风暖江鸿海燕,雨晴檐鹊林鸠。

一段青山颜色,不随江水俱流。

            我觉得这些诗词中的海燕,更像是家燕,在人家屋檐门洞前出双入对,没有对暴风雨的渴望。高尔基的海燕是战士,而这些诗词里的海燕,冬去春回,衔泥筑巢,更像是宅男宅女,或者是美女,因为按百度上的一种说法,海燕是“美女专用的名字”。我头一回听到这种说法,觉得难解,没有道理。凭什么丑一点的女就不能叫做海燕?总之,这诗歌里说的海燕,估计和高尔基说的海燕不同种。

            在南极看到的鸟中,有几种的英文俗名叫petrel,中文的翻译就是海燕。这一翻译来翻译去,就把事情搞复杂了。看见那些海燕,尤其是这里贴的巨海燕(giant petrel, Macronectes giganteus) 既不精灵,也不闪电,我怎么也没有办法把它和高尔基歌颂的海燕联系起来。巨海燕和信天翁有些相似,尤其是个大,翼展可达两米多,飞起来蠢蠢的、笨笨的,背有点驼,脖子有点短,一副打不疼,摔不烂,对什么都不在乎的皮实样子;嘴角还带点玩世不恭的笑。如果以江湖侠客来比喻,巨海燕有点像横练降龙十八掌甚至蛤蟆功的高人,而不是有一阳指或独孤九剑功夫的隐者。尤其在水上起飞助跑的模样,跌跌撞撞,不及裘千仞的水上飘。从我看到的情况,巨海燕很勇敢,对狂风大浪毫不在乎。但不怕大风大浪的鸟多了去了,包括海鸥,海鸭,企鹅,我看它们都挺能在风浪中折腾的。

            我见到的几种海燕,是鸟类鹱形目(Procellariiformes)的成员。这个目中有四个科:鹱科(Procellariidae), 信天翁科(Diomedeidae), 海燕科(Hydrobatidae), 鹈燕科(Pelecanoididae)。 这些鸟中,大部分通常又叫管鼻类,因为它们的外鼻孔形成管状,外端常为单孔,有点“一个鼻孔”出气的模样。 为了搞清楚高尔基说的海燕到底是谁,我翻了些资料,发现最有可能的对象,是海燕科中的暴风海燕,又叫威尔逊暴风海燕。这是海鸟中最小的种类,体长不过一、二十公分,看上去丑丑的,有点精灵样,但绝不是美女。所以,非美女也能叫海燕,更有科学依据。

      高尔基的《海燕之歌》,英文的翻译是《The Song of the Stormy Petrel》。有解释说,在俄文中所用的 “海燕”一词,是burevestnik,而这个俄文词从鸟类分类学上来看,指的是鹱形目的许多种类,不是海燕科里的任何种。也就是说,高尔基说的海燕,从鸟类分类学来看,不是暴风海燕。可是从诗歌的文学角度看,这个翻译问题不大,因为burevestnik的文学含义,可以解释为“风暴预告者”。北半球的海鸭和南半球的企鹅,在自然状况下很难碰面,但在诗人的语言中,它们都可以作为一种象征,被放在一起来比较。所以科学和文学,有相通之处,但也许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用科学来解释文学,通常说不通。

      从小被灌输一种勇敢的海燕的思想模式,它到底是谁,长啥样一直都不清楚,似乎也从没想到要去弄清楚,大家都说它是那个样,就那样吧。伴着那个抽象的形象,过得也挺好。倒是出去走了一圈,有了些疑问,尤其这个巨海燕的笨样子,败事有余,让人扫兴,让原来脑海里那个闪电般的精灵,现在变得有点模糊。探索留给人真相,而真相带给人的,往往是对过去美好事物的感伤:原来它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28882.html

上一篇:天光云影水粼
下一篇:带瓶茅台去南极

56 张婷婷 武夷山 杨秀海 陈学雷 马红孺 肖重发 钟炳 吉宗祥 赵祺 唐常杰 王安邦 周少祥 梁建华 吴吉良 杨学祥 侯成亚 李泳 吕乃基 傅云义 武京治 金小伟 齐霁 谢鑫 马峥 王雪琦 黄莹 许浚远 黄秀清 任胜利 朱志敏 曹广福 黄锦芳 王力 张志东 梁先庭 杨华磊 刘用生 熊李虎 杨月琴 王萌杰 高建国 张玉秀 罗帆 刘艳红 王琛柱 陈湘明 胡晓佳 杨正瓴 王桂颖 张伟 赵宇 曹小晶 汤代明 small03 kexuegzz vangue

发表评论 评论 (5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22: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