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散写一段跨年槛 精选

已有 4343 次阅读 2011-2-4 06:16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每当地球在太空中转到某个位置,人们就会欢天喜地一回,其中之一就是过年,是天人合一的一种表现。顺着这个架势,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物质极大丰富,欢庆的日子肯定会更多,比如不仅要过年,还可以过月。吃月夜饭,过新月,一年能多高兴十好几回,人也不累。那是后话。

      今年的春节,过得有些淡,可能因为来的是个兔子,不如上回老虎下山,虎虎有生气。再就是自己的事多了一点, 一直都没有找到过年的感觉。照例从网上看了几眼央视春晚几个节目的片段,没有什么整体的印象。单说一下周杰伦的歌,《兰亭序》。从名字上看,在整个春晚节目单上,它是最有中国文化内涵的节目。2008年春节,我曾经写过一段博文:春晚的歌——1/4世纪的回忆。当时我觉得周杰伦的《青花瓷》挺不错。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方文山写的歌词很好,下了一些功夫,有点文必秦汉的追求。《兰亭序》的歌词,保持了他一贯的风格,可惜多了点脂粉气,少了清风出袖,明月入怀的味道,是顺应时代的潮流吧。要在歌词中把原帖的内涵,用现代的语言,加上现代人的喜好,捏出一个模样来让人说好,很不容易。《兰亭序》的原本,到底埋在昭陵乾陵,谁也讲不清,流传下来的是几种摹本。而歌词中,这一点居然也照顾到了,可见作者还是做了点功课的。

      听了《兰亭序》,我仍然还是不适应周杰伦的歌,那么高古的文化,他唱起来显得力不从心。加上歌词里塞进去的东西太多太杂,很难体现任何主题。大概是紧张,他好像还有点打磕绊。台上的才艺表演也有点过火,拉琴加杂耍,半途在我没看清的情况下,变了个林志玲出来,拿一彩带,舞出一片浮云,有点跑了《兰亭序》的调。不知是谁组装的这个节目,拿文化来开玩笑。在我的想象中,《兰亭序》中该有旧时读书人的形象,如李渔《风筝误》中说的那种,囊饥学饱、体瘦才肥的样子。当然,那种架势和莺歌燕舞的春晚有点不和谐,更不要说现在流行的是囊饱学饥,体肥才瘦。真要让周杰伦穿一唐装,长髯飘飘、仙风道骨地站在舞台上,效果也不一定会好。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周杰伦的文化系列,估计还会继续下去:离骚,论语,史记,孟子,资治通鉴,等等,随便说几个,都是挺好的歌名。

       现代人的胃口,谁也弄不清。对春晚的微词,其实一多半不是因为节目不好,而是观众过于苛刻。日子过得越好,人会越发“刁蛮”,这不行,那不妥,各人有各人的主意。都说现在的饺子不如过去的好吃,饿你三天试试看,还嘴尖不。同样的道理,假如一年三百六十天,每天都只有样板戏看,春晚猛一家伙来一出《兰亭序》,我想人人都会说很给力。对春晚说归说,大家还是会去看,娱乐放松一下,挺好。事后接着幽默春晚,几乎成了春晚事先安排好的节目之一,让快乐延续到兔年里边去。节目真要都好得无话可说,还有什么劲。

            行了,说我自己。大年三十,终于把一篇改了三遍的稿子寄回刊物,希望不要再来一遍。这好像还是我的第一次,一篇稿子改了三遍。 忙活了一年,本来指望阳历年前能把事搞定,结果一直拖到农历年关。主要原因,是四个评审中,有一位特别照顾我们,提了一堆漫无边际的意见,把我们搞得很惨。很有意思的经历,以后有空再来慢慢讲打仗的故事。

      改稿的过程中,不得不去想同行评议的优缺点。当年爱因斯坦不适应同行评议,一篇关于引力波的文章,被《物理评论》拒稿,发了一通牢骚,把文章改投它处拉倒。而沃森和克里克关于DNA双螺旋结构的那一页纸文章,Nature没有经过同行评议就发表了。按Nature编辑的说法,它的正确性不言自明。这样的编辑,还是很牛的。结果也表明,沃森和克里克的文章,是科学史上能称做划时代的研究之一。另外一种情况,是亨德里克·舍恩这位曾经的物理学天才最能体现的。舍恩1998年以博士后身份加盟贝尔实验室,三年中发了80多篇文章,很多是发在ScienceNaturePhysical Review上。后来他被发现造假,Science2002年撤了他8篇文章,Physical Review同年撤了他6篇文章,隔年的2003年,Nature撤了他7篇文章,这是当时轰动科学界的丑闻。我一直都在纳闷,这么多的造假,在严谨的物理学中,怎么就能过了同行评议这一关。可见,现行的同行评议,谈不上是一个完美的体系,但肯定是个很花时间的过程。评过的文章不一定好,没评的文章不一定坏。 说到底,文章怎么样,还得看作者自己。有底气的东西总会是有底气,也会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另外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是我下周会出远门,到南极去工作几个星期。我在《雪化之前去看冰》的博文中,以这样一句结束:“看过北边的冰川,我的下一个目标,是希望去看南边的冰川,最好是在2012年结束以前。”那是2009年的11月说的话。没想到,去年一个偶然的场合中,我真的得到了这个机会。经过差不多一年的折腾,大年三十,我拿到了去智利Punta Arenas的飞机票。在那里,我会乘船出海,在海上漂4天,到南极大陆边上的几个小岛上,工作两、三个星期。 今年的冬天,是我这一辈子见过最多雪的冬天,感觉已经把我训练得很适应南极的气候了。 对我来说,告别旧年最好的礼物,就是真正完成一件工作;而迎接新年最好的方式,就是去自己没有去过的地方,天涯海角,去发现这个世界,寻找其中的自己。

            各位新春快乐!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410124.html

上一篇:新版科博侃一回
下一篇:投稿《自然》的纠结

38 陈湘明 李宁 许培扬 刘进平 梁进 郭向云 武夷山 朱志敏 吉宗祥 黄秀清 罗帆 王萌杰 王安邦 吕喆 李学宽 吕乃基 陈绥阳 王启云 李毅伟 王力 陈国文 王桂颖 余昕 傅云义 王德华 唐小卿 孙永昌 卫军英 王琛柱 迟菲 孙学军 张少雄 任胜利 钟炳 刘俊明 侯成亚 郭峰 small03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3 22: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