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红星照耀下,过年不回家 精选

已有 6551 次阅读 2010-12-31 14:11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年,又要过了。过年时谁都想回家,或者已经回家了。一句我回家了,又长了一岁,等等,都是该听见的声音,最亲最爱的人的声音。现在过年不回家的人不多了。 哪个小子敢在“非诚勿扰”上漏出点过年不回家的意思,24盏灯马上就会灭个精光:你这个没有人情味的东西!这是幸福人生的写照,毕竟时代不一样了。革命正在进行时和过去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而我们应该庆幸时代的进步,过年不回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过年回家也没有什么让人羞耻。

            我第一次过年不回家的经历,是在念中学的时候,那时我才156岁的样子。我们中学在山里有个农场,是大家凭双手开荒刨出来的。山窝里有几幢土坯茅草屋顶的土房子,是我们的队部。平常的日子,我们会有人轮流值班。但到了节假日,谁要值班,需要自告奋勇报名。能争取到过年时留守农场的人,都是勇敢的,政治上会得到加分。那时也没有谁他妈那么多事,会去喊他回家。至于那个破农场,现在倒找小偷两架飞机他也不会去偷,因为那里什么也没有,爬上去要累个半死,能不能下得来还是个未知数。可我们从来没有质问过:大过年的,为什么要有人留守?也许有人在只是一个象征:只要我们在,阵地就在。

            冬天的山沟里,实在没有什么事可做。 但即使最没事干的时候,人也不能每天没有事情干。于是我们就无事找事做,天寒地冻炼红心,大冬天的在山上开荒地。一把火先把枯萎的茅草烧掉,然后在那黑漆漆的山坡上挖地开荒。那茅草根板结、冻过了的山地,差不多就像是钢筋混凝土,一锄头下去,刨起来核桃大一块土疙瘩。刨一上午,刨不出一鸡抱窝的坑来。可是各位已经信誓旦旦说要开荒,不可以知难而退,那多懦弱反动啊。只好硬挺着干,按现在的话说,就是死磕。寒风中的开荒,重体力活,大过年的吃咸菜下饭,真的是吃驴子的料,干骡子的活。但我们全然不觉,总在想我们是不是够坚强,能像保尔.柯察金一样度过人的一生,虽然残废了,但比不残废的人还能个。

            在我的记忆中,白天累一点还好, 夜晚是比较难过的。要是现在,我也许会打一壶酒,自斟自饮自娱自乐: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一种逃离都市的自由。那个时候,我大字识不到一箩筐,囊中无分文,想乐也乐不起来。山沟里没有任何灯光,偶尔有我们的手电筒在上厕所时亮一下。整个的大山里,无边的黑暗和寂静让人感到恐惧。毕竟都是些孩子。偶尔风起,房门会响动,我们就会很紧张。担心会不会有土匪拿刀子闯进来,或者是肚子饿了的妖精下了山。我们蜷在稻草铺的大通铺上,背诵毛主席语录,自己给自己壮胆。那些红星照耀下的岁月,把我们给蹉跎得。如今每当看到那些摆在专卖假古董市场上的红五角星时,我都会驻足看半天。感觉有点熟悉,有点伤感,有点叹息,也有一点滑稽。

           当然,任何人生经历,都是有失必有得。我在没有回家的那些年夜中,如果说还能拾得一丁半点,那就是发现,人其实是可以过年不回家的;同时也体会到,过年其实是该回家的。

 

各位新年快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399516.html

上一篇:何处惹尘埃
下一篇:先生的威士忌和文彭印

36 武夷山 张志东 郭胜锋 王桂颖 王海辉 陆绮 张光明 任胜利 郭向云 王琛柱 梁进 葛肖虹 曹广福 王安邦 朱志敏 王德华 罗帆 张焱 陈国文 刘立 傅云义 刘艳红 吉宗祥 吕喆 赵宇 孔晓飞 陈湘明 李学宽 高建国 侯成亚 武京治 赵祺 黄秀清 张玉秀 crossludo littlejoy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6: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