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路过乔家的大院 精选

已有 5431 次阅读 2010-12-18 07:1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乔家大院,在中堂,是清代晋商亮财主、商业金融资本家乔致庸家族的宅第。院子位于山西祁县乔家堡,距太原50多公里。在去平遥的路上,老远就可以看到路边的广告牌,把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电视剧《乔家大院》的剧照挂出来,路人想不看见都不行。能在乔家大院取景,拍出那么多的电影、电视剧,说了那么多的故事,一定是有道理的。电视剧《乔家大院》有40多集,我没敢看,估计也不会去看了,因为已经见到了真东西。

      大院离公路很近,走过去就十来分钟。周围的普通民居低矮,多带土色, 看上去不像是莺歌燕舞的富裕区域。沿路挤满小摊位,卖当地特产的花生糖、葵花子糖、炒葵花子、山西老陈醋、汾酒、竹叶青等。小贩们夹道欢迎来自各地的游客,队伍一直排到大院门口。摊位的密实程度,一分钱都漏不出去。最大股的钱,当然还是流进了那个大院。几年前就有说法,在旅游旺季时,乔家大院一天就有好几万游客,门票收入一两百万,现在估计会更多了,不愧是开票号家的宅子,命就是跟钱打交道的。不知乔家的后人有没有分红这一说,可以沾点祖宗的光。沿街摆摊的百姓,托那个宅院的福,可以在这里长年讨生活,是乔家集下的德。

      乔家大院的正门,看上去不是那么的气派,甚至有点出奇的小。大门顶嵌块石匾,上书古风二字。更上面的门楼檐下,是山西巡抚丁宝铨受慈禧太后面谕送的福种琅环匾。当年老佛爷缺钱花,借过乔家的银子。除了送匾,慈禧后来把庚子赔款连本带息10亿两白银交给山西票号来经营,也是人情的一种。反之可见,要赚大钱,需要认识大领导,这是正解,历来如此。大门正对面的掩壁上,是砖雕的百寿图,曲里拐弯的篆体,我一个都认不得。看那些字,有种活得很长但活得很累的感觉。掩壁两侧是清朝大臣左宗棠题赠的一付楹联:損人欲以復天理,蓄道德而能文章。楹额是履和。在开票号人家门口张扬損人欲、復天理、蓄道德、能文章,羞死天下读书人。左宗棠在光绪年间做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与乔家票号来往密切,借过钱。官商一家,历来如此,也是正解。

      进了乔家大院门,是一条东西走向、石铺的甬道,这原来是街道,后来被乔家买下,挨着老院不断扩张建院,最后成了现在这座封闭式大院的中轴线,把院中六个院子分为南北两排。经过乔家几代人的努力,于民初建成了这座围城。这院子真的很好,有皇家有故宫,民宅看乔家的说法。也怪不得那么多的电影电视剧到这里来拍,比电影棚里搭的假景强了太多。院子里面的好东西看不完,可以说一砖一瓦、一木一石都是讲究的,体现了精湛的建筑技艺。更不要说那些绝对有感染力的大红灯笼,那些李鸿章,傅山等写的匾,犀牛望月镜,九龙灯。各式各样的稀罕物,随便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

      乔家虽说有钱,但知道居安思危。偌大一个院子里,有花园,但没有修戏台,据说是很简朴的。乔家的家规是不准纳妾,也不用年轻的丫环,而用中年妇女来做家务。道理谁都懂,能做到不容易。乔致庸一生娶了6房太太,但不是同时拥有,因此没有一个是小老婆,否则就犯规触红线了,也会有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点灯封灯的麻烦。他后面的5位太太全是续弦,也就是说上一个故去后才娶下一个的。听到这说法,我有点感慨女人命苦,给富贵大人家做媳妇忒不容易,六个才伺候下来一个。我要是女人,宁愿嫁给渔翁村夫,也不嫁给他们老乔家。粗茶淡饭,好死不如赖活着,搞不好还可以熬到翻身解放当家做主的那一天。

      有了经济基础,自然会有上层建筑。乔家大院中,除了漂亮的建筑,还可以感觉到很深厚的中国儒家文化,比书香门第人家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那些现在藏在房间里的联:日暖蘭英秀,风清桂子香世事讓三分天空地濶,心田培一點子穜孫收求名求利莫求人须求己;惜衣惜食非惜财缘惜福,很有一点仕而优则学的味道。这也说明,钱多了,把房子弄得跟宫殿一样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文化和安慰心的东西。而且不仅要安慰自己,还要留给子子孙孙。可惜那些心想的东西,不一定是钱能买到的,也绝对不是想传就能代代传下去的。更不要说外面世界在革命的风雨中,这个院子里岂能风和日丽,安然无事。

      在所有那些辉煌中,我偏偏注意到了乔家的门环门锁。 那些锁环,一看就是手工打造的,没有两个一模一样。锈迹斑斑的铁环,在那些厚重沉闷、没有生气的黑漆门上悬了多少年,和院中的红灯笼一起,道出了那个时代、那个家族多少的故事。这深深的庭院中,有为了集聚财富而不得不守的规矩,以及集聚了财富后必须得有的文雅,都锁在这封闭的高墙和厚重的门后面,孤芳自赏,于世无关。直到今天,成为地方政府的摇钱树,老百姓吃饭的财源。

      出了大院,我马上回到摊贩们的夹道欢送队伍中。感觉刚才走过了一段封闭的路程,院中三刻,世事也三刻,该变的一定会变,也已经都变了。我跟小贩讨价还价,买了点花生糖和葵花子糖,但没有买醋,怕洒。也没有买酒,怕喝多了。猜想现在路边上卖的山西老陈醋,和乔致庸喝过的味道会不会一样。也猜想如果乔致庸能重过一生,会不会选择再回到那座围城中去。比哥德巴赫猜想还难的猜想。

      最后贴一首蔡琴的《庭院深深》。天上人间,两个世界,恩恩怨怨,都是过去的老故事了。

 

庭院深深 - 蔡琴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394723.html

上一篇:读撤了自己名字的PNAS文章
下一篇:夕阳下的铁丝网

33 陆俊茜 刘俊明 王桂颖 卫军英 任胜利 赫英 祖乃甡 郭向云 刘进平 曹广福 孙学军 王安邦 王德华 罗帆 傅云义 李鑫 吉宗祥 杨正瓴 黄晓磊 苗元华 张天翼 蔣勁松 陈湘明 李学宽 侯成亚 许培扬 武京治 丛远新 黄秀清 biofans small03 christine hb060066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22: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