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科学网博客三周年记 精选

已有 6277 次阅读 2010-10-22 05:43 |个人分类:博客感言|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早起匆匆看,晚归慢慢写。

科学网一网,民主结千结。

是友不难有,未邂亦可谢。

天涯咫尺处,芳草闲花野。


             光阴似箭,我在科学网上写博文已三年。上面几句,是在这里写博的一点心情。 开始一件事容易,坚持下去比较难。我刚上来辟园子时,有朋友说,看你能坚持多久!尽管有时间的压力,不得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十天半月烧一次荒, 我这三年基本上一直在坚持。看网上潮起潮落,人来人往,过平常日子一样。秋色正浓处,慕然回首,发现自己集文居然已过二百五,快熬成一博士了。等几时再回首,估计已是博士后。到那时,还有博导可以想,博下去的路会很长。

            码字三年,学到不少,长了见识,体会到科学是些啥东西,民主如何在进行,等等。也多认了几个字,多了些思考,锻炼了打字,活动了脑子。即使现在撤了,也不会觉得心亏。当然,无论是“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的块垒”,还是“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还会接着慢慢写。不敢奢想零碎时间里能把任何事做得漂亮,只能磨洋工了。常常会去看自己过去写的博文,有些是规规矩矩,有些却披头散发;字里行间,有遗憾叹息,也有会心一笑。多数博文仍然还有可读性,这对我来说,就没有浪费三年中那些零碎时间。那些语言文字照片,犹如时间的脚印,无声无息,流逝了却又还继续留下去。

            二十一世纪是网络的时代,以后的世界,也许人人得有博客,否则你不认识谁,谁也不认识你,拿不到学位,找不到工作,娶不到媳妇、老公,会被归为异类而变得无家可归。人们既然很难避开博客,不如将其发扬光大下去。这块自留地,虽说只有使用权,但包产到户,也够肥沃,种点梦幻中的异想,酒醒后的灵机,适当折腾一下,有益身心健康。秋天的时候,还会有些额外收获的惊喜。

            写博之初,以为能写的东西会越写越少,N年后把自己的故事写光,就可以打包回家,伐薪钓鱼或者学我老爹种花去也。结果恰恰相反。写博让自己忆起许多旧日时光,去整理尘封的记忆,那些堆在角落的家书友信;也更注意这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更多地去读各种文字,发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世界之变化,横看成岭侧成峰。很多的感想,累积成众多的题目,比我能写的要多很多,有些还是正儿八经一时半会说不清的事,真是始料未及,或许以后得招一两个博士来帮忙。

            网上码字,有各种不如人意的地方。这个充满爱恨情仇刁钻古怪的世界,如人意的事本来就不多。最终,要看在意什么。我写博文最在意的事,就是不要写错别字。可是我常常写错别字,需要继续努力学习。借此机会,向指出我博文中错别字、错误用词和其它错误的读者脱帽鞠躬致敬。当然,表扬我博文的人,我更是感激不尽。人生之中,做好任何一件事都不容易,尽了力就好。我一直关闭博客的留言功能,犹如闭门不见客,有点不近情理;但我保留了评论功能,随时洗耳恭听各位的肺腑之言,还是虚心的。留言是关于我,评论是关于博文。钱钟书说过,如果你觉得鸡蛋好吃,何必认识下蛋的鸡。引申一下,如果你觉得鸡蛋不好吃,骂鸡蛋吧,认识下蛋的鸡也没法让鸡蛋好吃了。下面几句总结:


结网三年整,虚空字码真。

春秋一键纸,冬夏半屏文。

摆渡心中爱,鼓歌天下人。

古今中外事,指点点如神。


再回首 - 姜育恒

几时再回首 -(萨克斯风)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375747.html

上一篇:科学网能成为一个言论特区吗?
下一篇:对Nature“剽窃非源于文化”稿的一点看法

74 刘用生 曹小晶 周可真 傅蕴德 刘俊明 武夷山 杨学祥 张志东 薛长国 刘全慧 桂耀荣 李霞 郭胜锋 王桂颖 郑融 郭战胜 任胜利 赫英 郭向云 梁进 陈儒军 陈绥阳 王安邦 朱志敏 王德华 罗帆 何士刚 赵凤光 杨远帆 陈中红 陈安 钟炳 刘立 傅云义 丁甜 吉宗祥 刘颖彪 杨正瓴 吕喆 余昕 赵宇 苗元华 李志俊 蔣勁松 魏玉保 陈湘明 李学宽 高建国 鲍海飞 许培扬 曾庆平 唐常杰 刘晓瑭 武京治 李夜雨 柏舟 丛远新 周忠浩 孟羽 赵祺 高山 李宝军 黄锦芳 曹文得 罗汉江 杨华磊 黄秀清 巫生茂 biofans sz1961sy littlejoy small03 xd ffy

发表评论 评论 (3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8 2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