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我父母的结婚申请报告 精选

已有 12438 次阅读 2010-10-7 06:20 |个人分类:我的父母与学生时代|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父亲是个喜欢收藏的人,居然把自己当年结婚申请报告留了下来,让我今天能见到。申请是1955421日写的,那时我父亲26岁。从笔迹上看,申请全文是父亲代办,包括我母亲的签名。一笔字多为繁体,透出点年轻人的飘逸,后来的字就多了些沧桑。相比之下,现在26岁年轻人的字,不是鸡刨出来的样子就不错了。那时云南、贵州和四川三省还在西南局的管辖之下。所以有西南地质局这样一个机构。这些大区的行政体制,文革时取消了。

            我父母的结婚申请,是以报告的形式写给他们地质队党支书和大队长的。也就是说它是必须要写的。报告说:“我们自从在重庆认识以来,由于双方工作在一个单位和互相的爱慕,经过这几个月来的接触与了解,无论在那(哪)一方面,我们都一致感到满意,并同意结为‘革命伴侣’。根据年龄和健康状况,我们也符合法定的结婚条件,因此要求组织同意在本月三十日让我们办理结婚事宜。为不造成铺张浪费或引起其他不良影响,在三十日以前请组织为我们保密。呈,党支书大队长批示。”

            现在来看半个多世纪前这样的报告,还是很有意思的。报告用词很婉转含蓄,估计他们俩当时交代结婚的理由,有点不好意思。此外,要是行文不当,太过兴高采烈,领导不批准,麻烦就大了。现在的年青人都太幸福了,可以不用为娶媳妇折腰。这也是现代青年比较刺头的原因之一吧。否则,领导要是不批刺头们的结婚申请,那可憋死了个人。现在谁要结婚,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话说,可以理直气壮地对领导喊:头,偶要娶媳妇了,哥爱她都爱憨啰,喝完这杯就去办证。你管得着吗,你? 领导只能干瞪眼。‘革命伴侣’一词很有时代感。几个字加了引号,我猜想是在说:同意结为所谓的革命伴侣。那个时候,年轻人结婚前都在各自干革命,结完婚后一起干革命。不像现在,年轻人结婚前各自挣钱,结完婚后AA制一起分头挣钱,革命工作都留给了下一代。当时的经济条件不算好,不造成铺张浪费的说法,可以理解。因为一旦结婚的消息传出去,朋友同事总得有点表示。送只鸡还是送几粒鸡蛋做礼物,送支钢笔还是两条洗脸毛巾,都是挺大的经济负担,也不好选择。现在有些年轻人结婚,收红包彩礼,数钱数到手抽筋,不铺张浪费点就是婚没有结好,时代真是不一样了。“引起其他不良影响”一说,有点让人费解。两人结个婚,别人就不干革命、或者干不动革命了?还要“保密”,搞得像地下党联络,相当危险的样子。好在报告还不是用密电码写的,同志们如今还能读懂。

            报告最后是领导的批示:“组织上原则同意该二同志结婚,但必须依法办理结婚手续。”这个批示的“组织上”一词,很有权威和震撼力,尽管很可能就是书记队长哥俩喝了酒后的两句话。“原则同意”让人感觉这种官话那时就有。真不明白什么叫做原则同意。对于结婚这种事,还能有什么具体不同意的地方呢?“该二同志”也很有时代感,要是放到现在来看,味道有点串。最后,“必须依法办理结婚手续”,有法制观念,但是句无话找话的废话,哪有没办证能叫做结婚的。不过,作为后辈,我还是很感谢那些领导们。他们如果真的来个原则上不同意,那叫我咋办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370446.html

上一篇:再说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遗珠之憾
下一篇:为科学网博客征的对联

64 王启云 刘用生 吉宗祥 朱晓刚 虞左俊 王鸿飞 曹俊兴 刘俊明 武夷山 王铮 张志东 薛长国 李小文 陈学雷 桂耀荣 王桂颖 卫军英 任胜利 赫英 王鹰 郭向云 梁进 葛肖虹 邵伟文 刘进平 朱志敏 王德华 罗帆 蒋敏强 于锋 俞立平 梁建华 陈安 钟炳 张焱 刘立 唐小卿 傅云义 熊李虎 杨正瓴 黄晓磊 李光来 金小伟 魏东平 余昕 赵宇 刘玉仙 李志俊 蔣勁松 陈湘明 李学宽 陈静 武京治 王永林 周能娟 宁佳 孔玲 马磊 吕腾 biofans littlejoy small03 li03304211 hangzhou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0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