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黄鹤一去不复返 精选

已有 8730 次阅读 2010-8-20 07:2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黄鹤楼| 黄鹤楼




     
在武汉转机,下午四点到,晚上11点离开,有7个小时的等待时间。决定在机场把包存了,过江去看黄鹤楼。坐巴士到傅家坡站,出站打的到黄鹤楼。车站门口一位年轻人上来拉生意,问我去哪儿,答曰去看黄鹤楼。他要车资30元,我说20,成交。巴士过江走的一号大桥,桥上可以见到黄鹤楼,我大体上知道黄鹤楼到傅家坡站的距离。估计正常的车费,应该是10元左右。因为时间有限,出站时也没有见到正牌的出租车,看看小伙子戴一付眼镜,读书人模样,不像是坏人。为了省几分钟时间,我就上了他的车。车在马路上掉了一个头,车门呼的一开,哐的一关,车上多了一个女人。我正奇怪为什么拉我的车还要拉别的人,他们俩已经开始聊了起来。原来她是他的老婆,大概两口子刚下班,顺便到车站拉一趟散客,为自己的车赚点本钱。我知道自己不幸中了他们夫妻的埋伏,一路上心里嘀咕,这两口子会不会把我拉到什么地方干掉。不过事实证明我是多虑了,世界上到底还是好人多,光天化日下谋财害命的人毕竟是少数。再加上我这副刚从野外匆忙跑出来的土样子,也不像值得下手的对象。尽管我背包里的现金和相机,加起来够他们车子大修一回的钱都不止。

      车子把我拉到一个广场前,小伙子让我下车,说穿过这个广场过马路,就是黄鹤楼公园了。我付钱下了车,发现这个广场很大,黄鹤楼遥遥在望,还得走一阵。才明白开车的师傅欺负我这个外地人,没有把我送到黄鹤楼公园门口,小宰了我一把。想想这么热的天,讨生活都不容易,我就多走几步吧,反正我是去玩,不着急,本来也是爬山走路的命。穿过公园时发现里面居然有辛亥革命博物馆,馆前还有孙中山先生的塑像。博物馆已关门,隔了铁门向里张望,是一个预料以外的景点,我反而有点塞翁失马的心情了。

      到了黄鹤楼公园门口,已经快六点,公园的门票80元,不便宜。卖票的女士说七点半静园,现在才六点,有足够的时间。我赶紧直奔黄鹤楼而去。黄鹤楼挺高的,看上去很雄伟,我一口气爬到楼顶。武汉夏天的傍晚,还是贴在身上的热法。我浑身都是汗,把衣服、背包带全都湿透。幸亏楼顶有江上过来的风,吹在湿乎乎的身上很凉爽。从黄鹤楼上向四周看,可以看到很多的地方。楼下的千禧吉祥钟,附近的辛亥革命博物馆,西门的“江山入画”,横跨长江的一号大桥,还有在腾腾雾气后面的红太阳。30年前和我们班同学到三峡实习时,我们曾经走过长江一号大桥。如今从黄鹤楼上看过去,桥没有什么变化,但四周高楼如林,桥下的江水,带走了三十年的时光,依然滚滚如昔。

      黄鹤楼很雄伟,里面每一层都放了不少和文化有关的东西,很多壁画和陈列的文物。楼位于武昌蛇山,与湖南岳阳楼,江西滕王阁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据说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逐渐演变为名胜景点,历代文人墨客常留下到此一游的感想。黄鹤楼自建成以来,屡建屡毁,光明清两朝就毁了7次。红颜薄命啊。现在这个楼,是19811985年间重建的,在蛇山峰岭上,距旧址约1千米左右。1957年建长江大桥武昌引桥时,占用了黄鹤楼旧址。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所有黄鹤楼的历史,必须换个位置来重写。就像北京的四合院,推掉建高楼,拿历史换现金,算盘不知是怎么打的。所有这些加在一起,让我觉得这个黄鹤楼虽然雄伟,但缺少我期待中的古意。也许再过三百年,它会更加让人崇敬,但我是等不到了。

      公园当中,除了黄鹤楼外,还有很多别的建筑和文物点。比如92年建的毛泽东词亭。亭中一块青石碑,坐北朝南,两面分别镌有毛泽东1927年春登蛇山时填写的《菩萨蛮.黄鹤楼》,和 19566月畅游长江后填写的《水调歌头.游泳》。一碑天南地北,隔了三十年,从感叹别人的江山,到说自己的江山,肯定会是“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不过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两件相关联的东西。一是公园中有一浮雕,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书写的唐崔颢的《黄鹤楼》。号称黄鹤楼公园中诗、书、画、刻四绝的雕刻珍品。诗曰: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因为这首诗,又有了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故事。第二件就是《搁笔楼》。相传当年李白登黄鹤楼,读了崔颢的《黄鹤楼》一诗,感叹搁笔不发议论,跑到金陵作《凤凰台》诗以拟之。这个故事有点酒逢知己,艺压当行的味道,但很多人对此是有质疑的。崔颢的诗能被传诵,自然是得到了古往今来人们的认可。虽说唐诗宋词,但这首唐诗的格式,按律诗的格式来看并不是严谨的。别的不说,就说颔联“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一句,既没有讲究平仄格律,后一句七个字只有一字仄声,也没有讲究对仗。这样的句子,能让李白搁笔吗?如果确有其事,只能说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意境,而他们两人都是创新人才。

      尽管有上面的传说,但实际上李白不是没有关于黄鹤楼的句子。比如:《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和《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两首,都和黄鹤楼有关: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这些诗句,也是人们传诵的名句。所以,我站在《搁笔楼》前想,为什么李白会搁笔呢?虽然说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更不用说和我们孟家浩然齐名的崔颢,能写出好诗来不是件难事。但他李太白那种让高力士脱靴的豪气跑哪去了呢?是酒没有喝到位?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结果来。只能说,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354610.html

上一篇:人生识字忧患始
下一篇:答《中国科技期刊》调查问卷

35 李侠 刘俊明 武夷山 杨学祥 李霞 王桂颖 任胜利 赫英 郭向云 梁进 葛肖虹 曹广福 王春艳 罗帆 曹聪 钟炳 杨秀海 刘立 吉宗祥 杨正瓴 吕喆 黄晓磊 刘圣林 金小伟 陈湘明 李学宽 许培扬 刘晓瑭 武京治 柏舟 孟羽 黄锦芳 biofans zhaowanfu WC101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相关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8 22: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