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背煤的人 精选

已有 8749 次阅读 2008-8-2 09:4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煤,,矿工,,感动中国| 感动中国, 矿工



    上面这张图是2007年网上感动中国的许多照片之一,图的说明是:“17岁的矿工,他一次背100多斤的煤走1000多米,一次一块钱”。我把它下载下来留下,而且一直想找到更多的相关照片。收集它的原因,是从那背篓来看,我几乎可以肯定这照片是出自贵州某地的小煤窑,因为那种竹子编的敞口背篓我背过,而那种过磅秤的方式我也见过。那一背篓煤一个人很难上肩,得有人帮忙。一旦背上身,不到目的地是不会放下的。这就是为什么每个背煤的人都有一根木棍,走路爬山时可以当手杖用,要休息时,就把它支在背篓底下,这样不用放下背篓就可以站着休息一下,就像图中的两位。照片中的人是背煤者,他们的基本工作是把煤窑里采出来的煤运到堆煤的煤场,来买煤的人会用车子把煤从那里拉走。但比他们更辛苦、更危险,而且不能用照片表现的是进煤窑里去挖煤、拉煤的人。

    我在地质队的时候,我们烧饭和冬天取暖的煤都到这样的煤窑去买,比较便宜。 好几次跟一个姓何的老驾驶员开一辆解放牌卡车出去买煤;有时候何师傅会让他的女儿也跟着出去玩。但在进入煤矿时,她必须下车在外面等着,女人是不能进这种煤矿区的。原因是矿区里的矿工采煤拉煤时身上一丝不挂,完全裸体。他们唯一戴在身上的东西是绑在头上的一盏电石(乙炔)灯。煤窑口一米多高,看上去就是一个通往地狱的漆黑的洞,人要躬身或爬着才能进出。采煤人肩上挂一副宽的帆布皮带,拉了一个竹编的“船子”,船子 底下有两条宽竹片做成的橇,长年累月的磨擦,煤窑坑道地面上形成了两条一寸深、十分光滑的槽,成了船橇的轨道。矿工把煤拉出来时的样子,很像拉船的纤夫,身子低伏着,手着地,嘴里喘着气,头上冒着气。不同的是拉煤人浑身都是黑的,站在人跟前也看不出身上有什么不能让女人看的东西;说话时可见两个白眼珠在转和一嘴相对白的牙;如果他站在那里不动,就是一尊煤的雕塑。一船子煤一般是3-4百斤,直接拉到磅秤上过磅。看磅的人在拉煤人的名字下记下重量,以后按重量发饷。过完磅后,拉煤人第一件事是到水缸里舀水喝,水顺着脖子往下流,在脖子上冲出来发白的沟。第二件事是到破房子边上去撒尿,三分钟完不了。然后又往煤窑里钻。何师傅看着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好造孽哦!在我们那儿,造孽是可怜的意思。

    我见到的情况大约是30多年前的事,那个时候这种景象除了看上去造孽一点,并没有什么特别,因为大家的日子都过得不容易。30年后见到这样的照片让我很伤感,也让我耿耿于怀;怎么还是这个样子?我总有点不相信。所以很仔细地看过这张照片,怀疑它拍摄的时间。从看磅秤人的衣着和环境上看,看不出任何21世纪的痕迹。但左下角那个汽水罐让我相信这照片也不大可能是上个世纪7-80年代拍的。让我真正感动的,不是他们背了多少媒,有多脏多穷多重多么的不容易,而是那个十七岁背煤者脸上的表情:那是无奈,迷茫,希望,理想,抱负…?一块钱一块钱的挣,挣到30岁,总可以挣够娶媳妇的钱了吧。那就是活着的希望,否则,如果是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着。有多少人能明白,其实正是这些背着漆黑煤炭的人,温暖照亮了我们的日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33987.html

上一篇:教科书和教育体制
下一篇:梅雨的味道

10 杨正瓴 李飞 马红孺 刘玉平 任胜利 王琛柱 陈绥阳 王德华 王春艳 small0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2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