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躲钉

已有 5884 次阅读 2010-5-9 04:4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躲钉,是中国旧时一些地方在钉棺材时的一个概念。棺材的摆放,是头朝南脚朝北。合棺的时候,死者的晚辈通常是跪在棺材前面哭,哭得越响越孝顺。死者虽然听不见,但活人还是看得见的。当合棺者钉棺材东边的钉子时,晚辈要哭叨爸爸,西躲钉;合棺者钉西边时,要念爸爸,东躲钉。一边看钉,一边哭叨,提醒死者当心点,不要被钉子钉住了。我没有研究过民俗,一直都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要害怕死者被钉着了。要说疼,死者已经感觉不到;要说钉着了就跑不掉,失去了在阴间的自由。那么窄小的棺材中,即使没被钉着,还能自由地跑到哪里去?

      我小时经常跟棺材打交道,因为我们楼下,就放着一口水泥棺材,是我家对面段爷爷的寿材。段爷爷据说是个清朝末年的秀才,穿长褂,人清瘦,留着一条花白的辫子。他常夹着把雨伞出门去,但我们从来不知道他去哪儿。路过我们一帮小孩时,他偶尔会对我们笑一下,从来不说话。过去我们都不太注意他,慈祥留给人的印象,通常不如邪恶留给人的印象深刻。文革开始时,我们就注意到他了。因为他是清朝的读书人,旧时的遗老遗少,自然是革命的对象。一天,一队红卫兵冲进段爷爷家去抄家,要破四旧,立四新。我因为住在段爷爷家对门,也就跟进去看热闹。段爷爷家祖孙三代五个人,住一套一间半屋子的套间。进去后,发现段爷爷自己住那个半间。让我极为震撼的是,看见他满屋子的书和纸片,对我来说,那完全是一个不同的世界。尤其特别的,是他用我们那里的一种橘红色的黄泥,放碗里调成汁,用毛笔蘸了泥浆在报纸上写字。那字简直就是字帖上的字一样工整,只不过是黄色。红卫兵们把那满桌子的纸掀了一地板,乱踩,算是把家抄了。最后把段爷爷的辫子也剪掉了。

      辫子剪掉后,段爷爷依然披头散发地出去遛弯,和过去一样。他的生命力很强,好像一直活着,什么时候去世的我现在也不知道。由于他一直活着,他的那口棺材就一直摆在我们楼下堂屋的一个角落里。那时我们一天到晚没什么事干,无聊,经常在一起讲故事。我是个娃娃头,晚上常给我们那一帮小孩讲恐怖故事。大部分都是些道听途说的东西,盗版的一双绣花鞋、夜半歌声,等等;再有就是我自己编的聊斋。为了制造气氛,我总是要坐在那口水泥棺材上讲。放低声音,悄悄地讲,讲着讲着“哇”喊一声,把那帮家伙吓得惊叫唤。不是故事吓人,是那喊声太可怕。直到有一天,住另外一幢楼的一位母亲,打开窗户对着院子怒骂:哪家的王八蛋,晚上讲鬼故事,把我们家老二吓得不敢回家。那个时候的宿舍楼,门洞里面的灯都不亮。那个老二大概是听了我的故事,不敢自己进他家楼,直到被楼里回家的大人发现,把他带回家。记得我老爹倒拽着鸡毛掸子偷偷跑过来,把我揪住一顿打。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咬着牙不哭,跟江姐似的挺着,横眉冷对我爹,其他的小孩一窝蜂跟甫志高似的跑掉了。

      有一个问题,我也一直没有弄明白,那就是水泥棺材怎么个钉法。也许是水泥棺材盖比较重,不用钉,放上去压着就可以了。外面盗墓的人抬不动,打不开;里面躺着的人也推不动,跑不出来。所以,段爷爷肯定不会被钉着。文化习俗上的东西,有时候真的是不可理喻。比如棺材这很恐怖的东西,有些地方把它视为吉祥物,喻“升官发财”。我多年以前在什么地方买了一些小工艺品,包括一件小棺材,放在我的书架上。放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没有升官发财,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买的山寨货。我也猜测,现在急速升官发财的人家里,是不是都放着一口真家伙。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的人们,死了基本上都火葬,好人坏人一个炉子里烧,不用再躲钉。该被钉的不该被钉的,一个烟囱里都跑掉了。然后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再去自由地博弈,接着较量谁是谁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321713.html

上一篇:周良的土地
下一篇:我给博士生讨论课的阅读文章

31 刘俊明 武夷山 张志东 李小文 李霞 王桂颖 鲍得海 刘建彬 刘玉平 陈儒军 李阿根 罗帆 钟炳 卜王辉 陈国文 刘立 张丽娜 吉宗祥 吕喆 金小伟 赵宇 杨芳 王启云 苗元华 柳东阳 陈湘明 李学宽 丛远新 夏飞 littlejoy zhaowanfu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16: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