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周良的土地 精选

已有 5133 次阅读 2010-5-8 11:14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前一段时间,西南干旱得很厉害,很多地方河水断流,水库干枯,田地龟裂,庄稼都不行了。我给贵阳家里电话,发现城市里问题还不大。我又给周良电话,那里旱情确实很严重。周良是我差不多30年前在云南曲靖蔡家冲认识的一位农民朋友,去年六月,因为工作还访问过他。曲靖是云南干旱比较厉害的一个地区。电话上我问周良你们那里旱情怎么样。他说很厉害,几个月都没有雨,地里的庄稼都干死了,今年准备颗粒无收了。我问那你们吃饭怎么办?他说还好,去年的粮食还有,差不多够吃。我又问你们饮水有问题吗?他说喝的水现在还有。周良还是老样子的寡言,声音里似乎也听不出恐慌或者伤感的情绪。也许对农民来说老天的变化是见惯不怪的事,习以为常,这次只不过厉害一点而已。

            我见过太多的戈壁荒漠,知道什么叫做干旱。但在我的印象中,云南曲靖应该不是土地会干到颗粒无收的地方。那里本该是青山绿水,植被茂密,田地四季常青,就像我去年去看到的情况那样。那时他们也碰上一点旱,我去时开始下雨,走到地里一脚都是泥。稻田里已经集上了水,秧子边上有绿色的雨蛙在活动。我说这下旱情解除了吧。周良跳进田里踩了几下,说还不行,水还不够,地还没有泡开。有了点雨,村里的人都带着雨具出来打理自己的田地。遇上几个村里的农民,大概是一家人,在田边吃午饭,手上拿的是饼干,包里还有什么好吃的我看不见。农民在地头上吃饼干当午饭,我是第一次见到。也许像城里人泡方便面吃做午饭一样,农民吃饼干做午饭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省点做饭的时间可以多干点活,或者回家去上网。他们请我们吃饼干,我们婉谢了。我开了句玩笑,说你们的饼干不够我们吃,他们笑得很灿烂。只是那条狗有点见外,把我们当坏人看,一直追着我们屁股后面咬。

            路过周良的一块旱坡地,那里种的是烤烟。长得还不错,不算最好。问他为什么有差别,他说这块地不太好,不肥。但周良自己家边上的园子收拾得不错,种了不少东西,都长得很好。瓜还在花期中,藤在向外爬;油菜花中蜜蜂们忙个不停;紫色的茄子有拇指长;辣角已经成了串,吃得了。除了植物,周良也养了不少动物,有鸡、鹅、羊、猪、狗、牛和蚕。说起动物植物,想起一个关于文革时知识分子的笑话。说一教授被下放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教授很想表现自己已经被改造得很好。一天,教授在地头看见牛在啃麦苗,马上跑回村里大声疾呼:不好了,动物吃植物了!挺真实的一个笑话。除了种来吃的植物外,周良在屋子后面还种了一些观赏性的花草,说是在市场上看见了,觉得好看,就买几棵回来种着玩,也不用管。曲靖这个地方,插根棍在地上大概都能长出叶子来。

            最近给周良电话,问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他说现在下了点雨,也该下点雨了,正在种包谷。冬季种的麦子,在有水的地方,多少还能收到一点。又问吃饭有没有问题,说没有太大的问题,有陈粮。中国的农民要求不多,只要风调雨顺,官家不折腾。剩下的所有事情,靠一双手就可以自己搞定,过稳当的日子。城里人也不用去操心他们,安心吃他们种出来的粮,少占一点他们的庄稼地盖楼就行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321376.html

上一篇:星——我的心没有回程
下一篇:躲钉

34 刘用生 刘俊明 武夷山 刘苏峡 马红孺 李小文 王桂颖 刘玉平 任胜利 陈儒军 陈绥阳 朱志敏 王德华 何士刚 钟炳 张亮生 梁先庭 杨芳 苗元华 柳东阳 刘玉仙 张天翼 李志俊 陈湘明 李学宽 高建国 侯成亚 陈静 左正伟 李璐 littlejoy zhaowanfu lily1966 zengfeng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17: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