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一句话一辈子 精选

已有 9941 次阅读 2010-2-1 05:18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有时候人无心说一句话,会被别人记住,尤其是那句话对别人有些影响。等过了若干年后,旧话重提,让人有一种特别的感慨,我居然曾经说过那样的话。

            我的一位朋友,在他写的一篇回忆文章中,记了这么一段:“在这段日子里,每当转换一处挖掘地点之前,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清理自己的营地,大家像找化石一样仔细寻找每一个遗落的罐头拉柄。用孟津的话说,所有不能腐烂的东西都要带走。临出发前,这块几天来为我们提供庇护的地方几乎和我们到来之前没有任何差别,除了几道车印,连固定帐篷的小洞也被填实复原了。从此我学会了对大自然的尊重,哪怕你只是一个过客,面对的只是一望无边的荒漠。”

            这是1993年,我们一起在内蒙古戈壁上跑野外时的事情。我完全不记得当时我在野外说过什么话了。但我们在新疆、内蒙、西藏的野外,都是按这样的标准来做事的。一个塑料袋不小心被风刮走,我们会拼命去把它追回来。有些食品的塑料包装,撕开后很油,我们也都收好带回。有时候会和一些合作单位的同事在外面工作,他们有的人还没有养成这样的习惯。喝完瓶装水就把瓶子扔到山沟里。我们的人会下去把它们捡上来,背回去,尽管在那种环境中,上下沟谷是一件很耗体力的事情。我们希望自己的行为,能让同事意识到不要随地扔东西。我们去的地方,几百年也不一定会有人再去,我们有必要这么做吗?这个问题我就不答了。

            我曾经在从莫斯科到北京的火车上,看见几个到莫斯科大学留学的学生,吃完东西后,在我来不及反应的几秒钟内,掀起车窗,把矿泉水瓶子、各种塑料袋、罐头盒子统统扫到窗外,留在西伯利亚的荒野上,让我目瞪口呆。我直到现在还后悔没有能阻止他们,也仍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们完全可以把所有垃圾扔到车厢里的垃圾桶里去。另外一次,是两年前在内蒙古野外的行车中,一位学生给了我一粒话梅,吃完后我把核扔到窗外戈壁滩上。通常,我们会把有机的东西,如西瓜皮、鸡蛋壳等留在野外,因为这些东西很快会被分解掉,或者成为别的动物的食物,不会造成污染。但我同车的一位同事以为我扔的是口香糖,把我教育了一通,要注意保护环境,等等。这让我心里很堵,但他的教育是对的。

            读到朋友的文字,心里很感动。觉得他能够记得这些,并把它再写出来,或许对别的人也会有点启发。我一向不喜欢说大道理,一是我曾经在文革中被大道理教育得不知东南西北,从而十分反感自以为是的说教。二是很多东西我自己都做不好,何能教别人。能把自己的事做好,就谢天谢地了。看自己曾经无心的一句话,能够给别人一些影响,我感到高兴。它也见证了我们一贯是这样做的,而且这样做才对。当然,重要的不是说了什么,是这样去做。我也希望大家都这么做,尊重大自然,我们的家园,无论那里是青山绿水的景点,还是人迹不到的荒野。

 

周华健- 朋友

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有过泪有过错,还记得坚持甚麽,真爱过才会懂,会寂寞会回首,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朋友不曾孤单过,一声朋友你会懂,还有伤还有痛,还要走还有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91733.html

上一篇:海鸥
下一篇:译林语堂短序,感70年文迹

42 刘用生 李侠 武夷山 李小文 刘全慧 李霞 王桂颖 陆绮 吴小丁 郑融 艾云灿 朱志敏 王德华 罗帆 杨远帆 吴飞鹏 吴渝 钟炳 杨秀海 刘立 张丽娜 刘颖彪 许先进 黄晓玉 吕喆 黄晓磊 盖鑫磊 魏东平 吕乃基 苗元华 柳东阳 李志俊 蔣勁松 陈湘明 李学宽 林锋 吴明火 丛远新 孟羽 littlejoy mqh pkuzeal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08: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