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兰花-良心 精选

已有 10872 次阅读 2010-1-3 07:04 |个人分类:有感而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一位朋友的父亲,是东北一所农业大学的退休教授。老先生教过我两件事。一是如何使用修树枝的剪刀。修枝时,不能硬剪,要在剪时轻推树枝,拇指粗的枝,剪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二是给了我一株叶片只有手指长的三叶君子兰幼苗,教我如何养。我后来也在无心插柳的心情中,多少自学到一些东西。水浇多了或者浇得不是时候,光照不够,君子兰会只长叶不开花。太阳下多晒了一会儿,叶片会被灼伤,变黄,枯死掉。头三张照片,就是这株君子兰,但它已经不是十几年前三叶片的青涩模样了。有一株兰花在家里摆着,挺好的。尤其是朋友的礼,一份记忆。

            我在写“五月槐花香”的时候,写过这么几句:“如果说兰花是君子,是精英,槐花就是乡下田里的农民,城市工地上的民工——成群结队的多,乱七八糟的不成形。兰花在花盆里享受花洒的精致淋浴,可根要在盆中委曲求全;而槐树长在野地里,挨风吹雨打,但它的根和大地相通,花随风飘洒也无所谓了,那就是它的命。放在架子上被人观赏或在野地里随风飘扬,心情各有不同。我知道兰花的优雅,但记忆中没有任何一株兰花的影子。相反,槐花在我少年时就留下了不能抹去的印象。” 槐花曾经解过我少年时的饥饿。在饥荒的年代,它救过很多人命。所以,忘记它,何以良心?现在高档一点的饭店里,有些菜上来时,硕大的盘子边上会放上一朵兰花。那是点缀,让已经很好吃的东西看上去更好吃。但那花不曾在荒年里解饥饿与救命。

            念过书的人比较喜欢兰花。因为兰花不像别的花花得那么的花。它淡泊、高雅,孤芳自赏。孔子曾说:芷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孔子说的话,念书人岂敢不听。知识分子要修道立德,不能不喜欢兰花。作为一个群体,知识分子曾经被认为是社会的良心。这话也许有些道理,尤其是曾经真有过不为穷困而改节的人。现代的知识分子,可以有很多种的心:伤心,痛心,寒心,小心,虚心,操心,贪心。但已经不是,或者不再是,社会的良心。道理就不用我来说了,说起来话太长。

            我觉得现在社会的良心,是农民工。他们离开自己的家园,到城里去打工,做城里人不愿做的一切事情。帮人往楼上扛煤气罐,发廊里为人洗脚,搭起鸟巢的钢架,筑起三峡的大坝。 他们午饭在高架桥上吃,晚上挤在板房中睡。 像风中的槐花,他们满世界飘。只有到了过年时,才能挤火车回乡与家人团聚,把一年挣下的辛苦钱,带回家。活忙的时候,他们日夜加班加点;没活的时候,他们也不算失业,可以回家接着种自己的地,做农民而不是做工。他们干的活,不比任何城市人少或差,但他们的孩子,却没有城里的孩子那么有福气,天生就有好学校上。他们支撑了这个迅速成长的花花世界,干得最多,得到最少。但是他们没有知识分子拥有的话语权,不能自我标榜是社会的良心。这几年春晚的节目中有他们,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他们,甚至时代周刊也得认可他们。社会在发现自己的良心,是内疚、怜悯、还是感恩?

            芷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兰花依然是美丽的,清高的。这,谁也不否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83771.html

上一篇:兰陵王 - 年终帖
下一篇:日子似草,岁月如歌

43 刘用生 武夷山 张志东 黎在珣 刘全慧 李霞 陆绮 郑融 任胜利 马昌凤 梁进 陈儒军 陈绥阳 王德华 罗帆 吴电明 王号 曹聪 吴飞鹏 钟炳 杨秀海 颜宁 刘立 万宏富 张丽娜 吉宗祥 杨正瓴 迟菲 刘畅 苗元华 李志俊 王力 陈湘明 李学宽 马光文 柏舟 biofans littlejoy yinglu pkuzeal zhaowanfu amyhuir212 leona

发表评论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19: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