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吃在风波庄 精选

已有 6785 次阅读 2009-12-25 07:16 |个人分类:以食为天|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有朋友警告我,少贴吃的,让人难受。又有朋友让我接着写。吃,还是不吃?转眼又要过年了,时间过得真快。过年的时候,不能不说吃。

      “风波庄”是一家连锁店的餐馆, 北京、南京都有,其它好几个城市据说也有。那里的饭菜是大众化的档次,卖的是绿林、江湖上的感觉。我没有去过北京的店,但去过一回南京的,长了点见识。南京据说有两三家店,我去的是湖南路分舵,一个有点拐弯抹角的处所,红尘之中,要心诚才能找得到。店门口上方是一“风波庄”的横匾,挂了红灯笼。门两边的对联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意思就是肚子饿了就得吃,没有别的办法。当然,最好是在风波庄吃。

      我们一帮人去时,小二们迎在门口喊:大侠再现江湖,不胜荣幸。要是女的,还要称做女侠,无论来的是小龙女还是梅超风。我们当时都不知怎么对应。要是能和两句“记不得贫尼了么?”“老僧不敢,阿弥陀佛!”就比较有意思了。庄子里有空位子,不用等。人多的时候,小二会安排人们在庄门口排队等候,说是先练练内功,还要留下接头暗号(手机号)。饭馆里是木头、竹子的隔间,分别以各个武功门派命名。我们坐在了泰山派的席上。每张木头饭桌桌面上在上座的位置都铆了块铜牌,上面是“掌门人”三个字。我的年纪比较大一点,就坐在了掌门人位置上。论功夫,我们有高人该坐那里,今天高人却屈就坐在付款人的下座上。入座的时候,我扫了一眼华山派那旮旯。有人在吃饭,男的不像是岳不群,也不像是令狐冲,女的也不像令狐冲他小师妹,估计是几个小的下山来筹粮。他们吃好就走人,桌上是乱扔着的抹嘴布。店小二上来乾坤大挪移,收拾桌子,我才体会到这风波庄是深不可测。只见小二使了一招凌波微步,身形休迅飞凫,飘忽若神。若不是我的现代化相机把她这一招逮住,各位看官绝不会相信这店这小二居然是逍遥派的高手。收拾桌子都这等功夫,要教训起人来会是什么样的狠劲,难以想象。

      我们的饭桌上放有双节棍(筷子),小李飞刀(勺子),抹嘴布(餐巾纸),还有一些带点江湖味道的杯具。小二提了壶过来,边上功夫茶,边跟我们切磋武功(点菜)。通常这里的菜是上什么你吃什么,没得挑。但人少时或者熟了也可以点。看一眼菜单, 都是各种招式,有独孤九剑(酸辣黄瓜),化骨绵掌(南瓜炖木耳), 玉女心经, 逍遥游, 降龙十八掌,等等。大多数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比较喜欢独孤九剑那功夫,但知道它比较难练。看别人桌子上的它,剑冢上横七竖八躺了蔫蔫的十好几剑,感觉名不副实,就没有去练。比较有特色的,是一种叫做“大力丸”的糯米丸子,里面是肉馅,每人只能点一枚,店家恐怕大侠们吃多了力没处使,会把店给砸了。我们点的菜中,有一份叫口水鱼,听起来有点恶心,和丐帮有点关系。一盘子羊肉,放在一个小木桶中上来,叫做一桶江湖。江湖如今论桶卖,让人心酸啊。厨房就是黑木崖,但不知掌勺的是不是叫东方不败。黑木崖上的那些故事我读过好几遍,知道东方不败练的葵花宝典厉害无比,男人能练出林青霞的模样来,一根绣花针就能灭了任我行一只眼,但我不记得和羊肉有什么关系。等饭菜上齐了,小二就说:功夫上齐了,各位大侠慢慢练,有事只管唤小二。

      吃的过程中,我专门去闯了一回老虎门,见识和方便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新奇的机关。路上瞧见丐帮那旮旯有一群人在吃,他们看上去衣着、吃像都挺像城里人,竟然不随地吐口水,有人还戴了眼镜,念过书的样子,明显是冒充的丐帮弟子。墙上挂了帮主九指神丐洪七公的酒葫芦和那根碧绿的打狗棍。当年他老人家那句撕作三份,鸡屁股给我的出场经典却没有贴在墙上。可见店家的武功虽然可以,文采却少了两分。现在的世界,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即使剩下的狗,多半都是只会听人话摇尾巴讨吃的那种,而江湖上行走的也全都是好人,打狗棍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束之高挂,助兴吃饭,是挺合理的安排,可以拉动内需。天地会那边还空着,他们一干人马肯定都忙着反清复明去了,这会儿还不饿。隔壁武当派的人吃饭,嘴巴动静不小,吧叽吧叽的山响。掌门道长显然太忙,没有把徒儿的吃相教好。

      风波庄的烧酒是店家自己酿的,用一个铁皮做的酒壶盛了提上来,一壶刚好二两。酒碗是武松用的那种土碗,可以敞开来喝。我本来想沽两斤酒带走,结果人家不卖,只能在店里喝,不能带出门。也许店家怕万一谁带出去让人检查出酒里有蒙汗药,衙门会派城管们来封店。饭菜的味道一般,我们练起来不是很有激情。要是放在明末、清初时来看,这一桌也许还可以,可是现在讲究的是要吃排碳量大的菜。饭吃到一半,我有了点感觉,把桌子一拍,大叫:小二,拿酒来!把隔壁武当派的几个惊得直翻白眼。实话说,这是我有生头一回、也是唯一的一回在餐馆里如此大声喧哗。谁叫它是风波庄呢,吃着吃着就当了真。小二又提上来一壶酒,说:江湖险恶,大侠们慢用。大概是怕我们喝到放空状态,会被人家收拾掉。喝酒喝到什么都记不得,那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干。

      等我们把功夫练玩, 准备退出江湖,小二就来算帐,一共是多少两银子。我身上刚好没有带碎银子,就拿出两锭100两的让找。什么都齐了后,小二开始送客,几个人扯起嗓门一起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恕不远送,有点狮子吼的功底。下回再到北京城,得去探探天子脚下的分舵,看看那里的功夫会不会更好一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81242.html

上一篇:09年十大科学发现之首与一位研究生的故事
下一篇:故乡的亲人-2009

25 武夷山 陈学雷 李霞 刘建彬 刘玉平 郑融 任胜利 祖乃甡 郭向云 刘进平 陈绥阳 杨远帆 钟炳 陈国文 杨正瓴 黄晓磊 魏东平 苗元华 蔣勁松 魏玉保 陈湘明 韩健 littlejoy pkuzeal zhaowanf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15: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