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09年十大科学发现之首与一位研究生的故事 精选

已有 11262 次阅读 2009-12-21 06:16 |个人分类:有关科学与教育|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时代》周刊评选出了2009年十大科学发现,《科学》也评出了2009十大科学突破,两者都是最古老的、可能的人类祖先艾迪的发现位居榜首。艾迪(Ardi Ardipithecus ramidus) 的化石是在非洲埃塞俄比亚发现的,推算出的体重大约有50公斤,站立起来有1.2米高, 生活在4.4百万年前。一个有助于回答我们人类从何而来的研究,比在月球上发现水,大型强子对撞机重启等更重要,这是可以理解的。 有关艾迪的化石和报道,始于1994年。后来也有过零星研究,但直到今年才算正式完成了系统的研究。这15年中,进行了大量的野外、室内工作,希望能用最充分的证据和最合理的解释,来重现我们人类的古老祖先,解释一个达尔文把人归入自然界以来,我们一直都想了解得更清楚的问题。真的是15年磨一剑,这还不算94年以前的工作。除了大量的各类研究,最后的出版编辑,美工,宣传等,也费了很多的功夫。《科学》在102号出了一个专辑,共有11篇关于艾迪的研究文章,从形态的细节,行动、行为方式,社会学,到生活环境做了详细的探讨。这个研究也说明,重要的发现,没有研究与发表,就不能算做重要的发现。

      《科学》专辑中的文章也没有守刊物的一般规矩。比如每篇文章前,都有一页作者写的、带有科普性的小结,让一般的读者都能够了解研究的内容和重要性。研究论文本身,篇幅从45页到十多页都有,大大超过一般《科学》规定的文章长度。每篇文章列举的参考文献,有的多达115篇,也大大超过相关的规定。规定是人为的,可以改变。这样的专辑,在《科学》和《自然》好像从来没有过。这11篇文章,由一个47人的国际团队花了15年时间做出来。他们当中有些人我认识,甚至很熟。他们居然在作者当中,让我多少有点吃惊。因为他们都不是研究古人类的。是他们特长的研究方法和与古人类相关的其它方面的内容,使他们进入了这个研究项目。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多学科交叉研究,一个典范。能够认识到科学第一,从而能与别人合作把工作做到家,与别人共享科研的成果,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尤其是这样一辈子难遇一次的重要工作。

      这个研究的主要领导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类学家蒂姆·怀特(T.White),是其中10篇文章的作者,而且好几篇都是第一作者和(或)通讯作者。这大概也是一个记录,要再打破它,估计不容易。这个过程中,让我感兴趣的是一个小插曲,涉及和这个研究有关的一位研究生:Faysal Bibi(毕毕)。在12月18号《科学》介绍2009年十大科学突破中和艾迪有关的研究时,Elisabeth Pain在“科学生涯”(Sceince Careers)一栏中,写了一篇文章:“年度突破:两位古生物学家的故事”(Breakthrough of the Year: A Tale of Two Paleontologists)。故事当中介绍了两位年轻人。其中一位研究生(现在是博士后了),就是毕毕。

      毕毕是黎巴嫩人,生在贝鲁特。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类学系读的大学。毕业后,他没有立即去读研究生,而是先工作了一段时间,包括在怀特的实验室工作。这也让他学到了更多的动手能力,并且参加了怀特在埃塞俄比亚的野外发掘,并在野外找到过“艾迪”的化石。此外,他自己也开始了自己在非洲的独立的野外工作。2004年,毕毕到耶鲁大学读博士。这当间他仍然保持了自己的野外项目,一直持续到现在。毕毕和我的一个博士后是好朋友,他们一起到非洲做野外,因此我很早就认识他。他的训练和对科学的热情,我没有办法和我认识的国内研究生来比较,因为那会让很多人伤心。去年,毕毕准备在2009年毕业的时候,开始申请博士后。其中之一,是到我这里来做博士后。但最后他没有被选上,一是因为竞争激烈,二是他的研究有点不合我们想要的博士后的类型。我们都认为,他会是一个很有竞争力来做研究员的人,因为他能带来不同的研究内容和方向。但对于博士后而言,反而不合适。这多少有点命运的味道在里面。幸运的是,他得到了一个法国学校的博士后位置,使他能够在科学的道路上继续下去。

      Pain的文章中,提到毕毕虽然不是那11篇文章中任何一篇的作者之一,但他的相关工作,对艾迪的生活环境重建有贡献。对于一个参加了野外工作,发现过相关化石,自己的工作也对艾迪的研究有贡献的研究生,他不是那11篇文章中任何一篇的作者之一,不知他是怎么想的。估计在那15年当中,参加过相关工作的学生太多了,所以能进入那个光荣榜的人不得不有些限制。相比之下,我们在内蒙、新疆等地一起工作的学生,我们的文章中他们通常会是作者,大家似乎都习以为常。终于有一次,我的一位老师说:怎么别的学科都是学生写文章挂老师的名,我们这里却反过来了,好像做老师的在为学生打工。有点让人哭笑不得。

      毕毕还没有找到自己最后的归属,可以全心去做研究。未来在何方?这是Pain文中提出的一个问题。知道能得到一个自己能安心做想做的事的位置不容易,才能好好的珍惜,去努力做事情。看到Pain的文章后,我给毕毕去了一个电邮,是他耶鲁的地址,不知他现在是否还能收到。我想说,希望Pain的文章,能让他被重新发现,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不过,他这样的人,能在非洲的那些荒漠上自己去跑、去打拼,真的用不着别人去操心他如何过日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80177.html

上一篇:和Nature编辑聊天以及《科学通报》的未来
下一篇:吃在风波庄

38 武夷山 赵星 王铮 徐磊 桂耀荣 王桂颖 鲍得海 王琛柱 刘进平 陈绥阳 朱志敏 王德华 杨远帆 钟炳 陈苏华 熊李虎 黄晓磊 刘畅 徐庆征 王启云 苗元华 柳东阳 刘玉仙 王力 陈湘明 李学宽 李淑瑾 李永丹 虞左俊 赵祺 陈威震 littlejoy djiang pkuzeal zhaowanfu zhouchunshan songwjaa xuyiliang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02: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