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雪化之前去看冰 精选

已有 6474 次阅读 2009-11-15 08:11 |个人分类:南极回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刚刚看完电影《2012》,很壮观的科幻片,挺好,很多感觉,一时说不清。我从小喜欢看电影,黄金时代是在三年自然灾害后、文革前那几年。那时我父亲在地质局做工会主席,是一个当时我并不知道的无关紧要的领导位置。那几年日子似乎很富足,有吃有穿,还有很多文娱体育活动。最常见的活动有三:一是篮球比赛,晚上常常在我们机关的灯光球场比赛。球场四周站满了观众,为己方队员鼓劲,怒吼裁判,气氛很热烈。二是跳“蹦查查”,也就是现在说的交谊舞。前两天我还在听“黑鸭子演唱组”演唱的《小白船》,那个音乐就是当时跳慢三步嘣查查时最为流行的一支曲子,我很熟悉 (附在下面)。现在再来听这样的音乐,也觉得在文革中它该被批判,太小资了一点。三就是看电影,从“一江春水向东流”到“上甘岭”,各种黑白片差不多每周一场。电影是在一个大饭堂演,自带凳子,不是很严格地“凭票进场”。有些电影是重复放映,但我每场必看。头上顶一木头方凳往饭堂里挤,到了门口被人拦住问我要票,我有时有,有时没有。通常会有认识我老爹的人在看门,就说:这是孟主席的公子,就把我放了进去。一直到现在我都很怀念那个时候,除了看电影比较过瘾,也觉得这个世界上能被称做主席的人没几个,我老爹曾经是其中之一,心中暗自豪。

      我会在《2012》刚上演就去看,除了小时候留下的孽根性,还因为我们馆里的一个天文学家在电影上映当天给大家送了个电邮,说:“电影‘2012今天上映(星期五13号),它将会继续造成一些社会恐慌,让人认为某些宇宙力量将会把世界带向末日。现在,互联网上有差不多5千万个网页论及2012的恐惧,这其实就是一帮科盲对一帮不关心科学者搞的一个恶作剧。”有了这个专业预警,我更有要去看的理由了。看过电影后,我不得不说电影里的特技很好,节奏不错,场面很大,周末看一下可以放松心情,顺便拉动一把这差不多是世界末日的可怜经济。

      看这样的电影,除了娱乐,一个好处是会让人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也是我为什么在秋红以后,心情忽然转到雪化之前去看冰的原因。全球气候变化虽然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甚至带些阴谋论的色彩,但它毕竟是一个比较切实、能看得见的问题。看完电影后,就把夏天去看冰川拍的一些照片翻出来,说点当时的感觉。这几年有不少研究和报道,说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中甲烷气体正被释放出来,北极海冰在迅速融化,其结果会影响北半球的大气循环和天气状况,从而改变气温与降水模式。在地史上,南极的永久冰盖比北极的要形成得早,规模要大很多。如果两极的冰加速消融,北极冰肯定是要先融化光。所以,今年我决定先去看一眼北边的冰。

      坐游轮到阿拉斯加冰川湾,看哈勃冰川,非常的漂亮。看上去淡蓝色的大陆冰川,在深蓝色的山前显得十分壮观。因为知道冰是冷的,那巨大的冰川在海面上看起来显得很安静。但我知道,那只是一个错觉。重力让冰川从山谷向海洋缓慢的移动。在运动时,冰川的力量巨大而无情,一路上刨掉山脉中的岩石,把石块带走,留下冰川槽谷或U形谷。当两条冰川汇合后,所挟带和搬运的岩石碎屑,就会在两冰川之间形成中碛。从高处看,好像是冰川上有车跑过留下的车辙。近了才知道,那些都是岩石碎屑。冰川在千、万年的运动中,能把岩石碎块研磨成粉末,当融在海水里时,会让海水显得浑浊发灰,有特别的反光效果。在冰川与海水交会的地方耐心的等待,就可以看见冰块崩塌的景观。如果崩塌的块比较大,掀起几十米高的浪花,像巨大的爆炸,紧随着是冲击波形成的浪,扩散开来,惊心动魄,有点科幻的感觉。最不可思议的是那些肥肥的海豹,躺在那么冷的冰块上,就像有钱人脱光在海边沙滩上晒太阳一样若无其事。

      真正惊心动魄是坐直升飞机往山麓冰川去。飞机很小,连驾驶员可以挤进去7个人,而且得先要体重,然后肥瘦搭配分座位,以保持飞机的平衡。这一来,更让人担心,连乘客肥瘦都是个问题,这东西会不会飞呀飞的飞翻过来?加上天气不好,细雨蒙蒙,还有风,心一直悬着。不过我们还是起飞了,慢慢地离地远去,向山谷中飞行。时而因气流的原因,有瞬间的忽然下坠,让心紧一阵松一阵,手心都捏出了汗。向山谷靠近时也很恐怖,好像飞机马上就要撞到山头上。飞机落到山谷间的冰川上时,心才放下来。人踩到冰上,一切都很新鲜很刺激。脚下的冰有一千多公尺厚,不可思议。飞行员让我们注意,千万别乱窜,掉到冰缝中就麻烦了。低洼的冰面,有集下的水,有些冰裂缝中还可以看见水在流动。那水是如此的清澈,我忍不住捧起来喝了一口。我想这里的水就地装瓶,便可以拿到城里去当上好的矿泉水卖了。因为天气不太好,时间也比较少,我没有往远处走,有点遗憾。那乌云密布的天空,黑色的岩石,冷峻的冰川,让我感到人是如此的渺小和脆弱,无能为力。同时也问自己:我们真的能有本事把地球大气加热,让冰都融掉,把自己淹没掉吗?人定能胜天吗?

     看过北边的冰川,我的下一个目标,是希望去看南边的冰川,最好是在2012年结束以前。

































黑鸭子演唱组 -《小白船》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71093.html

上一篇:秋红心情
下一篇:评说皆有道理,读写都是文章

26 李侠 武夷山 张志东 黎在珣 廖永岩 王桂颖 王海辉 郑融 祖乃甡 梁进 曹广福 王德华 杨远帆 寸玉鹏 钟炳 杨秀海 陈国文 张丽娜 黄晓磊 李志俊 王力 陈湘明 高建国 孟羽 littlejoy pkuzeal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3: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