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从NSFC与NSF申请书的差别说科学哲学 精选

已有 13802 次阅读 2009-9-7 06:24 |个人分类:期刊基金SCI-NS|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最近几位哲学家博主和别的博主、游客在讨论科学和哲学的关系,他们的讨论给我各说各话的感觉,没有交集的点。刚好基金发榜完毕,几家欢喜几家愁。所以拿基金申请说事,发表一点关于科学哲学的感想。这些内容去年就写得差不多了,一直放着没有再动,这次翻出来修改后贴上。

            我曾经写过一篇“NSFCNSF基金评审标准的主要差别”博文。因为评审标准都是公开的,而且适用于不同的学科,所以比较了以后,可以说两个基金委评审标准间的“主要差别”是什么。但申请书不同。一个人能见到的填写好的申请书有限,不同学科的申请书内容、科研文化也会有差别。我的比较仅是我知道一点的领域的一个局部间比较,可能存在系统偏差 ,先说明一下。这里我想说两点差别,它们在深层次上是相关联的。

            1) NSFC申请书中有很个独特的一个条款:本项目的特色与创新之处。这个条款的设立,我想是希望以基金来鼓励创新。但很多人可能会为填写这一款伤脑筋,如果申请人是那种认真的人的话。创新不是随便说有就有的,真正的创新谈何容易。我们绝大部分的研究,是已有研究的扩展、深入,或者换了方向、方法、思路等等。如果每个项目都能有几个创新点,中国的科研早就用不着在SCI上打转了。一个项目即使准备使用新的方法、思路来做研究,它能否算得上是创新,没有一些结果之前是谁也不知道的。新的方法很可能出现失败的结果,或者即使有结果也是量上的变化,不能算做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因此,在申请书上要申请者说出自己的研究有什么潜在意义是可行的,但要说自己研究的创新之处,多少有点鸡还没有吃到米,就要先说自己的蛋如何好的味道。此外,一个研究算不算创新,得由科学界来认可,不是研究者能自封的。NSFC的基金评审条款第一条就是:“着重评议申请项目的创新性,明确指出项目的研究价值和创新之处。” 先不论这个评审条款的意义如何,至少在有这样一条款下,申请书中再要申请者自己来说自己研究的创新性,似乎没有必要。最后大家只好把用了什么新方法,新仪器,新的工作区域,新的材料等等,只要过去没有试验过、用过的东西统统都硬着头皮写上,算成创新之处,尽管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创新。但这么要紧的一条不填上点内容,申请肯定是要挂的。结果创新成了人人都能的事,最后也就变成可有可无、无关紧要的事了。

            2) 一个更重要的差别是在研究思路上,多少和哲学有点关系。NSFC的申请书中有一个主要款项:项目的研究内容、研究目标,以及拟解决的关键科学问题。在这个题目下,申请中通常看到的用语是,本项目将对某个科学问题“提供有说服力的新证据”,“初步建立揭示”什么的规律,对某个现象进行“客观分析和评价,细致的、深入的、综合性研究、分析、推测”;希望“建立一套”什么体系,“达到什么目的”或者“解决什么问题”。相比之下,在NSF的基础科学研究项目申请书中,除了常规的研究目标(objectives)外,比较强调“假说的检验”(testing hypothesis)。常常在会评中,会听到评审者说某个申请没有任何假说的验证。这通常是一种负面看法,认为该申请的研究,缺乏科学方法。

            相比这两种情况,NSFC申请中的方法和思路,更多的带有归纳的色彩。而NSF的申请中,尤其是假说的检验类型,带有更多演绎的色彩。后者通常是先阐述一个已有的假说,这个假说会有什么预期的结果,而申请者的研究结果可以与预期结果比较,以检验假说。这两种思路,应当说都有它们的长短处,而且在科学哲学上也不是弄得那么清楚的。但在NSFC的申请中,一边倒地没有(至少我没有见到过)假说验证的提法,我觉得这体现出一种科研文化上的差别。

             假说的检验基本上是哲学家提出的一个哲学概念,它是科学活动中的一种思想方法。从NSF基金申请中这个概念的广泛出现和被重视,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哲学和科学仍然紧密相关。这种情况的发生,和西方科学发展的过程有关。举一个例子:60-80年代对生物支序系统学(Cladism)的争论,可以说是科学哲学融入生物学领域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涉及的主要科学哲学是波普尔的证伪学说。科学哲学在20世纪的发展,主要是以物理学为其科学基础。搞科学哲学的人,比如库恩,波普尔等都是学物理出生的。生物学相对于物理学是个年轻的科学。生物学(biology)这个词到了19世纪才被创造出来。此外,生物学,地学等学科涉及的问题和物理学问题也有很多的差别。前者中一些学说只能依据非直接证据,很多现象边界模糊,只能在统计学上有意义,很多现象不能重复(比如地球历史中的各种生命、自然现象),等等。哲学在面对生物学、地学等学科时,似乎有点不知所措。波普尔根据物理学的背景,可以在讨论证伪时用发现一只黑天鹅就可以证伪“天鹅都是白的”这个假说来做比喻。但在生物学中发现的那只天鹅即不是全白的,也不是全黑的,而是花的:全身都是白的,但翅膀上有几片黑色羽毛。它证伪了“天鹅都是白的”这一假说了吗?有,也没有。因此哲学上就出现了“弱证伪”(weakly falsifiable)这样的概念:一个假说所预言的现象,在实际观察中结果和假说相勃,但这个结果只能削弱这个假说而不是推翻这个假说。这个被削弱的假说(有些现象它不能解释或相矛盾)仍然是最好的、可使用的假说(working hypothesis)。这里面的哲学问题大概要哲学家们写本书才能说清楚,我就不啰嗦了。我想指出的是,在对支序系统学有关的哲学探讨中,最后并没有一个大统一的哲学思想或科学方法,完美到能普适于所有相关的科学问题。但在这个争论过程中,哲学贯穿在科学问题争论的实战当中,而不是办公室里的纸上谈兵。很多搞自然科学的人也在探讨科学方法,使科学和哲学的讨论有机的结合起来。哲学在影响科学的过程中,也面对新的科学问题而在改变自己。观察这个过程,可以说哲学对科学的发展是起到作用的,但哲学和科学一样,从来没有完美的时候,它自己也在发展,在贫困、难于突破的泥坑里打滚。所以它也不可能以真理的地位去指导科学。此外,我也觉得生物学、地学也许在21世纪为科学哲学提供了新的舞台。

            回过头来说为什么NSFC的申请中缺乏从假说的检验角度来构建的科研项目,我觉得这体现了中国科学中的一个空缺,即科学和哲学以及科学方法等,基本上没有在中国科学界中形成过实质的讨论,缺乏了诸如生物支序系统学中对科学哲学讨论那样的广泛、激烈争论过程。文革中科学界因为政治原因被辩证法垄断并庸俗化。比如说某人上街购物,摔一跤跌落两颗门牙,疼苦以后他会辩证地看:掉了两颗牙是件坏事,但也让自己学到了以后上街不要自己走路,要打的,坏事成了件好事。这种哲学让大家对哲学失去信心和热情,或者不敢或不屑去碰。因为这些原因,科学界没有真正地和哲学打过交道,科学和哲学也没有真正地交融过。因此,在NSFC的申请中,很少出现体现某种哲学思想或方法论的研究方案来。

            假说检验的思想,从科学哲学上来看不一定是一个能完全自圆其说的方法论,但它有一个我认为正面的特质:就是对传统思想、对权威的质疑。传统的生物学、地学有很大的经验成份在里面。一个权威人士的看法可以成为定律。但经验、权威通常也会出错。在对于生物支序系统学的争论中,引入假说检验的概念、证伪的概念,尽管今天从纯学术角度上说,结果不一定是完美的,但一个实质的进步在于,由于这样的哲学思想引入,人们在做科学研究时,更看重证据而不是经验和权威。一个学说的提出,不再看你是谁,而是看你有什么证据;无论你是谁,你的学说要经得起检验。通常一个学说或假说来自于权威人士,如果一个研究项目以检验这个假说做为出发点,它就带有挑战权威和传统理论的性质,这和创新就有了关系。因为创新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思想、方法方面的质变,是对传统的颠覆。检验假说这样一种构建科研项目的思路,有利于创新的实现。这更多的不是关于创新的开花结果,而是培育根和枝叶,让开花结果成为可能因此,与其要申请者自己列出项目的创新之处,不如鼓励他去挑战传统,这样更能达到真正的创新。而这个思想方法,和哲学多少是有点关系的。

 

(题头照片来自网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53902.html

上一篇:初秋拜偈李小龙墓
下一篇:玫瑰

50 徐明昆 周可真 曹俊兴 武夷山 赵星 苏青 杨学祥 李小文 陈学雷 周建锋 郭胜锋 王桂颖 鲍得海 王伟 章成志 陈圻 郭向云 陈儒军 鲍博 陈绥阳 曹广福 孙学军 王安邦 朱志敏 王德华 罗帆 肖重发 刘世民 吴渝 钟炳 戴小华 杨秀海 陈国文 赵美娣 刘立 刘凡丰 任国鹏 杨正瓴 盖鑫磊 魏东平 刘畅 苗元华 刘岩 陈湘明 王立 littlejoy yflchx christine zhouzhh zhaowanfu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6 08: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