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洄游的三文鱼 精选

已有 7415 次阅读 2009-8-31 02:1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曾经写过一段博文:三文鱼的洄游。那时从书上、电视上知道三文鱼的洄游是很壮观的,所以一直想找机会亲眼去看一下,是我人生愿望之一。这个愿望在我去阿拉斯加的途中得以实现。我在阿拉斯加的凯奇坎河(Ketchikan creek)看到洄游的三文鱼,在阿拉斯加首府朱诺(Juneau)看到被捕捞上来的三文鱼。凯奇坎河不大,相对一些大河来说,这里的三文鱼洄游规模比较小,但足以让我感到一种震撼。从入海口到鱼产卵的河道,距离大概也就几公里。在淡水河口比较平静的水中,可以看到大量的鱼聚集着,我有生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鱼。鱼的大小多在一尺半到两尺长左右,当地人说这些都是比较小的鱼。他们经常见到2050斤重的鱼。记录中的三文鱼,长8米多、重达1吨。但我见到的这些鱼,对我来说都是大鱼。他们缓慢的游动,或者就在原地不动,排成密集的队形,头冲着河的上游,在等待着,准备逆流而上。

       沿河岸往上游走,是激流险滩。在这些地段,成群的鱼把河水搅得翻腾,如开锅一般。最为艰巨的一段是一个水流非常急的瀑布,在河床黑色的岩石上溅出白色的浪花和水沫。这个瀑布在二、三十米的河段中,高差大约有十几、二十米的样子,由几段小瀑布构成不规则阶梯状,这也成为三文鱼洄游的阶梯水道。河道的一岸,人工修了水泥的护墙,防止岩石垮塌阻塞这个狭窄的水道。由于水流遄急,水声轰鸣,翻着浪花,这一段很难见到鱼,它们都在激流下奋力向上游。在瀑布陡峻的位置上,岸角边河水洄旋的地方相对较静,可以看到鱼们挤作一团,寻找着自己上游的机会。很多鱼借助河岸石壁往上窜,有的鱼则靠跳跃,腾空而起,跃上一个台阶,然后拼命接着往前游,再上前面的坎。有的鱼跳起来后撞到石壁上被弹回水中,是死是活就看它的命运了。不少的鱼跳上一个台阶后,还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又被激流冲回瀑布下,只好重找机会接着往上冲。

      沿河再往上游走,到了水流平缓的河道,这里水深也就到膝盖,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水底的鹅卵石和水中成群的鱼。在经历了过险滩激流的奋斗后,三文鱼在很缓慢的游动,像是休养喘息。有人在岸边垂钓。虽然河中可以看见如此多的鱼,但上钩的鱼不多。这个时候三文鱼基本上不吃东西了,否则这么窄浅的小河中,将没有足够它们吃的食物。偶尔也会有鱼上钩,在水中挣扎扑腾,钓鱼者有了收线牵鱼较劲的乐趣后,把十来斤一条的鱼又放回水中。垂钓在这里是一种户外活动,只是好玩,与吃和放生都没有关系。这种状况下,人也不会有鱼都是跑了的那条大的遗憾。真的想抓鱼,只需要拿根棍子到河道里去打去叉,拿块石头去砸,或者人就站到水中用脚踩就得。拿根鱼竿在挤满了鱼的河道中垂钓,多少显出点人的幽默感。

      三文鱼产卵的水道是如此的浅和平缓,成群的鱼在这里安静地游动,等着产完卵后的死去。这里有一个人工的三文鱼孵化场,可以见到从鱼卵到幼年个体鱼的标本。一个个水池里是人工形成的激流,里面是手指头长的鱼苗,随着水流中在池子里快速转圈。人工孵化,可以增加幼鱼的存活率,起到保护三文鱼的作用,目的是让我们可以更多、更久地吃它们。孵化的过程,无论在人工还是在自然状态下,都是平和的,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地方。幼年的鱼苗,绝不会知道自己来自于什么样的艰辛,更不知道自己将来也要去经历那一番艰辛。有多少鱼伢子能从这静水溪谷游向那深远莫测的海洋,然后再回来,就不得而知、要看它们的造化了。

      在大自然设置的各种艰难中,三文鱼现在又多了一道要闯的关口,那就是在河口处海湾中人撒下的鱼网,专门等着洄游的三文鱼。鱼捕捞上来后,在渔船上就把鱼肚剖开,把鱼子取出,特别保存,可以卖好价钱。鱼存于冰块中,船到岸后马上收拾销售。这个季节的三文鱼真的是肥美鲜亮。弄一条来,皮一剥,把桔红色的肉切好,沾点酱油和芥末,或者什么佐料都不沾,往嘴里一扔,新鲜、味美、地道的三文鱼生鱼片。当然,还有很多别的吃法。

      可惜天气阴雨,时间也短,没有拍到什么好照片。我想我还会有机会再去看三文鱼的洄游,那是生命的一种奇迹,也是一种自然的过程。尽管很难见到三文鱼在海洋中的生活,能见到它们洄游的水道、产卵、孵化成长的地方,以及鱼群洄游的过程,是一种生命在另外一种生命面前毫无遮掩地演示自己如何和自然打交道,已经很开眼界了。三文鱼在这个星球上生活了上千万年,年复一年,一代又一代,该去的去了,该回的回来;有的淹没在海洋里,有的夭折在旅途上,有的成功洄游。每一个生命历程都不容易。无论每个个体的命运如何,它们一起写下了三文鱼的故事。而人可以感叹三文鱼洄游的艰辛、壮观和不屈不挠,同时也赞赏它们肉的鲜美,这大概就是人不同于别的生物的地方了。


等待




激流前的拥挤






跃龙门


被冲回去的鱼


激流后的平静


鱼群和钓鱼者




始终之地的鱼


从鱼子到鱼伢子


刚被捕捞上岸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52388.html

上一篇:决定性瞬间
下一篇:初秋拜偈李小龙墓

20 李侠 武夷山 刘玉平 郑融 任胜利 陈绥阳 曹广福 王安邦 王德华 罗帆 钟炳 杨秀海 陈国文 刘立 方运潭 吕乃基 苗元华 陈湘明 李学宽 littlejoy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08: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