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上海印象 精选

已有 8033 次阅读 2009-8-15 07:2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看改革开放的变化,要去两个地方,一是深圳,二是上海,几年前我都如愿以偿。深圳是改革开放的首发,奇迹的一种。它如盛开的牡丹,有鲜艳的花朵,但没有多少根深蒂固的文化。能说的就是那个当年的小渔村,最后被钱和挣钱的汗水淹没。上海却是黄山松发新枝,有新绿,也有盘根错节道不尽的历史,和岁月的斑驳痕迹。

   几年前去上海,在外滩边上那家老字号的和平饭店住了三个晚上。从虹桥机场到外滩,我从路标上第一次知道了外滩的英文写法:the Bund。那里曾经是租界,在黄浦江江边上,
当年有些地方竟然是华人与狗不能进去的。和平饭店较大的北楼,原为沙逊大厦(Sassoon House),是由伊拉克出生的英国犹太人维克多沙逊爵士 (Sir Victor Sassoon)所建。此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服务于英国皇家航空队,受伤后靠双拐而行。但他的家族金融生意广布于香港,上海和加尔各答,主导了20世纪初上海滩的商业和房地产业。和平饭店2007年以来在装修,好像最近装修好了,估计会更贵。我庆幸自己有机会在涨价之前住过。装修前的房间很有点旧时的气息,天花板很高,深红色的老式地板,上面没有铺地毯。那种地板在现代化饭店中是找不到的,必须露在外面让人看。过道上挂着当年宋庆龄等来住时的老照片,卖的是上海滩的名气。临江的房间极贵,不是普通人能住的。旁边的房间,可以见到狭窄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也是上海滩的味道。在楼上花园餐厅里用餐,可以看到黄浦江,江面上的行船,和对岸浦东陆家嘴如雨后春笋般冒起来的金融区楼群。外面街上20元一顿的饭,这里200元都够不着。原因不是饭好吃,而是景好看。我没有那个钱,就自己跑到外滩上去看对岸的楼群、东方明珠,不用花钱。尤其在晚上,外滩的夜晚是很热闹的,灯火是辉煌的,行人是五花八门的。但不花钱看到的东西,和花了钱看到的东西多少会有些差别。

   和平饭店门口那些帮住客叫车的服务生,都是头发油光发亮,收拾得很到位的型男,浓郁的小K味道,很上海。感觉上他们都能跟人讲道理,但笃定不会和人打架;前者他们或许能赢,后者他们准输不赢。这和上海滩系列黑帮片中的爱恨情仇冷血杀手有一定距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历史上有川军、湘军,相当的勇敢顽强。有谁听过哪个当兵的说:阿拉上海宁? 和平饭店酒吧里晚上的爵士乐是一定要去欣赏的。乐手是一帮年纪六十来岁的人,音乐很地道,是那种我听不大懂的调。这个爵士乐酒吧曾接待过来自世界各国数不清的嘉宾,从美国总统到丹麦王子。还有偶尔混进来的老百姓,比如我。酒吧里昏红灯影中沙哑的萨克斯风,让人觉得是在新奥尔良,这可能是当年上海滩残留下来最有代表性的老东西了。喜欢不喜欢,留下这样的东西,总比留下黄金荣的三件套要强。和平饭店给人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像上海的缩影,如果你跟我一样在那里见到了,我相信也会记一辈子的。

   我在上海拍了不少的照片,但都不是很理想,因为上海的辉煌照片太多了。我的傻瓜力不从心,很难有什么意外的收获。选两张安静点的贴在这里,一张是在上海新天地的一个弄堂,一张在周庄的一个角落。在我有限的时间里,没有去陆家嘴看高楼、爬东方明珠,而选择去了新天地和上海边上的周庄。新天地有点特色,毕竟是商人们刻意打造出来挤人钱包的东西。精心设计的橱窗,体现出现代上海细腻的品味。僻静的小巷中,有异国情调的酒幡,悬挂在中式黑色房瓦的屋檐下。中西合璧的设计恰到好处,没什么夸张,透出一种游刃有余的味道。剩下的只是看的人怎么看的问题了。我进了一家酒吧,要了份威士忌加冰块,因为天比较早,没有别的客人,可以很清静地慢慢喝。我不得不说,新天地是个不错的去处,但并不适合搞科研的人。因为搞科研的人需要的是清灯苦读,而且不能吃得太好,否则就难坐得住。有位朋友说过:喝酒是为了工作,工作是为了喝酒。我觉得这话有点道理,但又感到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头,想了很久,始终没能绕出这个圈来。

   我脑子里江南水乡的印象,是在我导师家里看吴冠
中先生的画时建立的。但我不想多说周庄,尽管它是如此的江南水乡。我在那个有名的双桥前、当年陈逸飞写生的地方站了15分钟,想拍一张人少一点的双桥照片。但桥上拥挤的人群,像黄浦江水一样的连绵不断,无头无尾,我只好放弃了。显然,我来晚了。不过,要提一下当年中国的首富沈万山,他虽然富可敌国,修了半个南京城,但在平民出生的明太祖前,也是五子俱丧人被发配到云南之外。这里面的哲学,是今人可以学习的。沈家留下的,是周庄的空楼一座,和现在满庄都是的万山蹄,实在不如读书人李太白让力士脱靴的故事精彩。这是题外话了。

   我花了更多的时间,在南京路步行街走,在外滩附近的一些小街弄堂里穿行,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老上海的痕迹,尽管我并不知道那种痕迹该是些什么。 像我这样的走马观花,很难真正的理解这个伟大的城市。转到很晚的时候,饿了,就在一家很简陋的夫妻饭店里要了一碗阳春面。面端上来,上面飘着些葱花和几颗油星,是普通上海人过日子的清淡。吃面的时候,店家两口子也就着几碟小菜,吃开水泡饭当晚餐。女人低声说话我听不大懂,那种吴侬软语,不时用筷子头往男人碗里加点菜。男人闷头吃饭不吭声,估计是累了。忙了一天,也该他们坐下来吃饭、歇一会儿了。这个世界上,干活的人不挣钱,挣钱的人不干活。他们这个累样子,肯定挣不了多少钱。不过看着他们吃,我又感叹那么一小碟一小碟的东西,居然能把人吃饱,养出世界上最会赚钱的一帮人,还能让他们理直气壮地把外地那些大块吃肉的人都看作乡巴佬。那个底气来自何方?一个东方的都市,有过自己的痛,也有了自己的辉煌,它的内涵和秘密,藏在那些平铺直叙的日子里,不经意的和风细雨,没有什么遮掩的时候才能见识到。对还是不对,这就是我的一点上海印象了。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49425.html

上一篇:最后的普氏野马
下一篇:决定性瞬间

24 刘用生 武夷山 徐磊 刘玉平 陈龙珠 吴雄斌 梁进 刘进平 陈绥阳 王德华 寸玉鹏 陈中红 钟炳 张亮生 杨秀海 陈国文 徐建良 刘畅 吕乃基 苗元华 陈湘明 李学宽 littlejoy christin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21: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