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最后的普氏野马 精选

已有 11027 次阅读 2009-8-12 06:52 |个人分类:有关科学与教育|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上篇博文写到马,顺便再写几句马。我的导师和我的一个过世的学生都属马。属马的人在我的生命中很重要。不吃马肉,是我对他们的一种近似迷信的、非科学但有很多感情色彩的承诺。

   坐车沿216国道从乌鲁木齐往阿尔泰走,在准葛尔盆地中火烧山以北,乌伦古河的恰库尔图以南一带的戈壁,通常可以看到普氏野马,因为那里是普氏野马的放养区。 看野马已经成了到哈纳斯旅游路线上的一个景观。普氏野马原产于新疆准噶尔盆地和外蒙的干旱荒漠草原地带,因此又被称为准噶尔野马或蒙古野马。野马的记载始见于西周《穆天子传》。元代成吉思汗率兵西征经准噶尔盆地,猎杀野马是壮士的行为,谓“千群野马杂山羊,壮士弯弓损奇兽”。明朝的《本草纲目》中,有“野马似家马而小,出塞外,取其皮可裘,食其肉云如家马肉”的记述。

    1878年,俄国人普热瓦尔斯基(Nikolai Przhevalsky) )率领探险队先后3次进入准葛尔盆地以及附近区域,包括蒙古西部科布多郡(Kobdo)一带,捕获、采集到了野马标本。1881年沙俄学者波利亚科夫( L. S. Poliakov )正式以普热瓦尔斯基的名字命名“普氏野马”: Equus przewalskii (Przhevalsky的名字来自波兰,在波兰语中的拼法为Przewalski)。普氏野马到底是一个独立的物种,还是一个野马的亚种,或者是家马(Equus caballus)的一个亚种一直存在有争议。最新的研究把它定为野马的一个亚种(Equus ferus przewalskii)。在欧洲等地野马绝灭后,普氏野马是保留下来的野马的唯一现生代表。

    野马可以和家马交配并产生有繁殖能力的后代。从生物种的概念上,它们之间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生殖隔离。但野马有33对染色体,而家马少一对,有32对。这让野马和不同品种的家马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别。形态上,野马头部相对较大且短钝,体毛棕黃色,向腹部渐变为黄白。背中央有一条从马鬃到尾根的深褐色脊中线。马鬃短而直立,和家马的飘然长鬃不同。野马额头上基本上没有“刘海”,而家马有。野马尾根部有短的马尾毛,而家马整个尾巴都是很长的马尾。此外,野马的马鬃和马尾每年可以替换,而家马的则不替换。除了染色体数量的差别,普氏野马和家马之间在基因上的差别很小。

    普氏野马的发现曾轰动一时,但也引起大规模的捕猎,加速了种群数量的减少。由于人类的捕杀,牧场的扩大等人类活动,致使普氏野马分布区急剧缩小。最后一次观察到的野生个体大概在1969年。之后,野生的野马变为“野外灭绝”。1974年、1981年和1982年,中科院和新疆大学等单位曾组织过考察队,到北疆的野马产地考察,结果无功而退。

    人工饲养开始于普氏野马刚刚发现后不久。成年野马很难捕获,它们机警且善于奔跑。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一些俄、法、英等国的研究机构选择捕捉刚刚出生的小马带到欧洲。有几十匹野马驹(具体数字不详)被相继运抵欧洲,成为第一批人工饲养的野马。20世纪90年代,一些野马的野外放养计划启动,最重要的一个在外蒙。1985年在准噶尔盆地的野马还乡计划开始实施,有11匹(也有数字是18匹)野马先后从英、美、德等国运回新疆,使当年的野马故乡又有了野马。经过20多年的人工繁殖和野生放养,现在野外放养的马群已经可以自行繁殖。2008年,普氏野马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 Red List )中的保护状态已经由野外灭绝更改为濒危。但放养的野马,无论在外蒙还是新疆,除了人类活动的因素外,比如它们夜间过路时被汽车撞死的事件屡有发生,还面临自然环境剧烈变化,疾病,以及和家马杂交而失去基因多样性等因素的影响,使这些种群个体数量很小的大型哺乳动物在野外的生存处于很脆弱的状态。

    2007年,我们去探索一个偏僻的野外地点,差点陷车。那个地方要是陷了车,我们几乎是死路一条。但在路上,我们见到了一匹飞奔的野马。我在仓促中拍了两张照片(最后两张),可以看出它奔跑的快速,一路尘烟。也可以看见它的基本形态,肯定是野马无疑。问题是,它是真正的野马,还是重新引进的野马?有两点理由,让我一直觉得、希望它可能是残存下来的野马:1)这个区域,和我所知道的野马放养区有一定的距离。当然,也有可能是放养野马分布区的自然扩大,这是件好事。2)我们见到的放养野马都比较温顺,很多都待在公路附近, 野马沿公路分布,可能是它们觉得有安全感,因为车辆多的地方狼比较少。从观察到的公路边野马群来看,人可以接近它们,很少见到它们有惊恐的状况,也从来没有见到任何快速奔跑的情况。第一张和倒数第三张照片的那只孤立的公马,显然是被别的公马战败后赶出群,身上有很多咬伤。但它似乎在路边上也不是很害怕人。 2007年见到的那匹马奔跑起来的样子,感觉上很有点野性。当然,如果是放养的野马重新获得那种野性,也是件好事。但我希望那匹马是真正的野生马,最后的普氏野马,还没有被赶尽杀绝,算是我的一种奢望或者是梦想吧。


(最后一个附件,我觉得是不错的一篇文章,对马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深究一下)












家马-野马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48857.html

上一篇:哈萨克牧羊人
下一篇:上海印象

24 李宇斌 李侠 武夷山 杨玲 李小文 刘全慧 刘玉平 郑融 刘进平 王安邦 朱志敏 王德华 钟炳 杨秀海 王培会 陈国文 熊李虎 刘畅 苗元华 王力 陈湘明 李学宽 geo littlejo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13: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