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哈萨克牧羊人 精选

已有 7200 次阅读 2009-8-9 08:52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年北疆雨水多,草好,可惜庄稼因为气温低长得不太好,七月份了,大片的油葵还没有怎么开花。但戈壁滩上见到的羊、马和骆驼都明显地多了。还碰到两个哈萨克牧民。第一位是年轻人,我从山上下来吃午饭时先看见他的枣红马,两条腿被绊马绳连着,马很精神但性子烈,我走近它,它就很警觉地看着我,还跟我示威,不要靠近它。马的主人戴了副墨镜,跟内地80后一样地酷。他大概好奇这帮人到这样的山沟里来干啥,骑马到我们停车处来看热闹。天很热,我们开了一个西瓜,我给了小伙子两牙,他不客气地吃了。我跟他聊了会天后,请他骑上马,想给他照个像。没想到他把马备好后让我骑,说:我的这个马的吗,很厉害地吗,要当心不要掉下来地吗。搞得我有点紧张,但还是骑上去了,感觉比站在地上高,看得远。如果不是有工作,摔下来还得别人抬,我真的很想在这戈壁上跑上一趟。哈萨克牧人自告奋勇要为我照相,我有点犹豫。他整个一双劳动人民的手,我怕他不知怎么玩相机,把镜头闪光灯捏碎了。但他的好意我没办法拒绝,只好教他怎么捏。老兄霹雳啪啦一通照,等我下马来一看,还好,除了我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拍到了。我给他拍的照片他很满意。问我:你的这个相机的吗多少钱的吗?我说:这个和你的马一样的吗,我们可以换的吗?他笑笑,骑上马挥鞭一溜烟去了,很潇洒。我估计他的马比我这小日本造的傻瓜要值钱。

    第二位牧人,是我自己独自碰上的。那天风比较大,呼呼的,没有听见他的到来。猛一抬头,他和他的羊群都离我很近了。通常我对牧羊人不会紧张,总是远远看见羊群过来,又慢慢地过去,很平静。但这一次我被吓了一跳,原因是牧人和羊群的突然出现,而且牧人骑在马上,戴了副口罩,把整个脸都遮住,盯着我让我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像是碰上一位到西域来找我算帐的高手,或者是碰上了位得了猪感冒的人,躲到这戈壁滩上来恰好被我碰上。这个夏天猪流冒把人都弄得有点神经质。我们对看了一会,他取下口罩,下了马,没有点我的穴,我才放下心来。 原来是位哈萨克老人,有六十多了。我说你这马漂亮,他很自豪地撩起马的长长马鬃给我看。那马确实漂亮,马鬃在风中飘起,睫毛也很美,让我想起金庸的白马啸西风 。我给马和老人都照了像。他又问我有没有看见他的那只褐色大尾巴羊,那是羊群中最大的一只羊,是他的骄傲。我当然看见了,单是它那尾巴,就可以熬出一、二十斤的羊油。 我从82年开始领教羊油炒的菜,不是饿到前胸贴后胸,我怎么也吃不下去。老人又告诉我他儿子在家种地,他出来放牧。说他家在山那边什么什么地方,让我去访问。他那群羊有三百来只,今年一头羊连毛带肉可以卖到6、7百元。我一算,老先生也是戈壁滩上的万元户了。

    金庸的白马啸西风故事,讲上官虹和白马李三两口子为了一张高昌迷宫地图战死,白马带着他们七、八岁的女儿李文秀跑入沙漠,到了哈萨克人的居住区,被汉人计老人收养。
李文秀长大后和苏普结为好友,又在一指震江南哈萨克人华辉那里学了一身武艺,历经爱恨情仇,最后骑着白马,茫茫然回到中原。现实生活中,哈萨克牧人的坐骑都养得溜光水滑的,真的都是养马高手。他们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的江湖浪漫,过着平静的日子,赶着自己的羊群,跟随季节的脚步走, 基本上是在利用新疆的太阳能,养活自己和家里人。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48283.html

上一篇:淘气与造枪打游击
下一篇:最后的普氏野马

23 陆绮 武夷山 李小文 王桂颖 张光明 刘玉平 任胜利 刘进平 陈绥阳 王安邦 王德华 肖重发 寸玉鹏 钟炳 徐建良 刘畅 苗元华 刘岩 王力 陈湘明 李学宽 littlejoy quanshui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6 1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