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淘气与造枪打游击 精选

已有 5127 次阅读 2009-8-7 06:03 |个人分类:我的父母与学生时代|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俞立平先生写“小时候的挣钱之道”,提到做链条枪。我跟了一句留言:“我可是也干过,很有一点技术含量。” 俞老师问:“你做的枪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是民用的还是军用的?”这个不好说。枪这个东西,你拿它来打麻雀,它就是民用;你拿它来打人,尤其是坏人,它就是军用了。因此想起来写一段童年往事 。

    先说淘气 - 小时候我们一帮男孩都很淘气,那个折腾,搞得我们那几栋宿舍楼都不得安宁。各种故事很多,其中一个小故事,是我们折腾一个叫刘金波的人。那人当时大概是40来岁,上海人。上海人虽然把上海以外的人都看作乡巴佬,但自己孤身陷于他乡蛮夷之地的时候,又为他们城市人的高傲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刘先生是单身,戴一副眼睛,估计也是知识份子,大概着急自己的个人问题,头发有点谢顶了,让他看上去比较好玩。他是个好人,从来不跟邻居有什么问题。可惜他是个上海人,又碰上我们一帮学校停课后没事做四处犯混的家伙,让他吃了些苦头。有一回,他带了个女人回来,大概是在搞对象。那个时候,男人要带一女人到自己家里来可是重大新闻,人们都以除了祝福以外的各种心态来看待。

    刘先生家住一楼,刚好在宿舍楼门厅边上的那一间。我们看见他们人进了屋,窗帘却一直放下,就在一边议论,好像发现了重大敌情。一般谈对象的人,把自己一楼房间的窗帘放下,合情合理,多半是不想影响别人或者不想被别人影响,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保持一点隐私,该干啥干啥。可那个时候不一样,我们一帮小孩爬到他的窗台上嘭嘭嘭地敲窗户,还用挺押韵的声调理直气壮地喊:刘金波,刘金波,你在干什么?!那种情况下,刘先生无论在干什么都会火冒三丈。平时他就受了我们很多气,现在的关键时刻,他已经怒不可遏,提着嗓子,用上海话狂骂着,疯子一样从屋里冲出来,要跟我们拼命的样子。但这正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样子。当年我们受党的培养,经常看地雷战,地道战的电影,知道怎么跟敌人打交道。我们那个宿舍楼的门厅,电灯坏了没人修,晚上一片漆黑。我们早就预料到了刘金波的后续动作,事先就在门厅里布下了绊马绳。他飞奔出来想整我们出气,可是由于太激动,跑的速度太快,也没有注意到脚下,结果被绳一绊,整个人就像导弹一样从门洞里飞了出来。好在外面不像现在到处都是水泥地,而是一地的稀泥,他着地后滑行了一段,除了把自己从头到脚弄脏了外,皮肉没有怎么受伤。一边喘气一边骂一边四处摸自己的眼镜,费了点时间。那个女的也没说出来帮帮忙。我们在远处看着,高兴得拍手唱:刘金波,刘金波,面坨坨!他肯定气得牙痒痒。他那对象最后有没有谈成我们就不怎么关心了。佛教里面讲功德:“恶尽言功,善满曰德”。那时我们即无功,也缺德。我现在的工作,经常要在荒无人烟的野外走路晒太阳吃苦,有时候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在为自己造的孽还债。

    再说做枪 - 因为那时我们很野,所以就想到造枪来玩,很自然的逻辑。有了枪,我们还怕谁?我们造的枪可以说是各式各样的。我手比较巧,做出来的枪很漂亮,而且一直想做一把跟真枪一样的枪。我做的最高级别的枪是这样做的:先用质地比较硬的厚木板,用锯子锯出真的手枪大小的胚子, 用机油沁泡后,再用刀修到很漂亮、很光滑。后面一块锯开,是为了以后套上橡皮筋做击发装置。前面枪管部分用钻头打一个小指头粗的管道,然后把一根锯得长短正合适、小指头粗的钢管外面抹上胶敲进去,这就是枪管了。再用一种打孔用的钻子在钢管内壁一个方向钻一通,目的是让钢管内有螺旋的膛线或来复线,这样子弹出膛时就会旋转,会发射得比较准,比较远。做枪管的钢管,内径和竞赛用的小口径步枪子弹壳外径一样。我的手枪子弹都是用小口径步枪弹壳做的。先在弹壳底部钻一很小的孔,然后把一种火纸的一面揭掉,把火药对在小孔上用胶水沾上做底火。等底火干了后,在子弹壳里装半筒鞭炮的火药,或者是火柴头上刮下来的火药,然后塞上一点纸。弹头有两种,一是在剩下的空间里装些钢砂,用蜡封住,这是比较低级的产品。我的发明就是装铅弹头。铅弹头的来源是牙膏皮。那时的牙膏皮是铅做的,收购废品的人一般用两分钱收它。我把牙膏皮用陶瓷的坩埚在炉子上熔了,然后浇铸在泥做的模子里,一次可以浇铸20枚弹头毛胚,把胚子用砂纸打磨光,装到灌了火药的弹壳上。这样的子弹跟真的一样,打完一发马上换,不用装药,也不用现装底火,很方便,接近于真家伙。

    第一次试我的新式武器是在一个中午,我带了我的新枪出去,心里有点紧张。把上了膛的手枪对着院子里的一根木头电线杆,心里嘭嘭跳。 瞄了一下,砰的一声开了火,啪的一声,我知道打中了。正在检查陷在电线杆里的弹头,忽然有个女高音响起来:哪个王八蛋,大中午的放鞭炮!我一转头,看见一个女人,站在宿舍二楼一扇打开的窗户后面,穿了件白色的背心,披头散发,怒容满面。我忽然明白这正是午休的时候,我的那一声枪响,把她从睡梦中惊醒,也许还出了冷汗。我赶紧掉头就跑。那个时候还没有学会要珍重别人的感觉,尤其是午休时最好不要放枪,吵别人的美梦。不过她也没有预料到那一声响居然不是放鞭炮,而是我放的第一枪。

    我们几个都有了枪后,就到宿舍楼后面的山上玩打游击的游戏。攻山头,抢阵地,真开枪,跟真的打仗似的。开枪之前喊一声:我开枪了!这边的敌人赶紧把头低下躲好。枪声一响,就听见树丛被钢砂打得哗哗的响。那个时候我们对军事问题都很内行和关心,经常讨论的问题是用我们的手枪能不能把鬼怪式飞机打下来,后来都认为在山头上是可以的,尤其是刚好打到它的油箱上。接下来争论的是提前量该打五个机身还是七个机身,因为这涉及到飞机有多高,是对我俯冲还是离我而去。现在看来这些争论都没有什么创新思维。其实把山修高一点,让鬼怪式直接撞山头上最好。

    说这些故事,是因为我经常在想这个世界是怎么发展演变的。现在的小孩大概都不会像我们当年那么闹和没有规矩了,每天肯定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家庭作业,看电视,做额外的数学题,准备考试,画画,拉小提琴,跳舞,追星,背英语单词,准备考北大。 文革耽搁的一代人,没有怎么念书,但居然也成了博士,搞上了科研,做上了领导,似乎也不比学院式教育出来的人差到哪里去,不可思议。那么,我们现在灌输式的教育到底好在哪里?给孩子们一点童年的自由和快乐,让他们自己去造枪打游击,是不是也是可以选择的教育方法之一?这个我就真不懂了。假如我还能再过一遍这日子,我宁可选择去造枪玩,而不是待在家里做算术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47903.html

上一篇: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故事与感想
下一篇:哈萨克牧羊人

21 陆绮 武夷山 李小文 王桂颖 刘玉平 任胜利 祖乃甡 刘进平 陈绥阳 朱志敏 俞立平 钟炳 陈国文 徐建良 刘畅 杨芳 苗元华 王力 王立 littlejoy ying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6 14: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