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荒年的厨师,饿死也有三百斤 精选

已有 8574 次阅读 2009-7-31 09:53 |个人分类:以食为天|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三十年来的月亮,| 三十年来的月亮

    我们那里有荒年的厨师,饿死也有三百斤的说法。意思是说做厨师的,总是能多吃多占,所以都是肥头大耳的。我小学时一位姓黄的同学,他父亲是机关食堂的炊事员,连年的先进工作者。直到有一次他怀里揣了一斤肉回家,被同事抓着,成了小偷,一生功名都付之东流。当时这是件难以让我理解的事,后来想想,给自己和家人弄点好吃的,是人骨子里的本性之一。

    我后来做过两次炊事员的工作,一次在知青队,一次在地质队。当知青的时候,我们的正式炊事员是两个身体比较弱的女生。大家都以为做饭比在地里干活要轻松,就让她们两个弱劳动力做饭,是照顾她们,也是省下强劳力去开山挖地筑大寨田。可是干了几天后,大家都叫苦连天,因为那两位女生不会做饭,连着几天每天三顿都是成团的夹生饭,吃得这些修地球的强劳力脸都绿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大家为了肚子能吃饱,一致让我去帮厨。我一帮就是三个月。和那两个弱女子共事的日子,真的是不提也罢了。

    做炊事员首先得会烧火,所以炊事员也叫做火头军。 我们山沟里做饭烧的是碎煤粉。那两个女生是把煤粉直接用水拌了做成煤饼来烧,但这样的煤饼一烧就散,散了后塌做一团,空气没法进去,燃烧不好,烧饭的水都开不滚,一会儿冒一个泡, 跟放屁一样,半死不活的样子,饭不可能不夹生。我到厨房做的第一件事,是从山边挖出来黄泥,用水泡成泥浆子,和煤粉拌在一起,做出来的煤饼也好,直接用铁铲摔进灶里烧的煤团也好,火都烧得很旺。这是因为黄泥一烧后可以起到凝固胶结的作用,使煤能结成块,不会散,所以好烧、火冲。这恐怕也算知识就是力量的一种。

    做炊事员还要会切菜,是基本功。那两女生这一点也缺乏锻炼,俩加一块也切不到我一半。比如切萝卜丝,要能闭着眼睛连续地切。要是咚、咚、咚敲锣打鼓似的一下一下切,几十个人的菜,切到猴年马月也切不完。切菜要有韵律:咚咚查,咚咚查,咚咚咚咚咚咚查。有点鹧鸪天的韵律感,那样比较好玩 ,否则做炊事员的都得闷死不可。我们的事务长是个老知青,姓唐,我们叫他唐老五。四川人,龟儿子人很精明。他喜欢整些特殊的吃法。比如有莴笋的时候,他喜欢把莴笋尖凉拌,里面加上生的菜油和整粒的花椒,他吃起来安逸得狠,我们也只好跟着吃。我现在除了蒙古人的酸奶疙瘩外,没有我不吃的东西,和那时的锻炼有关。

    在吃不饱的日子里,炊事员和吃饭的人之间永远都是一对矛盾。去打饭的人总会觉得自己碗里的半斤饭没有够量,而且觉得自己没有吃饱是因为做饭的师傅揩了大家的油水。有一次我也因为一点吃饭的问题被冤枉,和一位知青打架火拚,差点一扁担把他的脖子劈断,亏得他躲得快没有被劈着。现在想起来都后怕,那一扁担真要砍到他脖子上,他不死也是个半死,我肯定会去坐牢。我要坐了牢,这个世界上又少了几篇SCI文章。因为我有过的经验,上大学时,我从来不抱怨师傅是否给我的饭菜少了。

    我这一辈子有两顿饭让我最难忘,都是在当知青时的事。我们当时的早饭都是米饭,但做米饭很费时间,要先在锅里煮,米煮开花了后舀到簸箕里把米汤滤掉,然后再蒸。为了省时间,早饭都是吃头天的剩饭。天热的时候,我会把蒸笼的盖子开一个缝,防止饭馊,第二天早起热一下就行了。有一回缝留大了,一只老鼠跑了进去但又出不来,我不知道,把饭蒸好后就卖,蒸气腾腾中也看不清,结果用碗舀饭时突然看见有团毛,好在我反应比较快,外面打饭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我把那碗饭倒在了一边。那些饭最后都卖光了。当然,也不可能不卖光。我那几天一到吃饭就
感到恶心,想到那老鼠被蒸得在米饭中乱窜,最后逐渐熟了的样子,也不敢跟别人讲。写在这段博客里是首发。

    另外一次比较热闹一点,是把一只猪烧成了几个菜。那时我们副业队的一头猪瘟了,两天不吃东西,体重直线下降,和现在的股票往下掉的感觉差不多。我们决定把它杀了来吃,免得到时候猪死掉了我们连骨头都没得啃。那头猪并不大,还是瘟了的猪,也没有杀好。但无论如何,那是一堆肉,谁都想啃两口。根据我们有的材料,我做了三道菜:猪下水烩白萝卜;大骨头熬了一锅油腻的汤,里面加了些干菜;肉除了两条腿留下来以后吃以外,全部做成了一份尽肉的红烧肉。那一天的时间,我都在厨房里忙,从改猪肉到做菜,天黑了才把所有的菜做好。几十个知青都在等着吃肉,一个劲咽口水,眼睛都直了,发绿光,如狼。当时一个要命的问题是谁都不愿意少吃一口肉,怎么公平地分那盆红烧肉是个问题。最后大家都把自己最大的饭盆放到案板上,由我掌勺给大家分,所有的人就在旁边观看或是监督。电灯不够亮,大家就打着电筒。真的是一块一块的分啊,勺子抖动一下,心就在跳,生怕有人喊起来。那个场面,比现在分奖金要严重多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现在的利益分配和当年分红烧肉相比都是小case。等大家把自己的一份肉端走后,案板上就剩下我的那一份。那天我被油烟熏了一整天,也饿过了头,一点食欲都没有,就把我那一碗给了我的同屋,晚饭一口没吃就去睡了。等第二天我起来时,肚子很饿,但我的同屋把肉都吃光了,我很后悔,记了他们一辈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46642.html

上一篇:鱼的呼唤
下一篇: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故事与感想

27 刘立 刘庆丰 武夷山 刘苏峡 苏青 杨玲 刘玉平 吴雄斌 向峥嵘 刘进平 陈绥阳 肖重发 俞立平 王号 吴飞鹏 陈安 钟炳 杨秀海 马丽丹 熊李虎 杨正瓴 迟菲 刘畅 苗元华 陈湘明 庞小兵 littlejo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2 01: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