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从PNAS文稿上撤自己的名字 精选

已有 16942 次阅读 2009-7-28 07:53 |个人分类:期刊基金SCI-NS|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年我生日的那天,收到一个电邮,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生日礼物。电邮里是这样一段话:“Attached I am sending the final version of the musk ox paper for submission to PNAS. Our aim is to submit within the next 2 weeks, so we would like to have your comments by next weekend if possible. If you think that is a problem please email us and let us know.” 跟着这个电邮的是那份即将投到PNAS的文稿附件。这个文稿一共有来自7个国家17个机构的21位作者,我的名字排在第15位。这篇稿子主要是讲气候而不是人类活动导致了北美麝牛的绝灭。研究的主要对象,是从绝灭生物身上获取的DNA,而标本主要来自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研究团队是这个领域中一个很有建树,值得尊敬的一帮人。读了他们的稿子,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在PNAS上把文章发出来。我从来没有在PNAS上发过文章,猜想它一定是SCI的刊物,能在上面和这样一帮人发这样一篇文章,光荣。

    不过我见到这篇稿子时,多少有点吃惊,因为我不觉得自己该是一个作者。在和其中一位我认识的作者交流了看法后,我给合作者发了一个电邮,请他们把我的名字从稿件上撤下来,我觉得我没有在这个工作中做任何真正意义上的研究。我在电邮中说,我很希望自己能跟各位合作,在PNAS上发这样一篇文章,这对我也很有诱惑力。但我无论如何不能说服自己该是这篇文章的一个作者。在这个研究过程中,我唯一做的事情,是给研究者提供了我管理下的阿拉斯加麝牛标本,使这个研究能够顺利完成。但我觉得这是我的义务而不是我的研究贡献。文稿的第一作者是一位年青人,她很需要发表这样的文章,去找工作,建筑自己的学术生涯,但她没有给我回信。她的老板,丹麦人,文稿的最后作者也是通讯作者给我回了信,希望我能留在作者里。他同时也解释,在他们看来,现代科研需要各种的合作,我管理和提供标本的作用,可以构成成为论文作者的基础。他还说,作者中还有跟我情况类似的加拿大、俄罗斯人。我们对这个问题,显然有一些看法上的差别。我仍然觉得一篇研究论文的作者,一定要有对论文的实质性研究贡献。几个回合的电邮后,他答应把我的名字去掉,说如果我改变看法,他们很乐意再把我的名字加上。

    我这一个夏天都在琢磨这件事情,觉得它可能是处在一个灰色地带中的例子。一直在想我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没有跟上潮流,还是受雷锋精神影响太大有点过于神经质。多一篇PNAS文章有什么不好?想来想去,直觉告诉我,还是撤掉自己的名字比较好,否则会有不劳而获的不舒服。当然,如果我发一篇PNAS文章能得20万的奖励,即使是日元,那又当别论了。看现在经济情况这个惨相,大概一时半会是没有什么盼头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45988.html

上一篇:蜂子们的故事
下一篇:鱼的呼唤

44 武夷山 赵星 杨学祥 薛长国 王勇 郭胜锋 王桂颖 刘玉平 郭崇慧 张乾兵 任胜利 向峥嵘 刘进平 陈绥阳 朱志敏 刘世民 寸玉鹏 陈中红 梁建华 吴飞鹏 吴渝 钟炳 杨秀海 周春雷 刘立 任国鹏 黎明和 牛丕业 王振东 徐庆征 董为 王烁 苗元华 王力 贺天伟 陈湘明 高建国 马光文 兰轲 武京治 littlejoy hu221188 hypersurface chtang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6 20: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