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又是一个夏天 精选

已有 5548 次阅读 2009-7-26 07:16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对于我来说,做完夏天的野外,这一年的夏季就过完了,剩下的是残局中繁忙的收官,然后迎接新的开局。虽然太阳总是从东方升起,但每个夏天都是不一样的。

    今年的夏天在甲型H1N1流感中开场。我从猪流感疫区回到北京,飞机进站后,所有的旅客坐在飞机上,检疫人员上来,拿一手枪状的红外测体温计,对着我的额头扣动扳机,我一身冷汗。好在我体温正常,下了飞机。尽管如此,家里人很委婉地不让我回家,因为有老人,怕我万一带有隐藏的猪流感病毒,而且他们还必须向街道居委会汇报我的到来等一干麻烦事。比较棘手的是我们的两个会议,有几十位从世界各地来的与会者,会议在人到达的那个星期开。国内的同行没有办法,咬着牙,憋一口气,冒着生命危险和这帮潜在的带病毒者打交道。握手以后,消耗了各位家里
不少的肥皂。有怀孕的同事,干脆躲在家里,不敢到办公室来,让我一直都感到罪过。后来她的儿子顺利健康地产下,到底是有远见之明啊。一位从加州大学来的老先生,飞机上不幸坐在一确诊病人附近,结果被国家卫生部门请到专门的旅馆里隔离了六天,好吃好喝好招待,就是不能出去转。一趟机票到太平洋彼岸来住几天旅馆,真是人生难得几日闲,我遗憾没有赶上这种福气。听说有被隔离的加拿大游人,害怕被测出高体温猪流感,每天一到检查体温时,就先把冰箱里冰冻的可乐夹在咯吱窝里,让自己凉下来再夹体温计测体温。我纳闷他们怎么就不怕体温太低了被算做猪瘟更糟糕。我们那位老先生有一重要报告,缺了是一遗憾。国内的同事想了一妙招,给他送了个录音笔,让老先生把演讲录下来,在会上和ppt同步播放,效果很好,掌声如雷,也是一件乐事。同时也让我觉得现代高科技国际会议,有没有人来无所谓,脸皮不重要,只要声音在就好。两个会议开得都不错,讨论很热烈,口水战,也没有人戴口罩。

    从北京去了云南,见到久违的朋友,重温了许多的往事,我已记在前面的博文里了。然后飞丹东,在上海浦东机场转机。我第一次见到了鸭绿江,见到了鸭绿江断桥,见到了江两岸的人气对比。从临江的丹东国际酒店往对岸看,有点梦幻的感觉。鸭绿江江水在往东流,世界也在不停地变化。我感叹历史和制度是如此微妙而又深刻地影响到人的生活。同饮一江水,江西岸的人,正在和昔日的敌人热火朝天地做生意。而江东的朋友却在一片灰色中、在昔日朋友的霓虹灯灯影下不怎么舒坦地活着,却又硬梗着脖子可怜天下三分之二的人在过受苦的日子,偶尔一天点几枚导弹制造些动静自己爽。我庆幸自己来自鸭绿江西岸而不是东岸。在朋友家门口燃炮仗是喜庆,试爆原子弹就有点过份了。不重要却想放炸弹来显得重要,多少有点牵强而不得要领。这于一个国家,于一个个人,都是同样的不可思议。

    最后去了新疆。七月三号到乌鲁木齐,四号离开,穿越准葛尔盆地去北疆。本来我们计划四号到,五号离开的。命运的驱使,我们避开了七五事件。家人朋友都很担心,怕我们有什么问题,我们的两位所长都来了电话,让大家受宠若惊。因为安全顾虑,我们减少了一些预定的工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过在野外还是见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比如猫头鹰、被偷猎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盘羊、和中国境内难得一见的佛法僧鸟。主要的工作也都顺利完成。七月的新疆,和往常一样的热。最后一天的工作
我们走了点远路,本来还想多走一点的,但因为天气太热,我在低洼的山沟无风处有中暑的感觉,就没有硬挺着往下走了。后来几天都不舒服,有点热伤风,庆幸那天没有往下走,也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猪流感晚期,自己没救了还影响了别人,罪过啊。那几天我都躲着怕见人,猛吞了不少藿香正气丸和十滴水,味道不怎么地,算是惩罚自己。坦率地说,这个夏天,没什么都无所谓;有什么千万别有感冒,好歹都不是人。我的一位老师,受我家人的委托,曾经专门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用他自己的经历来教导我:要当心身体,等到自己感到有问题时才去当心身体,为时就晚了。我也借花献佛,奉劝各位干活不要太玩命。红色江山下的酒肉好吃,但在自家屋里慢慢喝粥也许更好。我期盼着更好的日子,也许是在下一个夏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45623.html

上一篇:猫头鹰的眼睛
下一篇:蜂子们的故事

27 武夷山 郭胜锋 王桂颖 胡良军 刘玉平 郑融 梁进 刘进平 寸玉鹏 陈中红 曾宇怀 钟炳 杨秀海 冯新港 陈国文 梁先庭 刘畅 王烁 杨芳 苗元华 李学宽 王立 马光文 littlejoy FloatingRose iluay charen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17: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