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又见周良 精选

已有 9143 次阅读 2009-6-30 14:5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朋友周良| 朋友周良



    我曾经写过一段博文《朋友周良》,讲二十五年前的故事。今年知道有去云南曲靖蔡家冲的机会,我一直都在琢磨再见到周良会是一种什么情形。从昆明坐城际列车到曲靖,周良带着他的小儿子已经在车站等了我们一个多钟头了。出了站台见到他们时,我的朋友指着我问周良:还认识他吗?周良看了我一会儿后说:不记得了。我也不记得他的模样了。最后我报了姓名,他才反应过来,说:啊,都好多年了,我觉得你过去很高的,可能我那时在念初中,人还小,所以觉得你很高。其实我这三十年,体重变化没有超过5斤,从来没有高过,倒是走路多了,人磨短了点的可能性比较大。夏雨的时节,又见到周良,感觉过去的四分之一个世纪,如叹了一口气那么长。积累下来的东西似乎很多,但一时半会,许多的东西又无从说起。所以见面后,我们都很平静,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和所有地里干活的农民一样, 周良皮肤晒得很黑。他门牙落了一颗,说是怎么磕了一下,牙松了,后来就掉了。他现在是民选的村长,一个月有政府发的120元工资,加上社队补贴80元,200元的收入。做村官是副业,他的专业当然是种地。自家的地里种了烟草、各种庄稼、桑叶;家里养了桑蚕,还有牛、羊、猪、狗、鸡、鹅,每年能有两万来块钱的收入。他家房子建在村头地势较高的坡上,是十年前和他哥哥分家后盖的砖房, 很宽大,堂屋里有沙发、电视、音响、父母的合影照和农家的那种凌乱。房中有一间屋子用来养蚕,隔壁是猪和牛住的地方。这里一年可以养春、夏、秋、晚秋四茬蚕。这两天,蚕室中的春蚕大部分都在做茧,悬着的格簇布满白色的茧,有的茧壳还很软,有的已经硬了,拿起来摇晃,可以感到里面的蛹在磕碰茧壁,这样的茧就可以采收了。见到这些蚕茧,我才意识到“春蚕到死丝方尽”是诗人的说法。实际上丝尽的时候,蚕并没有死,只是成了蛹,丝尽思未尽。要等到破茧成蛾,交配产卵后,蛾子才会死去,终结生命的一个轮回。蚕室中还有些蚕未熟,在蚕座中吃桑叶。也有些熟蚕刚上了簇格,在开始吐丝。我拿相机来拍照,周良的老婆说:这个蚕不好瞧,你要早几天来,它们吃桑叶的声音像下雨一样沙沙沙勒响,头抬起来这样,那个才好瞧。

    我到曲靖的那天,下了一夜的雨,正是水稻插下不久的时节,农民都很高兴,这之前一直很干旱。第二天我们打着伞出去看露头,田坎边,山坡上走,一脚的泥,甩也甩不脱,走起路来很费劲。过去工作过的地点,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但周良还记得我当时是在哪个点上跑过,带着我们转了一圈。午饭、晚饭都在周良家吃的。他中午杀了一只鸡,晚上煮了一锅鱼来招待我们,都是他亲自做的。吃饭的时候,大家围着饭桌坐,桌上的电磁炉子随时可以调节温度,锅里的鸡汤滚着。午饭先喝鸡汤,碗里撒些切碎的韭菜,盛上鸡汤,味道极好,我喝了三碗。边吃鸡肉边喝烧酒,然后往锅里放刚采到的野青蘑、新鲜的土豆块、拧成三截的芹菜、带根须的茼蒿。饭吃到半截,周良又临时想起来让他老婆到院子里去揪了一把苦菜(嫩的青菜),洗了后放进锅里。主食是大米饭,但米不是新米。因为头年他们家水稻丰收,来年就没有再种水稻,而是种了其它经济作物。现在整年都有大米吃,种的玉米都做饲料喂猪。除了碗中的烧酒,所有的饭菜都是自己种养的东西,真正的农家乐。我们一边吃,一边回忆我第一次到他家来,住了两个星期,那时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能吃饱就不错了。老百姓以食为天,现在天变了。
   
    我来的时候,给周良带了点小礼物,费了点劲。当年我从曲靖给他带几把蔬菜过去就是很好的东西了,现在好像找不到带什么礼物的感觉。他也想送点什么给我,觉得最好的东西就是自己养的蚕丝做的被子。蚕丝的被子轻暖贴身,是好东西。他那一蚕室的茧,大概可以做成一床被子。 但我不知道该要一个什么尺寸的被子,而且我要从昆明飞丹东做别的野外工作,不好带,只好跟他说等以后再做吧。此外,我也有点害怕他真的送我一床蚕丝被子。养那样一蚕室的茧,再抽丝剥茧缫取出丝来做成被子,所付出的劳动和时间是我没法接受的礼物。也许以后我可以向他订购一床被子吧。周良是个随和的人,不多说话,做事认真仔细。他把过去的信件都保留了下来,其中有我给他的信,字迹都有些褪色了,如淡去的记忆。城市里有淡了红笺,淡了好容颜,淡了许多言语的柔情。而周良把一札朋友的信留在抽屉里, 让我能再见到我二十五年前写的字,很感激他,朋友之情,没有任凭往事如烟。

    这次时间比较紧,工作了两天我就得先离开。送我走的时候,我们握手拍肩说再见。周良说再来嘛,再来嘛,脸色有点黯然。我想还会有机会再见到他的。这一辈子,他种的地比我多,我写的字要比他多,收获的同样都是一脸沧桑,无论我们在什么地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41116.html

上一篇:在那遥远的地方
下一篇:猫头鹰的眼睛

28 刘用生 武夷山 王晓明 李小文 郭胜锋 王桂颖 张光明 刘玉平 郑融 任胜利 马昌凤 陈绥阳 王安邦 朱志敏 王德华 陈国文 黎明和 迟菲 刘畅 董为 杨芳 苗元华 李志俊 王力 郭磊 陈湘明 王立 侯振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20: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