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世外人家 精选

已有 5494 次阅读 2009-5-31 08:32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有一回在北疆跑野外,我们的车子下了公路,沿着一条土路往山坡下开,希望穿过一片低洼地,去看一些中新世的地层。这个低洼地的底,是一个盐池,我很多年前曾经从它的南边进去过,结果车抛了锚,折腾了半天才弄出来。这次我们从北边下去,感觉上应当不会有问题,尽管估计有好几十公里的路,但我们应当可以从南边出去。可是车子走起来很费劲,到处都是坑坑洼洼,一会能看见车轱辘印,一会儿只能在沙土上自己找路,这里显然已经是多年没有车走过了。走了很久,大家心里开始发毛。这下去到底会是
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答案。这个时候,最怕的就是大家都没了主意,炸了锅。我坚持往下走,因为我相信基本的方向不会错;最重要的是现在不能表现出犹豫,除非我们想掉头往回走。慢慢往前走,我心里其实也在打鼓,担心结局会是什么。忽然之间,在黄色的荒野中出现了绿油油的玉米地,大家突然有了一种恐怖感,这样偏僻的地方,谁会在这里种庄稼?我们会不会遇上躲在这里的一帮逃犯,把自己送进了虎口里?

我们提心吊胆的下到沟底,发现这儿有几户人家,我们的车子准备好了,一旦有情况就往前冲。当看见有女人和小孩后,我们放下心来,这大概不会是个强盗出没的地方。我们在人家门前把车停下,和这里的主人聊了会天。这里只有几位六十来岁的老人,带着几个孙辈在过日子。年青的人都出去了。图3的大娘(大姐)说,她们都是甘肃人,六十年代初就来到这里,那时她们都还是十七、八岁的姑娘,没有文化,以后就再没有出去过。这一下四十多年就过去了。她说她的儿女在这儿长大,后来去县城里念书,偶尔回来,会向做妈的抱怨,你怎么把我们生在这样的地方,连收音机是什么都不知道,让同学们笑话。大娘说,唉呀,娃娃怪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这地方谁能走得出去呀?能活下来就不容易啦。就说前几年养的鸡闹寄生虫,养不活,杀了以后,剥开皮都是虫子,卖不出去也不敢吃,靠种粮食过日子难啊。说得我们几个心里发颤,后来好几天都不敢要饭馆里的大盘鸡。

    这样的经历给我很大的震撼。类似的感觉,我一生中已经有过很多次了,这回又一次体会到人的生命力是如此的顽强,扔到什么地方都能活下来,无论多么的艰苦,无论多么的屈辱,活下去的信念可以战胜一切。只要有一口水,有一口窝窝头,人就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世界如此之大,为什么非得在这角落里过一辈子?也许是不够聪明,也许是过于执着,也许是命中注定。和城里人日子过得不顺心找死来解脱不同,这里的人,解脱就是要拚了命的活下去。活到有一天能够看见自己的孩子上了学,工作后能每个月挣回几百块钱的工资,不用再过靠天吃饭的日子为止,心才会安。我相信他们看见自己的小孩能上大学的感觉,不会比各位博主看见自己博文点击量飙升的愉快来得差,他们当然也不会明白自己的快乐比和当了一个什么士
之间的快乐有什么差别。这些世外人家活下去的卑贱理想和有地位的人活腻味了的高傲毁灭都表现了人性的渴望。对所有这些,除了感叹、尊敬,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也不想去探索这些不同活法的价值,它们太深奥了,让我对它们敬而远之。我大概很难再有机会去见到这几户世外人家。在我能写下文字的时候写下几个字,祝福他们和天下人一样,能平安幸福的过日子,实现自己的理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35179.html

上一篇:端午流放诗心
下一篇:鹰的眼神

27 李侠 武夷山 李小文 廖永岩 郭胜锋 王桂颖 刘玉平 郑融 郭战胜 郭向云 陈绥阳 曹广福 王安邦 王德华 赵瑞 肖重发 吴飞鹏 钟炳 陈国文 刘立 迟菲 魏东平 刘畅 苗元华 hjddmsh zhangxp zhaowanfu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23: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