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收藏真实的日子

已有 8611 次阅读 2009-3-31 08:23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到大城市去玩,通常不会买什么东西,好像没有什么需要的,什么都有了,吃的、穿的、用的。也懒得花时间在街上转,那么多的店,不知道要进哪家好。但我每到一个野外点,都要收点东西带回来,是我到过那里的一种记忆。 一块马的趾骨,一段哈萨克牧民用羊毛织的绳子,一节套马绳上的铁环,一只废弃的钻头,一枚60年代电线杆子上用的瓷瓶,一堆各式各样的子弹壳、子弹头。都是在野地上捡到的,如果哪年没有捡到什么特别的东西,我就会带块石头回来。下面贴几件东西的照片。

    我曾经在野外捡到过一个很好的马的骨骼,半埋在沙里,风化得恰到好处。我把它挖了出来,所有的骨骼部位都在,包括非常脆弱的喉骨和鼻骨尖。不过我把这个极为完整、十分难得的马头骨给了我的一个朋友,一是我没有办法带它出关、入关,二是我这位朋友说他老婆属马,他问我要,想以此表达一种爱,我不能不给。所以我只能带块马的趾骨回来。但即使是马的趾骨,也是很美的,大自然的造物。

    有些东西捡到是缘份,可遇不可求。比如在一个地方拣到一枚步枪的子弹壳,走了一、两公里后又拣到一子弹头,它们刚好配上。很难说它们属于同一枚子弹,那个机率太低,但它们肯定是同一种子弹。那些子弹大概是当年打黄羊的人留下的,而现在这附近已经见不到黄羊,可见那些子弹的威力。在那样的荒郊野岭,能让它们弹头弹壳合上不容易,那就叫做缘份。我照片上的子弹,有很多是一个地点上捡到的。估计当年有部队在那里对着山坡打靶,所以会有这么多的子弹头,有些已经炸开了不成样子。有些大个的子弹很奇怪,全钢,指头粗。可以想像随便一枚从人身上穿过去的感觉,估计没有几个能活下来。一般的子弹头外面是铜里面是铅或钢芯,发射出去时不会对枪膛里的来复线造成太大的磨损,因为铜比较软。但这钢弹头是怎么回事就不知道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

    我捡来的这些东西都是随处放,它们都是些“破烂货”,集得多了,就成了一种特别的收藏。实际上应当只是收,而不是藏,因为那些东西都不值钱,不需要藏,随便扔着就好,不会有人来偷。 偶尔拿起一件来看,让我想起某年某月某日我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事情,记得那天我是个什么模样。也会想像怎么一个钻头会出现在那个地方,推断当年有打钻的人在那附近活动,他们的日子一定很艰苦。然后会想他们在这儿打钻是为什么呢?也是一个科学问题。

    我到北京潘家园去转过,那里的各种古玩字画很多, 价钱也不小。有文化的人会去那里淘宝,期望能慧眼识货,三块钱买件值三万的家伙。卖东西的人虽然说都是挣钱的生意人,但又都是有文化的样子,手里端的喝水的茶壶全是紫砂的。当年克林顿女士还没有当官的时候,也到那里去转过,说要花一个小时去看看,给她女儿雀儿喜买点礼物,结果半天都没有转出来,可见潘家园深浅莫测。我收的这些杂货跟潘家园里摆的东西基本没有可比性,最根本的差别有三:一、这些东西都不值钱;二、它们都是真货;三、它们全是我自己在荒野里捡起来的。


马的头骨


电线瓷瓶(69年生产)


废钻头


三种不同的绳头


弹头弹壳


马的趾骨



西藏楠木林的火山灰岩石(海拔4700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23508.html

上一篇:和狼相遇,与羊同行
下一篇:清明心情

27 李侠 武夷山 张志东 廖永岩 王桂颖 刘玉平 郑融 任胜利 郭向云 陈儒军 刘进平 张素芳 陈绥阳 王安邦 王德华 钟炳 杨秀海 陈国文 徐建良 李宁 魏东平 刘畅 杨芳 iwesun 侯振宇 waitage Madeline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23: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