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和狼相遇,与羊同行 精选

已有 5973 次阅读 2009-3-29 04:16 |个人分类:野外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十年前,我们在北疆杜热乡北边一个地形图上叫做“吃巴尔我义”的地点工作。我跟往常一样,一个人跑,走得比较远。在一片山洼的露头上,我开始工作,很专心,很投入。埋头工作很久后,不知什么原因,我抬头去看路,那一瞬间,我看到正前方20-30米远的山坡上站着一头很大的狼,它身子朝着坡上,头回过来看着我。 这是我第一次在野外碰上狼,而且是这么大一头独狼,这么近,可以看清它的眼珠子。我惊得头皮发麻,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脑子里能想到的就是过去听人说的话:独狼最可怕。我下意识地把手里的地质锤握紧,准备着它向我扑过来。

    我们互相看着,不知这段恐怖的对峙持续了多久。最后狼转过头跑上坡顶,消失了。我松了一口气,大着胆走到坡前,发现那里有些冲沟和凌乱的岩石,也许那是狼的栖身或避暑的场所。周围的红色泥岩风化面上,布满一串串的狼脚印。没有再见到狼,一切都很安静。我心里庆幸刚才自己抬了下头,否则低着头一直走,没准撞到了狼牙上。而在碰上危险的时候,我才发现孤独其实是很危险的。

    我开始犹豫是不是要继续往前走去工作。前面大片的露头是我预计要过去看的。心里斗争了半天,我还是继续往前走,不过去看一下很可惜。可是一边走,一边老是担心狼会从我身后扑上来,感到脖子上会有一种刺痛,那是狼的牙尖带来的感觉。所以总是要回头观察有什么动静,很紧张。走了一段路后,我觉得这样比较危险,没法安心工作,决定回到我们停车的地方。一是害怕再碰上狼,二是想告诉年长的同事要当心点。回去的路上,我沿着狼脚印爬到坡顶,结果坡顶就是戈壁面,一片平川,没有狼的踪影,不知它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但它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二十七年前,我二月份从大学毕业分到科学院,五月刚好赶上所里文革后在新疆的第一次大规模考察。很多的故事,其中之一是我和羊的同行。那次野外我们去了两辆解放牌卡车和四辆北京吉普,从北京火车托运到乌鲁木齐。去了二十几号人,很大的一个队伍,其中的“研究人员”只有四个人,我是其中之一,因为我是大学毕业生,有学士学位,尽管当时我可以说是白丁一个。我也是队里资历最浅的一位,不到三个月的工龄,几乎等于没有。论资排辈,我的待遇理所当然的要比别人差。比如,长途开车中,我总是要等到别人都把想坐的位置选好后,我就随便找个位置凑合。

    有一回我们去一个叫“三个泉”的地方,是那趟考察最偏僻、最艰苦的区域,沙漠边上,气温很高。我们预计要去那里工作十天半个月左右。 大家都没有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准备。当时的生活条件也很差,没有什么罐头食品之类的可以带进去。最后,我们除了面条大米咸菜外,买了两只活羊带进三个泉。至少有两个理由:一是在没有宰杀前,虽然羊肉会减少,但不会因为气温高马上就变坏,至少可以撑几天。二是因为队里的一些老兵油子说,羊杂碎富含维生素,我们两个星期吃不上蔬菜,可以吃羊肝来明目,等等。当然,羊肉的蛋白质就不用说了,我们知识份子都懂,也能吃。

    进三个泉时,我坐在一辆后开门的北京吉普后排座上,和我在一起的是那两只羊。我还是很有人的尊严:我坐着,羊们站着。去三个泉没有路,我们的车队在戈壁滩上一边找路一边开,很慢,也很晃荡,一百多公里路,我们走了一天。因为颠簸,羊站不住经常往我身上靠,我就不停地把它们推开。我不是嫌羊身上的臊味,我身上的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是害怕羊身上一种叫“羊爬子”的东西,像虱子臭虫一样会叮人,而且叮住后会往人体里钻,直到把血喝够,肚子鼓鼓的呈球状;喝够血以后你还没法把它拿下来,硬拿下来,它们会把头留在人的肉里边,更不要说这些家伙身上带的病毒,真的很恐怖。 这是我一生第一次和羊这么近距离接触,我有点讨厌它们,大概是害怕会有羊爬子到我身上,也有点嫉妒它们和我一学士享受差不多同样的乘车待遇,凭什么啊。但说实话,我看见的羊眼睛里更多的是无助和恐惧,它们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在何方。我至少知道,到了目的地,我们会把它们杀来吃。我和羊推挤了一路,最后我的手上都是油腻腻的羊膻味,沙漠中的太阳下,三天以后都没有能去掉那股味道。

    与我同行的羊最后都被宰了,肉挺好吃的,汤也很好喝。而我和羊同行的经历也被同事当作当年的故事来传说,直到今天,让我感到很荣幸。和他们在野外过的日子还是很有意思的,无论是聪明的人,自由的狼,还是被宰的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23133.html

上一篇:现实的梦幻-写在海子二十周年忌日
下一篇:收藏真实的日子

26 李侠 武夷山 张志东 廖永岩 鲍得海 郑融 马昌凤 梁进 陈儒军 陈绥阳 曹广福 王安邦 王德华 钟炳 杨秀海 马丽丹 迟菲 魏东平 刘畅 杨芳 iwesun 侯振宇 airenao iluay ChaRen Madeline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17: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