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张师傅的点菜本

已有 6376 次阅读 2009-3-12 06:1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2004年的夏天,新疆异常的热。我们到北疆出野外,因为经费和联系车子等原因,我们只租到了一辆金杯小面包车。车子从克拉玛依往布尔津开的路上,柏油路的路面被太阳烤化了,车子开上去像在雨天行车,轮胎发出嗞嗞的声音,柏油路面上留下一道道带花纹的轱辘印。沿路的加油站怕高温引起火灾,中午都关门。我们的金杯车没有空调,隔热也不好,车里很热很难受。把车窗开大了,迎面来的热风让人没法呼吸。关着又闷得不行,只好开一缝,进一点风,不好中找一最好的方法让自己能过下去。除了司机我们就三个人,车上很空,大家都处在昏迷中的样子,谁都没有精神说话。我因为热和闷,有点晕车,一个劲往自己头上身上倒矿泉水,这样凉快一点。那年这一带有很多路段在修路,我们的车不得不下来走土路,车子扬起的尘土灌进车里,粘在我们满是汗水的身上、眼镜片上,衣服上;每个人看上去都是黄糊糊的,手一抹还会花,很狼狈的样子。

    到了魔鬼城附近的乌尔禾,我们决定停车吃饭休息一下。进了一家小饭馆,老板姓张,四川人,过去是兵团的农垦战士,退休后在这路边上和老伴开了这家小饭馆。我们进去后直说天气太热了。张师傅也说他到新疆几十年,还没有见过这么热的天。我们坐下后点了几个小菜,张师傅就出去现买菜回来让老伴给我们做。坐着聊天的时候,我发现张师傅的点菜本很有意思,是一个苏州宇宙文教社出的双塔牌的文件夹,一看就是文革时的产品,上面有工农兵永远跟党走的图文,要在北京潘家园可以当古董卖了。里面的菜谱是用兵团的信签纸手写的。我犹豫了一下后,问张师傅讨这个点菜本,他爽快地说这破夹子跟了他三十年了,这东西有什么用,写得烂七八糟的,你要拿走就是了嘛。他还是四川口音,真是乡音不改。吃完饭我给他和他的夹子拍了张照片,就把夹子拿走了。

    两年以后我们再次路过当地,又去了张师傅的馆子吃饭。当时他不在,过了一会才回来,看上去他喝了点酒,脸有点红,人有点飘忽。他没有认出我们,直到我们提起两年前他的那个点菜本,他才记起来有这么回事。然后说他刚去和他们的老连长聚了一下,有二十几年没有见面了。说自己不喝酒的,今天破例喝了点,非常有感慨的样子。一会儿他就进屋睡觉去了。

    随意中翻到了给张师傅拍的照片,就把这个点菜本拿出来看,上面的菜我都会做,而且可以做出更多的花样。自己一路上曾经遇到过多少人,能留下这样记忆的真不多。就像姜育恒〈驿动的心〉中唱的那样: 路过的人我早已忘记,经过的事已随风而去…。想想也许以后退休了,也可以在哪个路边上开个小饭馆,为过路人做点拿手的饭菜,张师傅永远跟党走的点菜本是现成的菜谱。







驿动的心 - 姜育恒

曾经以为我的家
是一张张的票根
撕开后展开旅程
投入另外一个陌生
这样飘荡多少天
这样孤独多少年
终点又回到起点
到现在我才发觉
哦...
路过的人我早已忘记
经过的事已随风而去
驿动的心已渐渐平息
疲惫的我
是否有缘和你相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19786.html

上一篇:城市户口-写在三八妇女节
下一篇:白玉兰

19 李侠 武夷山 张志东 李小文 王桂颖 祖乃甡 陈绥阳 王安邦 王德华 邵宇飞 钟炳 杨秀海 陈国文 张丽娜 迟菲 刘畅 biofans small03 airena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04: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