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薰衣草花香

已有 6193 次阅读 2009-2-9 23:5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非常喜欢薰衣草花,跟它好像有点什么缘份。我听说薰衣草花是很久以前的事,但认识它并不久,也就三、五年吧。不知为什么见了我就特别喜薰衣草花,对于一个总在戈壁滩上跑的人来说,我相信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我喜欢薰衣草花很有味道但不使劲的淡然,不像其它的花,花得那么的花。薰衣草花自信到不用浓妝艶抹,也不甘心被插在花瓶中做摆设。它有一股子劲,静静地,但你知道它就在你身边。是一种上善若水、大爱无痕的平淡。

    薰衣草是唇形科(Labiatae)薰衣草属(Lavandula)約20种芳香植物的通称,原产地是大西洋群岛以及地中海沿岸国家,东延至巴基斯坦及印度。通常説的薰衣草是普通薰衣草(Common Lavender)。 中古时期,薰衣草花的杀虫抗菌效果已被肯定,通常把薰衣草花香包放在橱柜中以驱虫。罗马人用薰衣草花來泡澡和清洁伤口。薰衣草的英文(lavender)字根是拉丁文“清洁”(lavare)。普通薰衣草可以分为3类,主要的一类是一般人熟悉的狹叶薰衣草,叶多为线形至披针形,花通常在枝顶聚集成顶生的穗状花序,轮伞花序,馥郁的花蓝色或紫色,通常在六月开花。生長在法国普罗旺斯高海拔1000到1200公尺的薰衣草花,品质最好,有些高級精油会特別标示是「1000」級的薰衣草精油,就表示是产自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薰衣草。我一生的梦想之一,就是要去爬一下法国普罗旺斯产薰衣草花的山,去看看那些薰衣草花的花田。

    我第一次见到薰衣草花是在新疆乌鲁木齐的“国际大巴扎”。“大巴扎”在乌市维吾尔族人聚居的二道桥附近,是个很大的集市,有9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其中包括商场、餐饮、娱乐、地下车库、清真寺、露天广场等。建筑物很有伊斯兰或者说是西域建筑的风格。修建起来的时间大概也就四、五年。商场里卖什么的都有,以新疆特产的物品居多,如各种干果,民族工艺品,和阗玉,羊毛制品等。我在商场的一个角落里见到(实际上是闻到)一个只有很小门面的店铺,专卖不同档次和包装的薰衣草花以及相关产品,包括各种精油,香熏等。这里卖的都是新疆伊犁地区产的薰衣草花。据老板说,这是从国外引种的薰衣草花,时间不长。所以这是一档很新的生意。我买了两包花,非常喜欢那淡紫色和幽幽的香。

     2006年的8月,我去日本北海道札幌开一个国际会议。会议中去了城郊的一个公园玩,在那里见到了正在开花的薰衣草。附上的照片就是在那里拍的。那片花田不算大,但对我这头一次见到花期中的熏衣草花的人来说也够了。游人可以交些钱,然后到花田里剪一把薰衣草花带回家。我没有去剪,只是看着花田中的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自己的女儿在仔细地剪花穗,很开心,非常的美。后来在公园里的小店里读到北海道是欧洲以外最好的薰衣草花出产地。知道这个以后,我就请跟我们一起的一个叫南桥直的日本学生帮我买了几包薰衣草籽,准备带回来种在自己的院子里。熏衣草的种子很小,比芝麻还小。我试着种了两次。当时我的理想是让我的园子里有两种植物:熏衣草和折耳根。希望院子里四处都有熏衣草,遍地都是折耳根。熏衣草的芽十分的纤弱,非常容易就倒了,结果我没有能种成,有些沮丧。也许新大陆的气候不适合种熏衣草。
 
    几年前春天回北京时,和几位研究生一起吃饭。饭后喝茶,过了一道绿茶后,我提到熏衣草花,他们居然给我泡了熏衣草花的茶。喝茶的时候,窗外忽然飘起了鹅毛般的雪,十分奇特,是值得留念的一刻。这一两年再去新疆,不仅乌鲁木齐有了很多的熏衣草花专卖店,在去喀纳斯的必经之路布尔津这样遥远的地方也有了类似的专卖店,我想喜欢熏衣草花的人会多起来。此外,乌鲁木齐的“国际大巴扎”除了伊犁的产品外,也有了法国普罗旺斯产的薰衣草花卖,前者论公斤卖,后者论克卖,这就显出了差别。对于薰衣草花的描述,我在网上见到下面这段文字,比较“婉约”一点,感觉上是港台地区的人写的,转在下面,我就懒得再去写了。


暗香盈袖薰衣草(转帖)

    薰衣草(Lavendula vera DC.)的香是人生中的某种半梦半醒状态,淡到了极处,又刻在心底。这淡蓝紫色的小花,到了开花时节,其香远在十里之外都能够闻到;而更绝妙的是,就是站在一大片花田里边,嗅到的香依然还是淡远温和,不像其它的香花,急急地想要把人薰倒。闲闲地信步从花间走过,衣角就留着一种冷香,悠远得像初恋时的心情。据说薰衣草就由此而得名。 薰衣草的香味,既不像茉莉的清淡,也不像夜来香那样的浓郁,它更像榴莲,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不喜欢的人闻过一次之后就会避开它。这样独特的香,总是和更深更远的忧郁相连。忧郁,却并不幽怨,如秋后淡淡的月光,如隔着万水千山的思念。 对薰衣草香的爱是种情结——一种依恋、怀旧的情结。在林林总总的薰香中,它没有玫瑰那样浓烈的情绪,也不像百合那样淡然,却怎样都抹不去——是风过后还在心中的香,清朗夜中淡淡的月光,从小提琴中流淌出来的音乐,柜底翻出来的旧时衣裳;是少年时那片三月天的桃花,连阳光的颜色都开始剥落,而在情窦之外的那个男孩子的笑依然灿烂;更是未完成的梦,醒来只有化也化不开的惆怅……或者,与其说薰衣草是开在田野中大片大片的紫,飘在空中的香,不如说是记忆里的东西。 薰衣草几乎就是忧郁的一个注脚。喜欢薰衣草的人一定是情感非常丰富,对什么都留有依恋的人。
    钟爱薰衣草的女人,自身一定都有种特别的味道,让你一眼就可以在人群中将她认出来: 娴静,优雅,成熟。也只有经过感情和生活历练的女人,才会真正懂得和欣赏薰衣草。
对男人而言,薰衣草的香恰似女子袅袅娜娜的裙裾,白色、紫色、蓝色、粉色,在风中或轻巧羞涩或狂野撩人地飘着,是最初燃起的对女人的爱,温情但不色情。
跑了满城的音像店搜寻金城武和陈慧琳的《薰衣草》,看后得到更多的却是搞笑,在香港这样纸醉金迷的地方,要养一个人高马大性感的男天使出来还算正常,但肯定养不出薰衣草。那些娇媚地在上海的淮海路上游行的女子,太执著于人为的精致,会让薰衣草的香变味;而北方天的干燥,将女人柔情一点一点蒸发掉,薰衣草香就是留在梦中,也跟生活离得远了。 薰衣草香该飘在丽江那样的小城吧?山青水秀的背景,悠闲地晒着太阳,浅饮慢酌一壶清茶; 而在梦中,蓝紫色的薰衣草花一望无际地开到天边……
    但是不管怎样,几乎在每一家卖香薰的店里,薰衣草都是最受欢迎的。 薰香的炉,应该是紫砂或者银器的,用卡通的香炉点不出薰衣草的神色来。拉上白纱窗帘,当然纱帘应该柔软得可以在夜风中舒展如海藻,好让月光若有若无地进得屋来。在沐浴过后,头发不需用电的风机吹干,就任它清凉地柔柔垂下;最好还有白色的生丝睡袍,让你如玉树临风。当炉中的水蒸气开始氤氲上升时,滴上两滴薰衣草香精,气味就和心情同时化开生长;再点上支蓝色的蜡烛,火苗轻柔地跳跃着。然后,你寂寞地窝在沙发上,任凭前尘往事绕上心头;如果连回忆都开始疲倦,就从书架上抽出本宋词,随手翻到某一页,让心沉进大历史的忧郁中。 这样的一个女子呵!只有一个已经沧海桑田的男子,才会懂得这样一个女子。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13957.html

上一篇:夕阳余辉
下一篇:鹅的情人结

11 武夷山 王铮 张志东 王汉森 陈绥阳 王安邦 王德华 钟炳 马丽丹 biofans small03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3 01: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