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靴子酒吧靴子

已有 4075 次阅读 2009-2-1 05:2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与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上面这只靴子是件陶塑,假的鞋,真的艺术品,在北京后海烟袋斜街上一家小店买的。店老板姓刘,专卖一些云南的土特产工艺品。一次我走进去参观,因为第二天要出野外,当时穿了出野外的衣服,蹬了双爬山的靴子。老板看出来我是跑野外的人,就跟我聊开了,天南海北、风土人情。聊天中,刘老板说见我眼熟,问我是不是上过电视。哈哈,我说上过多次,但你肯定不会看见过我。大概他也是喜欢到处乱窜的人,我们很能说到一块。最后决定买他一件东西。店里看了一圈,见到橱窗前这只陶塑的靴子不错,就问刘老板多少钱。刘老板说:先生你好眼力啊,这可是我现在店中的镇店之物。中央电视台前天制作烟袋斜街的节目时,专门还拍了这靴子。然后给我说这是云南谁谁谁的作品,制作工艺非常不容易。陶胚全是手工塑的不说,一烧不是这儿裂个口就是那儿掉块皮;成品率很低。而且这样的东西基本上不会有第二件;即使有,手工捏的东西也绝对不会重样。我信他说的,就跟他砍价,他也痛快,我们成交了。等他开始包装这只鞋的时候,我才想起来第二天要出野外,没法带着这沉甸甸、不经摔的家伙。于是我给老板说我先付一半的钱,把东西寄存在这里,等我从野外回来取时再付另一半的钱。老板欣然答应,把东西包好放到了店后面的小库房里。我从新疆野外回来后去取鞋,刘老板笑着说你黑了,我都没有认出你来。我开玩笑说幸好我没掉地上,否则你都找不见我了。

    我拿了东西道别后出门,走了没几步遇上了雨,赶紧躲进一家小店门里,抬头一看:“美人吧”,觉得是个躲雨的好去处,就往里走。进去才发现里面是卖衣服的,酒吧在楼上。感觉上这不会是个好酒吧。犹豫了一下,看看外面下着的雨,我还是上了楼。这时天还早,大约是晚饭的时候,泡吧的人们大概都还在睡觉。楼上空荡荡,没一个客人,也没有见到美人,有点失望。一位看酒吧的女孩在柜台前打瞌睡,见我进来她赶紧打起精神头来跟我打招呼。我坐下以后要了份黑方威士忌,酒上来后把我吓了一跳。这女孩显然没有做过酒保,把威士忌象茶水一样给我倒了大半杯,至少是正常量的三、四倍。我说你这酒够份量,你们老板要看见了会很心疼的。她说,没关系啦,大家都是朋友嘛。哈哈,是朋友就好,那我就喝了。聊了几句才知道她和我母亲同姓,都是重庆人。心想巧了,我母亲家是个大家族,没准这里碰上个亲戚,以后到这里来喝酒方便了。又聊了几句,没有攀上亲戚。但还是了解到他们这些在北京打工的妹子不容易,挣的都是辛苦钱。川军遍布全国,在城里帮人做饭,在戈壁滩上帮牧民放羊,或者在西藏哪条公路边上开家小饭馆卖麻辣的菜。日子把人带到四面八方,只要能吃苦,能讨到生活的地方都是家。

    下面这双靴子是真的,在新疆乌鲁木齐“北山羊”户外店买的,但照片是在内蒙古拍的。鞋什么牌子我不说,因为商家没有付钱,我决定不给他们做广告。拍照的时候,我也把商标挡住。最初在地质队跑野外时,我们穿的都是解放鞋,好一点就是一种黄色的翻毛皮鞋,没法讲究什么力学性能、保护功能,人性化,美观等等。现在的鞋子就不一样了,高科技,这个功能那个功能,一双鞋一、两千块。不过这样的鞋真是能保护脚,不同的路况和基底上走路爬山,都能帮我一把。

    去年夏天我们的工作进展因为各种原因有点慢,那天我们为了抢时间采古地磁样,下了雨后我们也出去干活。我带了一辆车先去看雨后的露头上能不能工作,到了露头上,泥是粘鞋的,走起来脚上很沉重。但用铁镐刨一下露头,上面是湿的泥,半尺深下就是干的岩石了,于是我们决定工作,虽然工作起来很费力。这种时候让大家干活心里多少有点内疚,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自个带头干。那一天,我刨了一整天采地磁样的槽子,累得是接近休克。我这样修理地球的经历要追溯到30年前下乡的时候了,现在感觉真的是不行了。太阳西斜的时候,实在刨不动了,就躺在已经晒干的地面上歇一下,把鞋脱了下来,让脚透透气。突然出了个念头,我的靴子跟我跑了这么多地方,走了这么远的路,我得给它们留个影做纪念。所以就有了这些照片。现在看着这些照片还是很有感触的,因为那天晚上回去大概是有点累过头了,饭也不想吃。 到现在还觉得那个累没有缓过劲来。 那双鞋已有磨破的地方,多少有点变形,没有新的时候那么漂亮。但爬山的鞋子就得穿着它们去爬山,要不就可惜了。我很感激它们给我的帮助,跟我吃苦受累,但对于这些本来就是要在野地里施展本领的鞋来说,有人把它们带到那样的山上去,也是它们前世修来的福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12373.html

上一篇:武新之死
下一篇:百老汇上的《少林武魂》

10 武夷山 马昌凤 陈绥阳 曹广福 王安邦 刘吉平 钟炳 杨秀海 迟菲 lin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6 10: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