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在新疆吃西瓜的故事 精选

已有 6887 次阅读 2009-1-29 08:56 |个人分类:以食为天|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博格达峰下的西瓜田

    到新疆去的人,没有几个不吃当地产的西瓜的。因为水土、日照、昼夜温差等各种原因,新疆的西瓜真是亚克西。每天跑野外, 我们车上通常都会带上一颗西瓜,午饭时切开来,一人端一牙,咬一口,凉凉的、沙沙的、甜且水多,即是午饭又解渴,据说瓜皮部分还含维生素U。大太阳下面吃西瓜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不过十年前有一回为了吃西瓜让我们付出了代价。那时我们的工作条件比较差,开一辆后开门、两排纵向座的北京212吉普车,算上司机我们七个人,加上行李,全挤在一辆车里。单车穿越准葛尔盆地,一天十几个钟头的车程,五个在后面的人都是侧身坐着,车里塞满了行李,脚伸不开,车顶棚晒得热烘烘的,汽油味很重,我们闷在车里出汗,很难受。但对我来说,最难受的是把坐对面的那位疲惫不堪的脸近距离看了个够。对方肯定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所以我们有时候会找点不让人难受的事来放松一下自己。有一天我们路过福海县回驻地,大家都说要到海边上去转一下。福海是北疆的一个内陆淡水湖,水来自内陆的乌伦古河。82年我第一次来这儿,以后这些年当地的渔业和沙滩旅游业逐年增长得很快,每次来都有变化。我们惯例上每次路过都要去福海水边上一游,看看风景。而这次的主题,是到水边去罗曼蒂克地吃一回西瓜。

    开车的师傅是头一回跟我们出野外,没有什么经验。车到湖边后,我们说停下来抱着西瓜到水边去就行了,但师傅感觉很好,一脚油门把车开到了沙滩上,直到觉得有点不得劲了,才停了下来,车已经半陷了。师傅说,没事,待会儿挂上加力就出去了,先吃西瓜吧。于是我们把西瓜搬到水边,郑重其事地把瓜杀开来,才发现那只瓜不争气,才颠簸了大半天就已经娄了,没法吃,扔了。我们在水边待了一会,很无趣,决定回驻地,还有几个钟头的车路要走。等我们去弄车子时,发现有了麻烦。北京吉普车挂前加力时,需要用钳子在前轱辘轴上把加力齿轮拧上。我们的师傅大概是没有经验,或者是车有毛病,加力死活就挂不上。结果我们几个人在沙滩上刨车推车,折腾个半死,车子越陷越深,直到太阳西斜,我们决定放弃,走出去找人帮忙。

    走了个把钟头,到了路边上的几家小饭馆,我们先进一家去吃晚饭。吃饭当中,我们的一位同事和临桌的一个司机聊上了。这一带到克拉玛依拉油的过路车很多,这会儿好些司机在这里吃晚饭,然后开夜车赶路。这个小伙子很能侃,是这道上的一个成名人物,开了一辆八吨东风油罐车,后面还带了个油罐拖斗。听说我们的车陷了,他很不屑地说:212怎么会陷在那地方?自告奋勇要帮我们去拖车,拍胸脯打保票说没问题,这地方我的车哪儿都去过。 结果我们兵分两路,几个年轻一点的跟着油罐车先走了。两位年纪长一点的老师却决定去另外找车拉几个壮劳力帮我们把车推出来就行了。

    油罐车师傅是个楞头青,到了陷车的沙滩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哗一家伙就把卡车开了进去。结果弯还没有转过来,车就陷了。在北京来的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面前吹了牛、陷了车,师傅很没面子,跳下车来骂日他妈的这沙滩怎么这么软!这么大一辆带了拖斗的油罐车陷在那儿,我们几个除了看着,一点办法都没有。过了一会,我们的两位老师跟了一辆解放牌车过来,车上有十来个壮汉,下来七手八脚很轻松就把我们的212推了出去。我们给了些钱,他们就开车走了。这时我们处在一个矛盾中:我们可以开了212走人,把那个爱吹牛的倒霉蛋留在那里,让他自个把车子刨出来;或者帮他把车弄出来后我们再走,毕竟他是来帮我们拖车才陷的车。这时天已经黑了,大家很累很想回驻地,但我们还是选择了后者。

    要把这么大一卡车加拖斗从沙滩上拉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一台东方红履带式拖拉机来才行。可这大黑天的,我们又对当地一点都不熟,怎么找?没有办法,只好开了212带上那位道上的朋友到处乱窜去找人。转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在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辆拖拉机。司机都睡了,我们的人把人家敲起来,好说歹说,花了不少钱,人家答应连夜过来帮忙。好几十公里的路,履带式拖拉机走了多久没人知道。那天晚上,我们在陷车的驾驶室里焦心的等,而两位老师差不多就是在公路附近的小店旁站了一晚上。

    拖拉机空空空开到陷车地点时已经是凌晨,湖边风很大,黎明前的黑夜中拖拉机打着车灯给我们照亮。我们必须先把油车拖斗卸下来,否则陷车没法被拖出来。但沙滩上拖斗和卡车的位置有点拧,我们拿撬棍撬,榔头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卸开拖斗。拖拉机拖车时,马达轰鸣,震耳欲聋,沙土在灯光中随风飞扬,让人睁不开眼,很有一点战场上的震撼效果。把卡车和拖斗整出沙滩后,天已经蒙蒙亮。我们谢过卡车司机,打道回驻地。一宿没睡,大家又累又困,在车里摇摇晃晃、半梦半醒。迷糊中我又把坐对面那位的脸看了几个钟头,我们还在空中碰了两次头,碰得我两眼直冒金星。到了驻地,司机因为陷车把大家搞得很惨,自己很内疚,想安慰大家一下,怯生生地问:要不要先吃个西瓜?我连回答一个不字的力气都没有,一头栽到自己的床铺上。按现在的说话就一个字:倒。


过准葛尔沙漠的路上


额尔齐斯--河--泡着--我们的--瓜--后来--我们把它给--宰了。(梨花体)


戈壁上的西瓜午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12017.html

上一篇:挤火车故事两则
下一篇:武新之死

10 武夷山 郭向云 向峥嵘 马昌凤 曹广福 曹聪 钟炳 杨秀海 迟菲 刘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15: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