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家乡的菜市场

已有 5682 次阅读 2009-1-12 04:49 |个人分类:以食为天|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在过去的博文中说过,每次回家访问父母,我常常会去甲秀楼喝茶听琴。另外一件事是大早起来去附近的一个菜市场转一转。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一种乡音,一种回忆,一种变化的世界的写照。 在大城市里很难再见到那种来自土地的清新,朴实的农家色彩,为生计一分一毛的斤斤计较;而所有这些,都在我的记忆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过去我们家后面就是生产队的菜地,每天从窗户上看着公社农民拿锄头翻地,用手栽苗,挑了担子一勺一勺地施肥浇水,那些菜神奇地一天一个样生长起来,然后是收获。记忆当中新鲜蔬菜就是当天从地里拔起来还带了泥土的那种,而且绝对没有施过化肥。文革当中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不许农民种自留地搞副业,我们当地的蔬菜供应很紧张。不像其它的副食,如鸡蛋豆腐,虽然不多,你可以凭购物证按定量去买,至少还算有秩序。但买菜就是个体力活了,得靠挤,买菜通常也是男孩子的活。我们一帮伙伴,会轮流让一个人到公家的菜市场去望风,一有生产队的马车拉了蔬菜来,赶紧跑回来通知大家:来菜喽!来菜喽!我们拎了菜篮就往菜场跑。 菜场窗口的门板还没有卸开,但已经排上了大队,从门板缝往里看,里边有走后门的熟人在挑菜,大家都很愤愤不平, 抱怨连天,但又无所作为,和现在网上各种的抱怨异曲同工。等啊等,门板终于打开了,嗡的一下队形就乱了。大家都想买到菜,但菜的数量有限,尤其是好一点的菜,不抢在前面就笃定买不到。就看那个挤那个乱呀,人人都是满头大汗,吵架骂人打架,脸红脖子粗,衣服也有被撕破的,乌烟瘴气。通常都会有几个女孩子在人去菜场空的店门口为没有买到菜哭鼻子。都是为了吃口菜惹的祸。

    后来改革开放了,菜越来越多,越来越好,而人们变得越来越挑剔。前年我回去逛菜场时,在一个肉铺跟前看人解猪肉,见一个婆娘过来,看着架子上挂着的新鲜猪肉刁钻地说:哟,你这个肉看上去不新鲜嘛,咋个吃得哦,好多钱一斤?便宜点卖啰。卖肉的也不急,大概是习以为常这样的砍价了,抬眼看了一下那个婆娘,说:唉哟,大姐,你好恼火哦。我说给你听嘛,这个猪呢嘛是今天早上五点才宰的,你信不信嘛,不信你拿手摸一下看嘛,肉到现在摸到起都还是热火的。这个都不新鲜的说话,你只有咬自己的舌头吃才新鲜了嘛。婆娘回:你才吃你的舌头!然后用手指尖戳着猪肉的不同部位:这里二两,这里半斤,这里也是二两。卖肉的拿刀割肉,嘴里唠叨:大姐,我老实讲我不想说你的嘛,看你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肯定是念过书有文化的人嘛,这么好的肉你买这么点点个去喂猫还是咋个哟,太可惜了嘛。我给你讲,这个肉是给人吃的哦,你不要搞错啰。 婆娘撇了一下嘴,懒得再啰嗦,拎了肉转身去买菜。

    市场上蔬菜的水灵就不用说了。通常会看见摆在外面的那些瓜果身上留下了指甲掐的印。嫩的瓜果要掐得动,而且掐下去要冒出水来,否则就是老了。我去转菜市场的时候,也试着掐过几个留有指甲印的瓜果,发现个个都冒水,自是一番乐趣。再有就是红辣椒,我们那里没有辣椒是不吃饭的。街上卖的炸鸡腿,和北京卖的最大差别就是我们炸好的鸡腿要在辣椒盆里打个滚,裹上厚厚的一层干辣椒面才能吃。看见那些辣椒嘴里就会条件反射流口水 。除了猪牛以外,好像所有的动物,鸡鸭兔鱼螺蛙等等,都是活的,这个就没有新不新鲜的问题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209702.html

上一篇:《太平洋两岸的日子》- 序言
下一篇:签名册留下的点滴历史

12 李侠 武夷山 沈慧梅 张志东 杨玲 李小文 李霞 刘玉平 王德华 刘吉平 杨秀海 马丽丹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16: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