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的博客 (Meng Jin's 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sblog

博文

童年的记忆-饥饿 精选

已有 7150 次阅读 2007-11-30 06:54 |个人分类:以食为天|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小时候的很多事我记得很清楚。在幼儿园时,有那么一年多,父亲去越南支援建设,母亲在一个工厂的医务室工作,离幼儿园有十几里地。那个时候交通很差,母亲没法照顾我和我大妹, 我的大妹比我小一岁,我们就长年寄宿在幼儿园里。有一次我出麻疹受了风,发高烧,差点死掉。我记得大人说出麻疹是不能受风的。但我们楼里的大多数窗户玻璃都坏了,没有玻璃换,就用纸糊上,下雨刮风后,窗户都是千疮百孔,挡不了风。因为麻疹传染, 我被隔离起来了。和我一起被隔离的还有另外两个小孩,是一对吴姓双胞胎兄弟。他们家兄弟一共六个,他们是老四和老五。有天上午我迷迷糊糊地觉得他们俩在床上翻腾,也没有人管,到了中午就没有什么动静了。后来听到走廊里急促的脚步声,阿姨们进屋来把吴家兄弟抱走,然后听到她们打电话慌张的声音,说赶快联系火葬场什么的。当时我不太明白火葬场是什么东西,隐隐约约地感到那不是什么好去处。以后就没有再见过吴家老四和老五。再以后当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过还好,他们家还有四个哥们,后来都长得腰圆膀大虎虎有生气。
   因为吴家兄弟走了,算是件事,当天晚上母亲下班后就来看我。那时是六点半下班,没有人会迟到早退。因为缺燃油,没有公共汽车可以坐,母亲走了十几里地到幼儿园。我都睡着了,被阿姨叫了起来。因为缺电力,八、九点后就停电了。母亲摸黑进了隔离我的屋子,叫着我的名字,在黑暗中用手从头到脚摸了我一遍,塞给我一块点心就走了。她还得摸黑走回工厂去。那块点心是用青冈子(橡树或枥树子)磨成粉做的, 我见过也吃过,拿在手中我就知道是它。长方型,硬硬的,嚼起来比较粗糙,但有甜味,凡是甜的东西都是好吃的。 母亲走后,我坐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赶紧去啃那块青冈子饼。饿了,也怕被阿姨知道后会把它分给别的小朋友。我一边啃一边掉眼泪,很伤心。说不上是什么样的心情。因为母亲走了?自己躲着啃饼干的样子很可怜?吃上了好久没吃上的点心?还是发现自己还活着?总之很委屈。这件事我记得特别的清楚。可能因为我原本是要死的,结果活下来了,我从小就有一个想法:每活一天都是赚了一天的生命。所以我一生好像不是那么太怕死。
   那个时候是三年困难时期,饿饭的人很多。但政府对儿童还是有照顾的,我们还有细粮吃,但量不够。而人好像是越没吃的越能吃、越爱饿。平时我们的晚餐很简单,经常是稀饭加两块饼干。稀饭是用一个铁桶盛了提上来的,放在屋子当中的一张桌子上。大家端了满身疤痕的搪瓷碗排队去盛稀饭。端回桌上后我们有几个男孩就转着碗飞快地喝,嘴被稀饭烫得发红甚至起泡,眼睛还贼溜溜地互相盯着,看谁先喝完了我们就会着急。因为我们知道桶里还剩得有一些稀饭,赶紧喝完了好再去添半碗,慢了就没了。抢到半碗稀饭后再坐下来,心安理得地慢慢品尝饼干稀饭的味道,才发现稀饭里好像是加了点糖精的,有股甜甜的味道。女孩子动作比较慢,怕烫,没有那么鬼,通常也就没有那额外的半碗稀饭喝了。 我们吃饼干的方式特别讲究,把它立起来啃,一块方的饼干啃成圆型,然后一圈圈啃下去,好像那样可以经吃一点。但结果是啃掉的渣更多。饭后大家都争着要打扫卫生,为的是能爬到桌子下去捡掉下的饼干渣。用手指尖沾起来后比谁的大,蚂蚁大的一块就是很大了,得意地放进嘴里。
   星期六我们的伙食会比平常好些,有米饭吃,也有菜。我们幼儿园的厨房是一个很敞的房子,师傅做饭时炉火烧的红红的,我们可以坐在台阶上看。 做饭是件好玩的事,还可以闻到米饭的香,闻着那味道时间就过得很快。做米饭是用一口很大的敞口铁锅,师傅总是把锅巴炕得很厚,然后阿姨们会来一人拿一块,折一下,往中间夹些菜带走做她们的晚饭。师傅对我们说,锅巴硬,你们小朋友咬不动,很关心我们的样子。我们都坐在那里咽口水,其实我最喜欢吃锅巴了,那么的香。后来无意间把这事说给母亲听,她很生气,说阿姨们不像话,揩我们小孩子的油,我才知道阿姨们本不该吃我们的锅巴的。也难怪她们了,谁饿了都要吃,想想那些吃了一肚子观音土被憋死的人,都是饿的罪过。
   因为饿,我们偷过医务室的鱼肝油,钙片,挤过牙膏来吃。幼儿园的张医生发现后就骂,你们怎么偷医务室的东西吃?吃到有毒的东西怎么办啊!一边骂一边自己抹眼泪,不知是被我们气着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我们也曾把一、两米高、刚种上的梧桐树拔了出来啃它们的根。小梧桐树的根可以啃得动,并且有点甜味。冬天的时候,我们还把毛衣毛裤拆开线,把毛线拉出来在火炉上烧,吃那一串烧焦的东西。有个女孩因此引火上身,半边脸被烧伤了。她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有一头的卷发,烧伤后从医院回来我还见过她一次,脸严重破相,伤疤看上去很吓人。最后被送回农村老家,从此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父亲从越南回来后在机关工作,我们家就搬到和幼儿园一墙之隔的一幢宿舍楼里。响应政府号召,父亲也开荒种了一块地,种了玉米,南瓜,牛皮菜,都是产量比较高的作物。经常还会带一把菜刀到山坡上守着,防止有人偷他种的东西。曾经还抓到过一个偷玉米的小男孩,吼了他两句也就放掉了。对肚子饿了偷吃的孩子,你还能把他怎么样?打从父亲回来后,我和大妹星期六下午在幼儿园吃完晚饭就被接回家过周末。因为饿的原因,回家后看见父母吃晚饭我们还想吃,父母也只好让我们再吃。我的大妹不大能控制自己,经常就会把那南瓜、玉米、牛皮菜混蒸出来的饭吃得过多,到了半夜消化不了就起来吐,一床一地,弄得家里鸡犬不宁。饿这个东西的确不是好东西。

   这种状况到我上小学的时候才开始好转,但好日子没两年,就迎来了文化大革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699-11832.html

上一篇:基金评审中的吃饭问题
下一篇:右派赵老师

10 刘用生 王春艳 任胜利 邓旭坤 田云川 张海权 吕喆 ddsers littlejoy n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6 22: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